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0日星期四

新規公布利淡殺到 (信報 19/09/2018)

自8月初起,除了伴隨着環球市場,飽受中美貿易戰升溫、新興市場貨幣波動等「外憂」,中港投資者更要面對獨有的「內憂」:中央近期對不同行業施行的新規定及政策,可謂一面倒地利淡相關股份。
首先,司法部發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修訂草案)(送審稿)》,新增「實施集團化辦學的,不得通過兼併收購、加盟連鎖、協定控制等方式控制非營利性民辦學校」條例,正面擊中了多隻半新教育股的上市賣點。無法單靠擴大現有校舍、多收學生人數來取代失去了的增長概念,相關股份估值仍有大幅下調空間。
政策鬆驟緊 問題被放大
除了當局對新網絡遊戲審批時間不斷拉長外,內地教育部與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等部門共同制定的《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預報將實施網絡遊戲總量調控,採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士的使用時間,導致市場憂慮手遊股前景。然而,遊戲時間與玩家願意花費金額,未必有直接關係。相反,眼見遊戲進度變慢,年輕人會否更願意「花錢升級」?個別遊戲的耐玩度及吸金能力,才是重點。
正值投資市場積弱,中外投資者皆隨時準備接受更壞消息的時候,中央政府有着最大誘因,及時去落實更多不受市場歡迎,但對長遠經濟及民生情況有利的政策。惟內地政策往往由過度寬鬆到頃刻收緊,潛在問題就被放大。
例如,內地最高峰時期有多達5000家網路借貸(P2P)平台,但自本年6月初出現倒閉潮,當局再出手嚴管下,有問題及合法合規的P2P平台皆有衝擊,民眾紛紛撤資,結果出現流動性問題,造成雪球效應。
客觀環境無法改變,投資者惟有睇實手上持貨。有些上市公司認定數年一遇的下行趨勢已成,最愛趁機把內部壞蛋挑出來,或披露收不到的壞賬,或對失利的投資項目進行重估,然後以「環球經濟不振」為藉口,把責任推個一乾二淨。降低了一年盈利的基數,然後來年業務重回正軌,形成盈利爆升的假象,對上市公司來講,熊市絕對有其存在價值。
*筆者與相關客戶並無持有上述股份

2018年9月12日星期三

網絡賭博急煞車 落山退場非易事 (信報 12/09/2018)

騰訊(00700)旗下棋牌手機遊戲《天天德州》宣布下架,並表示上述乃自發行為。大部分財經評論則指是中國加強監管手遊業,把日前網絡遊戲將被徵收35%專項稅的傳聞混為一談。惟事實真相,相信只有費高能夠拆穿。
首先,騰信以「遊戲進入用戶不活躍周期」作為退市理由,並不適用於是次情況。自8月初起,《天天德州》在積極宣傳11月在三亞舉行的世界撲克大賽(World Series of Poker,簡稱WSOP)中國站賽事,而遊戲程式上正在進行各種預選賽︰玩家以真金白銀買入遊戲幣參與,奪得首名就會拿到比賽入場券。內地官方眼中,《天天德州》其實遊走於灰色地帶,推廣及進行網絡及真實賭博(德州撲克與橋牌一樣屬競技比賽之說,顯然不被中央接納),所以預選賽正舉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天天德州》即日煞停所有充值和賽事,明顯是官方的行政命令。
WSOP冠軍,是全球撲克牌手所夢寐以求的榮耀,許多人已投入遊戲幣參賽,身邊亦有高手早已獲得賽事資格。本月10日,《天天德州》宣布下架時,2018年WSOP CHINA三亞總決賽同告取消。
現時,《天天德州》給予玩家多項替換其他遊戲幣或退款方案,例如以35000元人民幣回購已發放的比賽資格,安排上非常公道。不過,與不少中港專業牌手討論情況,撲克競技比賽已在內地宣告死亡,才是最令人傷感之處。
上周費高終於一圓心願,成功攀上馬來西亞沙巴的京那巴魯山。上周一早上9時,費高由海拔1800米的神山公園起行,用6小時走了6公里,到下午2時方抵達山上旅館。
下午5時晚餐時間後,許多同行者仍然興奮地及時行樂,費高則迅即爭取時間休息,至翌日早上2時起身攻頂。因天雨關係,大家到早上3時半方能起行,並須於兩個半小時內攀至海拔4095米頂峰,於早上6時回程,方能參與其後的飛拉達鐵索攀登活動。費高最終及時完成兩項目標,但許多人登頂後開始體力透支,落山時又易受傷,或錯過折返時間。
俗語話「上山容易落山難」,何解?高估了自身能力,輕視了因體力應付落山難度乃主要原因。借喻至投機,好景時靠一兩隻爆升股稱神,易過借火,熊市時能全身而退,方見真章。聞說去年有高手鼓勵學生一注獨押內房股,卻不提任何退守策略作後備,有信徒更以孖展按上按方式相隨。結果,一時的富貴換來血本無歸。
馬雲宣布一年後退任阿里巴巴主席一職,並指已為公司打好完備的合夥人制度。張三豐遺下的《太極拳經》有云「向前退後,乃能得機得勢」。或者掌上功夫未必如電影《功守道》般厲害,馬雲適時退場之舉,相信與其太極修為甚有關係。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