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越戰遺啟示 (信報 24/10/2018)

筆者到過芽莊學習滑浪及潛水,遊走法式高地小城大勒,再去小漁村美奈吃過豐富海鮮餐後,十數日行程就以胡志明市為終站。從簡樸鄉城走入如深圳國貿區般的金融商業中心,感覺有點吃不消。一日行程,走過古芝地道,再參觀戰爭遺跡博物館,心情更加沉重。
長達十多年的越南戰爭,可謂美國刻意發動的一場戰爭罪行。後者所投下的炸彈比二次大戰還要多,為了軍事推進而銷毀林木的化學劑,毒害了無數平民。
不少史書描述,這是西方民主體制與共產政權角力下的一場代理人戰爭。不過,從經濟及歷史角度出發,卻有另一解釋。
我在青年旅舍巧遇一位曾於1970年參與越戰的美國空軍,長年研究越戰史實的學者Brian D Roesch,他正編寫著作Corporate Tsunami in Countryside Paradise,透過翻查公開文件及親自考察,嘗試從金錢角度去解構越戰成因。
他略作分享,自1885年越南成為法國殖民地時,後者持續地以低價把越南稻米輸出,再進口貴價小麥作為食糧,藉以掠奪國家財富。基於被長期壓榨,以胡志明為首的越南共產黨輕易取得廣大農民的信任,並受美國支持,跟控制河內、西貢等主要城市的法軍抗衡。
大國掠奪小國歷史重演
至於何解法國於1956年撤出印支三國(越南、柬埔寨、寮國)後,美國為何仍要執意建立南越勢力對抗北越?意識形態角力純粹參戰藉口,個人寧可相信自二戰後,操控了國家話語權的軍事製造集團出現產能過剩,希望透過參與韓戰、越戰來自我製造需求,直至後期國內反戰意識抬頭,方告休止。
大國以各種手段從小國中巧取豪奪的例子,千年歷史中不勝枚舉。中國透過「一帶一路」計劃,將嚴重過剩的基建及鐵路產能向小國輸出,再將後者負擔不起的高額債務換取戰略資源,手法其實如出一轍。
惟東南亞多國逐漸醒覺而反抗,不少項目被相繼叫停,有研究指出,發現已造成潛在地緣政治緊張的局面。對於外國資金以銀彈攻勢收購土地及其他資源,不少越南民眾亦甚為不齒。

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峴港娛樂事業之崛起 (信報 19/10/2018)

 當一位背包客(Backpacker),除了可以深度認識一個國家,更會在旅途中遇上有趣的同路人。上周四,美股迎來深度急挫後翌日,我在越南河內的青年旅舍認識了在投行從事收購融資的美國人Tyler Maran,他說︰「特朗普的表現,已教投資者認定民主黨將於11月中期選舉中重奪眾議院控制權,於是在政府運作呈現膠着狀態前,提前沽貨套現。」

離開河內,我乘搭了13小時越南鐵路(有冷氣供應的四床位軟臥車廂,古舊而不失舒適,沿途更可欣賞田野及海岸景色)來到峴港。水清沙幼的美溪海灘、佛教氣息濃的五行山、夜色秀麗的會安古鎮、阮氏王城遺址所在的順化……擁有多元化的旅遊項目,峴港近年成為港人熱捧的度假勝地。

現時,洲際峴港新半島度假酒店(簡稱Intercon)為當地最享負盛名的酒店。然而,漫步整條美溪海灘,你會發現幾個南韓財團,正於當地大興土木,多間高級酒店將於數年內落成,不少南韓人更遷移至當地定居及工作。整個峴港,恍如一個南韓新經濟發展區。

澳門地位受新興旅遊點挑戰

一晚,我走進峴港皇冠假日酒店(Crowne Plaza Danang)服務外地旅客的賭場。出乎意料,賭場內荷官或營運主管,皆見中國籍員工,賭客自然不乏內地同胞。數張廿一點牌局桌,每局最低注碼為10美元(籌碼單位),遠比澳門賭場為低。

時值博彩數據不理想,濠賭板塊正處於尋底之勢,上述親身體驗,教我思考澳門那娛樂之都的地位,正逐步受到東南亞新興旅遊點所挑戰。由於越南人均月度收入約3000人民幣,土地供應充裕,加上建築成本較低,相對澳門,於峴港享受同等質素的住宿、按摩、餐飲服務,消費額可降低至少40%。作為新旅遊開發區,峴港多一份難得的閒適與寧靜。

到過澳門、胡志明市、台北參加撲克賽事,我深深理解到,以工資為首的日常營運成本,主導了一個地區娛樂事業的獲利能力。

隨着柬埔寨、日本以至東南亞多國逐步開放賭權,澳門的盛極而衰是否屬於結構性,還待時間來證明。


2018年10月11日星期四

股匯皆弱 少做小錯 (信報 10/10/2018)

被問及應否入市撈底,我依然有所防範,新一波跌浪將由美市帶動。儘管早前美股指數齊創新高,但個別創新高股份數目並不配合。上周美股連日急挫已明顯跌穿短期上升軌,美滙走勢更顯示金融市場有山雨欲來之象,少做少錯是我的忠告。

失蹤了兩星期,費高去了越南當背包客,由河內經陸路走過下龍灣、順化、峴港、會安、芽莊、大勒、美奈,現在抵達胡志明市,參加亞洲撲克巡迴賽(Asian Poker Tour)越南站。

如何發掘外國投資機會?與其輕信金融KOL推銷,不如寓考察於旅遊,親身體驗一個地方的經濟及民生狀況。

作為越南首都,河內不見有多少高樓大廈,以還劍湖為中心,感覺更似杭州西湖。民風純樸,人均收入低微,當地大學生起薪點不過3000港元。

旅遊仍是當地主業,大小酒店、按摩店、旅行社林立。街頭盡是價廉但優質的越南美食,衞生情況不差,但樽裝水仍是隨身之物;交通狀況混亂,缺乏公共運輸系統。

參加了下龍灣一天遊,奇岩山景優美,但絕對比不上桂林風光。同團遇上一對港人夫婦,他們主要來簽約置業:「⋯⋯河內正在興建高架鐵路網,發展商也新興建20多層高的住房,小部分可供外地人購買。單位600多方呎,平均呎價不到2000港元,可供款至2020年⋯⋯」

事實上,許多外國財團也在大力投資越南,留待下周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