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

尋寶期又到 眾裏覓「海龍」 (信報 18/01/2017)

英國或會「硬脫歐」,美國總統交接在即,當大眾焦點被拉扯到環球局勢,憂慮短期再出現突變時,滿有機遇的業績發布期悄然來臨,就看誰有較廣闊的視野、充足的準備去迎接。
從去年初而論,環球經濟狀況可謂由小型谷底反彈,大家不難想像,盈喜預告的數目將較去年同期加幅增加,成為市場儲蓄上升所需要的動力。然而,表面好消息是否為之「好」,關鍵在乎能否增加投資者下注意欲,愈跌愈買,甚至出現追貨潮。
濠賭玩波幅 火電股值博
自由行旅客人數及消費力回升,員工開支調整了不少,多間澳門博彩股不難交出增長強勁的成績單。不過,前者需要低基數效應而成,後者應是一次性的成本控制,加上內地那「不能說」的走資監控,考慮當下估值與來年增長,此板塊最多只能作波幅操作。
經歷了長期的產能調控,內地煤炭庫存減少,令此黑色商品的價格曾一度急升,本港上市的煤企於去年獲利甚豐。但當不利民生的高煤價觸動了國家發改委神經,發文指示於不久將來建立煤價異常波動預警機制,透過加強政府監督檢查、商務鐵路運輸配合等,平抑煤炭價格。相比被國策窒礙「小陽春」的煤企,低位橫行已久的火電股更見值博率。
海信科龍(00921)是費高近期較看好的一隻盈喜股,該公司剛於日前披露去年度業績預告,全年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0.44億至11.6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年增長80%至100%,預期實現每股盈利為0.77至0.85元。
歸納內地評論,海信的盈利及毛利率同步好轉,主要受到積極調整產品結構,透過加強推廣旗下定位相對高端的海信空調及容聲冰箱來提高市場份額。另外,海信對部分生產基地整合產能及搬遷,目前於國內手持不少閒置廠區。本月11日,海信就以8.9億元作價,將華寶廠區項目售予一間內地投資公司。對市值不超過140億元的海信而言,交易並非一筆小數目。筆者期待管理層願意慷慨派息,此股如能成功挑戰去年10月初高位並企穩,形成「杯柄狀」形態,萬里無雲的上升空間就會出現。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

新一代紅頂商人 (信報 11/01/2017)

早前那「後悔將阿里巴巴放到美國上市」之說,馬雲是時候要收回了吧!
昨日晨早新聞,見到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與他並肩而立,揚言推動美國中小企進入內地市場來創造百多萬就業職位時,我好似睇緊《紙牌屋》第四季︰總統Frank Underwood,以及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大商家Raymond Tusk。
馬雲與華府搭好天地線
少點接收沒有營養的評論,以為中方可以為了堅持「一中」而與美方斷交。若然如此,導致美國採取「聯俄抗中」之策作回應,這才是最可怕的局面。況且,內地正需要外來資金及投資來維持經濟穩定,中央才不會自斷後路。對手換成交易為先的商人,對中方而言絕非壞事。一個求財,一個求氣,中間只差漫長的討價還價。
中央不斷批評特朗普之時,馬雲會否斗膽直接應約,抑或事前已獲得中央允許?能夠幫國家促成互惠互利的協議,自然有不少油水,馬雲會否效法胡雪巖,成為新世紀的紅頂商人,推動阿里巴巴股價更上一層樓?至少,與美國政府搭好天地線,上月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列入「惡名昭彰市場」(Notorious Markets)黑名單的麻煩有望解決。
年初至今不過7個交易日,恒指及國指分別錄得3.4%及2.64%的升幅,是否意料之外?留意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的走勢圖,內地的隔夜息口正好由年結時最高位2.3%,急回至昨日的2.1%水平,證明了費高早前所指,上月的水緊情況不過是短暫性,年關過後,一切回復正常。
美國上市的iShares 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x(ETF)於同一時間回勇,圖表上形成雙底。炒家歸位後,資金重回新興市場,亦成為利好港股的因素。
*筆者並無持有上述股份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昔日禁制 今天後着 (信報 04/01/2017)

