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

港版《孖展風雲》(信報 25/07/2018)

電影《孖展風雲》(Margin Call)描述紐約一家投資銀行的分析師發現公司財產評估有漏洞,使其面臨破產風險,致使公司高層連夜召開會議,決定翌日早上以最快速度,大舉拋售相關股票和債權,最終導致金融海嘯爆發。如斯神秘而精采的電影情節,沒想到正在香港暗地裏上演。
上星期某日,有位外籍人士致電到公司總機,指名道姓要本人接聽。詢問公司業務概況,以及客人會否投資債券、股票後,自稱來自在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註冊、倫敦交易所成員之一的金融服務機構,聲言能夠以市價六五折認購一批香港上市公司股份。
筆者在金融圈內收風,才知道事情源於有些上市公司股東實在「窮到燶」而衍生出來的套現方法。
有穩定業務支持,能夠發揮集資、宣傳等作用的上市公司地位,是一項資產;缺乏發展方向或買家接手,長期需要資金「打成交」及維持上市地位的空殼,對不少股東而言,卻是沉重負擔。
早一兩年,港股持續攀升,上市公司有價有市。手頭緊的股東們,把手上控股拿到證券行進行證券借貸(Stock Loan),是非常容易的事。惟年初至今港股不斷尋底,受過不少教訓的券商對相關借貸的批核非常嚴謹,甚至對主板股份也「一刀切」地拒絕受理。
大股東為套現低價散貨
聞說有大股東急需現金,且對手上控股毫無留戀,便以低於市價50%折讓的價錢,向外國基金散貨,後者成為拆家,對證監會網上持牌名單裏的資產管理公司不斷進行Cold Call,只希望在最短時間內,以輕微溢價將股份清空套利。
誠如我收到的邀約,以市價六五折接收股份,再於市場放售,是否有利可圖?實情是,上述股份多為創業板或細價股,平日成交疏落乏人問津,在市場上大舉沽貨,隨時引發更大骨牌效應,結果是持貨未散盡,股價已率先跌穿入手價。
最惡毒而有效套利的方法,其實是拿着上述股份名單,與沽空機構合作,利用疑幻疑真的沽空報告,配合主要股東散貨的消息,向下炒來獲利。當然,論事前計劃難度及執行力要求之高,這些利錢,非一般人所能賺到。

2018年7月19日星期四

退休終需靠自己 (信報 18/07/2018)

一間民企,遇上如度身訂造般的「同股不同權」招股模式,上市時獲得特區政府高官們挺身站台,並被極速納入恒生綜合指數,眼見小米集團(01810)接連受到破格待遇,整個中環都暗自明白,香港正大膽試行「官商融合」新模式,創造機遇能力是肯定的,但受益的輪不到自己。
去年秋季,收到電訊商通知,只要費高提早續約並升級,就能獲得一部紅米5 Plus平價機作贈品,我就知道,公司為了上市,曾如何積極地塗脂抹粉。何解有人如此在意中證監阻攔小米列入「港股通」?到了醜婦終需見家翁之日,持份者急於散貨,卻缺乏北水承接,結果小米股價傾瀉而下。一切純粹個人猜想,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拜人為因素所賜,港股這二級市場的發展亮起了紅燈,此消彼長,來自中外的聰明錢仍繼續流向各種落戶香港的私募項目。要推斷眾多巧借創新為名的集資計劃,在將來是龍是蟲,靠的可能只是一點基本常識。
將不同人本來擁有,但無法盡用的資源,透過新科技來釋放既定價值,才是真正的共享經濟︰房間空置了,你可透過Airbnb作出短期租賃;座駕閒置了,你可透過Uber為他人提供載客服務;還有近年興起的女士手袋、相機等的個人租賃。
不知是創辦人無知,抑或全心誘騙投資者,Gobee.bike及於眾多內地共享單車公司,只是被冠上「共享經濟」光環的怪胎。以募集所得的資金購置大量單車,利用流動支付來大幅擴展地域版圖,結果資產長期日曬雨淋,卻無法大量回收導致保養困難,經營效率比沙田單車徑兩旁的小店更不堪,失敗乃遲早問題。
別以為自己沒機會參與私募投資,便毋須上述思維訓練。公共年金是否值得投資,已是不少長者的切身疑問。我歡迎特區政府為港人提供多個選擇,卻不喜歡財金官員們硬銷得過分,對潛在風險秘而不宣。當下香港處於非常低息狀態,若然環球出現嚴重通脹,本港息口大幅抽升,購買年金就是蝕章。
押注年金需三思
猶記得九七年前後,不少長者盡賣香港資產,轉到物價水平較低的內地定居,以為可以安享晚年。誰不知內地經濟起飛十數年,百物騰貴,花光了積蓄的老人家,惟有回港重新工作。毫無退出機制、歷時數十年,乃公共年金的最大弊處,應否將部分甚至全部資產押下去,請各位三思。
先推出逆按揭,再推出公共年金,特區政府就是要給香港人一個明確訊息︰退休終需靠自己,別指望政府協助了,認命吧!

2018年7月12日星期四

最後的歡呼? (信報 11/07/2018)

中美貿易戰開打後首個交易日未見劇震,豪賭Event-Driven的淡友們草草鳴金收兵,在成交疏落的情況下,美股接連急升,帶領超賣的環球股市同步反彈。然而,兩國的交鋒套路,對實體貿易層面造成何等破壞,非一時三刻所能定奪。
人民幣貶值成勢,A股再創新低,理應解讀成在這場經濟衝突中,眾多投資者對中方投下的不信任票。同樣,與過往日子有別,南韓、台灣等新興市場,以至英、法、德等歐洲市場,其反彈幅度不過聊勝於無。顯然,外圍游資仍未找到足夠的理由重新Risk-On。
那麼,美股是否成了投資者的唯一樂土?Guggenheim Partners投資長Scott Minerd昨晚就在Twitter警告,瘋狂的市場完全忽視了貿易戰帶來的風險及後果,並且認為近日升勢是最後的歡呼,投資人應該沽貨離場。
無獨有偶,DoubleLine Capital創辦人,人稱「新債王」的Jeffrey Gundlach周末在Twitter上明言︰2年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曲線趨平、聯儲局加息、縮表等量化緊縮政策、股票和債券估值過高,及美國不斷膨脹的預算與貿易雙赤字,都是風險,而非「金髮姑娘(Goldilocks)」。
資金流向成交量更可靠
當整個市場走勢由宏觀因素主導時,着眼於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或消息,未必令你更精明,有機會踩中幾多價值陷阱。港股已步入熊市二期,相比最識驚的投機者,自問極度理性,永遠把「長線持有」視作光環的投資人,最容易輸錢。
既然市況變得情緒化,資金流向、價格及成交量就更為可靠。指數從低位反彈了不少,閣下手上股票是否能夠跟隨並收復相對的失地?理應彈卻彈不起,已是個股示弱的表現。
何時方能大舉入市?待反彈後,指數若果試穿上次低位然後企穩回升,才可確信市場低位已見。不過,股票市場的熊市周期至少經歷一年以上。既然今年1月成了港股牛三高位的話,好友們或者需要再經歷數個月的休戰期。

2018年7月5日星期四

時不與誰? (信報 04/07/218)

筆者多年好友、三星資產運用(香港)有限公司ETF業務銷售總管蕭曉婷(Joanne),與團隊上下一手一腳,花了整年時間,為公司建立了新產品──三星中國龍網ETF(02812)。作為香港首隻追蹤全球上市30間最大中國互聯網公司的ETF,本應可乘着科技板塊勢頭一躍而起,惟兩周前的上市日,就遇上人仔急跌,中國概念股普遍調整。無可奈何,計劃好的宣傳策略,惟有等待更佳時機。
一年時間籌備,卻遇不上好時機,幾多有着雄心壯志的行內人可曾遇過?在「港股大時代」的2015年,年初或年尾起壇的長倉基金,其集資難度絕對差天共地。我跟朋友戲言,今年1月趨勢見頂,是客戶最願意給予操作資金的時候;相信到了年尾,滿地平貨之時,苦苦相勸也難以打開他們的荷包。
新ICO平台難再發圍
由計劃、投入、實行、到成事的時間差距,就是本欄不時論及,經濟循環出現的最根本原因,從來不是什麼艱深學問。當然,有起有跌方可叫循環,有些趨勢沒落了,卻沒人能夠保證何時再起。
包括Bitcoin在內,一眾虛擬貨幣繼續依循熊市走勢而下,但聞說不少聰明人認定上述純粹短期調整,仍設法開立新的虛擬貨幣、ICO或者線上交易平台。他們或許未必理解,技術門檻不算高、產品同質化、流動性高的特色,已幾可定性了虛擬貨幣世界長遠必然是「Winner takes all」的遊戲。失了先機,加上環球收水格局,新ICO未必能成功湊數,新交易平台亦撼動不了幣安(Binance)的固有地位。
據報,四川近日洪水為患,本來貪圖當地平價電費而建立的多個挖掘礦場首當其衝,數萬部礦機報廢,環球計的整體算力竟一時間大幅降低了,間接影響了虛擬貨幣價格。時、地、人,隨便一項出錯,再好的生財計劃,最終都會泡湯。自恃武功蓋世多次放生劉邦,最終被擊敗,選擇在烏江自刎的西楚霸王項羽,實在講不上什麼「時不利兮騅不逝」!所以,告誡女士,身邊男人時刻自怨生不逢時,卻沒有項羽般的往績,別奢望他將來有多大成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