踏入新一年,感覺不到大眾歡騰,對於周遭瀰漫的悲觀氣氛,費高有點莫名其妙。
無可否認,幾多曾經風光一時的股票、公司、行業,仍然一蹶不振, 但如果理解到世間上許多事物皆離不開盛衰的交替及轉移,你就可以嘗試退一步,將眼光放遠放大。
先以治理國家為例。對外,國家需要盟友合作,更需要假想敵來凝聚國民,而根據統治者喜惡、國與國之間的利益關係,舊日的敵人可以成為好友,反之亦然。奧巴馬政權決意與古巴復交,特朗普選擇親俄,背後皆受合理動機支持;對內,為了鞏固權力,有領導者或會對「大至不能倒」的腐敗視而不見,相反,菲國總統杜特爾特決以鐵腕手段打貪,獲取民意支持來掌權,兩者取捨南轅北轍,實則動機卻沒大差別。
沒權力左右大局的,與其依據個人的正義作出批判,倒不如順勢而為,現實地追求自身利益,正如我們無法阻止天要打風,卻可以選擇當漁人或賣傘者。早年,環球資金會着手研究任何古巴概念股或雪茄等投資目標,今年則可能會發掘美俄關係改善的潛在受惠者。
盛衰交替帶來機遇
行業的盛衰交替,帶來更直接的機會。驅動改變的原因,可以是統治者的輪替,窮兵黷武的布殊,推動了軍工業投資;銳意改善民生的奧巴馬,帶來了醫療保健業的大牛市;至於特朗普,會否一如當年極力恢復國內在石油生產和勘探市場動力的列根,把美國重新打造成石油輸出大國來振興經濟?
國家狀況從而帶動國策轉向,則是中國的常態。為掌控金融市場的穩定,中央當年限制外資投資於國內金融機構的股權百分比;惟時移世易,若因為人民幣貶值及資金外流的勢頭,教財金官員發覺體系出現信心危機的苗頭,將昔日的限制解禁,就成為今日一道良藥。
內地網站仍未見相關報道,傳聞若是空穴來風,背後的緣由值得被猜度一番。內地金融體系存在風險,由來已久,低估中央的洞察力及手上準備好的後着,未必是好事。

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2017否極泰來 (信報 28/12/2016)

作為年結最後一篇文章,循例作點較長遠而大膽的猜想。
如2016年初所料,金融市場絕對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完成了自上年中起的小型熊市;當大部分人仍被過去的失落羈絆,費高極為看好2017年的投資環境,尤其包括香港在內的新興市場股票。
內地民生有藍海
自問本月犯了失算,對內地拆息走高的先兆視而不見,低估了因為年末結算造成的資金緊絀對投資市場的影響。不過,所謂「年關難過年年過」,從過去經驗所見,上述情況自會隨着新一年開始而獲得紓緩。
論及趨勢轉向,則如同環球多國所經歷的一樣,債券市場盛極而衰,逃出來的巨額資金有能力造就媲美千禧科網熱的金融泡沫。
民間資金充裕,巨企富可敵國,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的效用早已大不如前,如何作出長遠有利的財政政策(Fiscal Policy),將資金引入實際的社會建設,是對所有政府能力的一次考核。
百般問題同時充滿機遇,是中國當下寫照。長年的「一孩政策」下導致勞動人口遞減,過往利用最低工資等福利政策,未能真正造就中產階層推動內需;若然經營環境無法改善,加上生活質素轉差,早過大部分人富起來的,想連人帶錢出國,並非純粹是人民幣下跌所致。
獎罰制度失衡,是中共管治上最大問題。經歷過十多年經濟高速增長,中央當務之急是,盡早擺脫追求增長的思維,從民生問題上作出整頓。例如,改革考核官員的升遷制度、降低生產力增長比重、加入環境保育、鼓勵行業多樣性等長遠規劃,或者是可行辦法。不要低估改善民生的範疇,這正是內地未被開發的藍海。
港股升到冇人信
至於港股,純粹是9月初起中期調整的延伸。人人驚住炒,愈不見得有大型股災的出現。中港股市將成為今年環球市場「最差雙雄」,恒指及國指更有機會錄得連續兩年負回報。物極自會必反,若然首季出現低位過後,來年港股會否升到冇人信?大家拭目以待。謹祝大家新一年萬事如意!

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基金高手點睇特朗普世代 (信報 21/12/2016)

看不透的地方,最好請教高明。周一,全球最大對沖基金Bridgewater之創辦人Ray Dalio,在LinkedIn發表了一篇對Donald Trump(特朗普)的分析文章,極具參考價值︰我們即將經歷一場深刻、以總統為首的一場意識形態轉變,並對美國和全球產生重大影響。
他建議各位盡早拜讀已故俄裔美國哲學家Ayn Rand的作品,後者皆為鼓吹個人主義、利己主義、徹底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在他眼中,候任總統就是一個deal maker,致力促成協商之餘,亦不怕遭受抨擊或面對衝突,這與Ayn Rand曾經塑造過的一位英雄形象極為相似。
所以,作者形容接下來4年任期的景象,可媲美戴卓爾夫人及列根時代,將美國奉行的資本主義推向極至︰新政府憎惡軟弱、無效率、社會主義的人民和政策,並認同強大、進取、賺錢為上之士。
回首人稱的「列根經濟學」──大幅降低所得稅、撤銷商業行為管制等,推動了美國經濟及谷底反彈,卻讓富人更加富有,加劇了貧富不均。所以,Ray Dalio已先行預測,受到更積極的財政政策刺激,美國將迎來經濟加速增長、通脹率上升、債券收益率上升的時代。
另外,Trump所任命的內閣成員,皆曾身負重任,過去履歷都需要實用主義和良好的判斷力,並且有着明顯的重商傾向,性格屬於無所畏懼、強硬、處事毫不手軟的一群。
在外交政策方面,他預期Trump對中國、伊朗、墨西哥等國的博弈上,將會更為進取,公開質疑「一個中國」原則已是最令人震驚的例子。
靠攏俄國 劍指東方
對於以與普京及俄國官員關係密切,曾獲頒贈俄國友誼獎章的前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執行長Rex Tillerson為國務卿,中國理應要為此多作計算──如果成功靠攏俄羅斯的美國誓要劍指東方,自己在國際舞台上會否變得更加孤立無援。

2016年12月18日星期日

亂章不代表無序 (信報 14/12/2016)

利用虛構情節,重塑美國歷屆總統選舉大小事, 讓觀眾迅速惡補政治的底蘊,相信就是House of Card被封為神劇的原因。當中,第二季有一幕,中美在貿易談判中膠着,國務卿無計可施時,副總統的主角Frank就贈言︰沒路走,就想法子打翻盤棋,創造新局面!
愈來愈覺得,選Trump做總統,對美國人來講屬好事居多。毋須聽命於傳統黨派,加上不按本子辦事的作風,其言行不只殺國內外一個措手不及,更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按理出牌奪主導權
二次大戰後,哪位在位總統可「唆使」日本首相踏足珍珠港?接過台灣總統蔡英文的賀電,中方反應卻克制得讓外界稱奇。當人人選擇循規蹈矩,邊個先行一步打亂章,就有機會獲得主導權。
友欄呂梓毅兄日前談及,彭博新聞出現「Uncertainty」的次數,創有紀錄以來新高。
追入石油股為時未晚
同樣,身邊朋友訴苦,指近期市場狀況忽悠,十分難玩。我不禁問,究竟應該規避,抑或擁抱不確定性,才是投機者的應有取態?交易就是需要承擔風險,才有利可圖。
況且,「亂」不代表無「序」,尤其主流輿論沒既定一致方向時,股票市場上的突破趨勢更為可信。石油出口國組織達成的減產協議不被外界睇好,國際油價卻能上破年度新高,就是最有力的勢頭。高追期油的短期風險不低,但買入石油股或相關設備股,仍為時未晚。
若論上月最泛濫亦最無聊的,莫過於「檢討」選舉結果何解出人意表的文章。
許多人以為,能作出百分百準確預測,就是趨吉避凶的有效方法,才喜歡當上事後孔明;誰不知,這才是中伏的最有效態度。
坊間以「黑天鵝」為題的文章,多數流於「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若想將來避開黑天鵝事件,甚至從中得益,我懇請你拜讀Nassim Nicholas Taleb的原著。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6年12月8日星期四

等一個官方認可泡沫 (信報 07/12/2016)

近期最有意思的財經新聞,並非「深港通」或意大利公投,而是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當眾大罵內地保險商大玩收購戰的行為。
劉主席口中的「舉牌」就等同電視劇《創世紀》裏的「惡意收購」,普遍香港人的印象就是停留在八九十年代。原因無他,儘管東亞銀行(00023)多次傳出被外資狙擊,但大股東的「維護」智慧與日俱增,任何收購戰僅能興波作浪於一時。解讀內地金融監管機構間的權力遊戲,並非費高專長,但從事件上參透金融市場的狀況就更有價值。
出路太少 走資不會停
對於外國投資者的認知而論,敵意收購不過是將上市公司的潛在價值釋放的手法之一,但在凡事追求「Everything Under Control」的中國人眼中,卻變成破壞行為。個人意見,能夠出現上述合理並合法的金融操作,算是內地股市漸趨成熟的一項表現。
能夠煮餐大茶飯的絕非等閒之輩,負責出手的內地保險商亦不過是馬前卒,背後以真金白銀力挺的,想必是更有實力的大孖沙。後者要如斯大費周章,為手上資金創造價值,我不禁問︰已是最有選擇權的他們眼中,內地投資機會果真所餘無幾?
房產開發政策降溫,其他實業百廢待興,「游資太多,出路太少」的狀況仍然在內地發生。走資勢頭變本加厲,中央要截住資金購買外國資產的門路,銀主愁城自困,要另闢坦途,才是驅動收購活動的主因。未知劉主席的一時姿態,會否令「舉牌」交易收斂,惟資金躁動定然不會止息。忽發奇想,既要紓緩游資的投機性衝動,又要保護甚至借力推動實體經濟,製造一個兩全其美的新一輪投機泡沫,是解決方法。
另外,與戰友討論後,發現環球股市出現「衰榮相生」,即創新高及新低的股票或行業同時存在的矛盾。如何選擇強勢板塊投機,將成基金經理來年的勝負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