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5日星期三

只許海南賽馬 不准網路撲克 (信報 25/04/2018)

電影《莫莉遊戲》的女主角Molly Bloom講過一句話︰「The law that I'm accused of breaking defines gambling as betting on games of chance. Poker's isn't a game of chance. Poker's a game of skill.」熱愛得州撲克的費高非常認同,並期望有日它能夠在中港兩地被列為正常的競賽項目。然而,中央的取態明顯截然不同。
上周四開始,內地網站流傳文化和旅遊部約見15間經營網絡得州撲克遊戲的企業,並提示《棋牌類網絡遊戲管理辦法》即將出台,以杜絕涉賭問題。會議內容,包括即時把所有得州撲克類遊戲下架,並於6月1日全面禁止營運相關遊戲。主要由系統自動按照概率性分配方式決定對局結果的遊戲,如老虎機、21點、百家樂等亦一律禁止。
打擊虛擬賭場
另外,不准玩家直接投入或互相交易,以法定貨幣或虛擬貨幣去參與遊戲,營運商亦不能透過兌換獎勵現金或貴重物作招徠。據報,所有細節都是為了杜絕網絡遊戲涉賭的問題。在當局眼中,若然相關遊戲幣「有價有市」且有交易渠道,上述遊戲與網絡賭場無異。
消息出爐後,七成收入來自得州撲克的博雅互動(00434)於上周五率先插水,沽空佔成交額更連日上升。
然而,多年來在內地推廣撲克活動的聯眾(06899),才是上述事件的慘角。
2012年,經海南省文化廣電出版體育廳和三亞市文化廣電出版體育局批准,由世界撲克巡迴賽(WPT)授權,北京聯眾公司主辦了首屆撲克賽事。營運多年後肯定其發展潛力,聯眾於2015年以3500萬美元全資收購WPT,並繼續舉辦比賽。
聯眾或成大輸家
不過,本年1月,該公司在官網宣布將不再對外銷售聯眾數碼產品。其後於3月份,以「嚴厲打擊遊戲違規與非法交易」為名,先後兩次永久封閉數十個遊戲賬號。
最後,無獨有偶,聯眾於上周三晚發出「聯眾遊戲關於淨化遊戲環境的聲明」,宣布「部分得州撲克產品將進行梳理整頓」、「積極響應『全民健身』國家戰略」、「共同促進網絡遊戲市場的規範化,健康化」。
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指出,涉及兌換虛擬貨幣的銀商被捕,聯眾管理層亦惹上官非,繼而衍生是次整頓工作。像WPT這樣的大型撲克賽事,除了澳門,相信將難以再於內地舉辦。
有趣的是,習近平出席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會議時,就鼓勵當地發展賽馬運動及競猜型體育彩票。
這真的是博彩方法或派彩形式的問題嗎?或者,利益被分配到哪批人手上才是重點。

2018年4月19日星期四

本地教育股強勢有因 (信報 18/04/2018)

儘管內地民營教育如雨後春筍般發展,於A股上市的教育股份自去年計仍錄得負回報,與港股同系板塊的表現大相逕庭。原來中央現行政策對教育範疇的保護,導致本地上市的教育股更受內地投資者青睞。
根據智通財經一篇報道,內地實施的《民辦教育促進法》,對9年義務教育作出不允許盈利的嚴苛規定;加上外資參與前期風投所造成的複雜管理架構,已限死了教育企業透過A股發行新股集資的可能性。結果,渴望造大的相關企業只有兩個選擇︰一、被現有A股作戰略投資及併購進行上市,如借殼活動無異;二、轉向香港、美國等地上市。
去年,共有三十多隻A股上市企業對相關教育資產進行收購合併,造成一大堆業務雜亂的教育概念股,其教育業務收入佔總收入由20%至80%不等,可謂良莠不齊。另外,通過併購整合上市的副作用,就是產生大額商譽估值。然而,隨着相關股份未能兌現業績承諾,損益表再需要進行商譽減值,2017年A股教育板塊的淨利潤平均下跌逾60%。
相比之下,來港上市的多為100%純正內地教育企業,上市後盈利增長表現亦交到功課。論估值,港股教育板塊的平均市盈率約30倍,與A股的80倍相距甚遠,配合國策長遠發展,前者自然成為中港長倉基金的持有對象。
有財自然有勢,多隻成功在港上市的教育股處於百家爭鳴的營業環境,同行間收購吞併是主要盈利增長動力。股份價格何時見頂,或要估算整個吞併熱潮何時完結。
對金融風險要有戒心
港滙弱勢,除了反映資金流動性,還會造成金融市場信心危機。只要有機可乘,國際投機者自然能夠興風作浪,歷次金融風暴是值得借鑑的史實。作為行政會議成員、金管局前總裁的任總,理應不宜對本港的財金政策多作品評,日前卻公開支持「理順港美息差」。上述究竟純粹個人意見,抑或受命給予指引?所示潛在風險,大家理應早有戒心。

2018年4月12日星期四

中央眼裏的金融風險 (信報11/04/2018)

周一早晨,聽到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再次強調「打好防範金融風險攻堅戰」,我的好奇心就提出疑問︰究竟中央當下眼中的「金融風險」是什麼?
近日網上流傳一篇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杰教授的演講文,題為《中國正在大規模調整經濟布局》。由中國經濟學四小龍之一口中吐出這洋洋萬字,猶如從中央角度觀測整個布局,讀畢後有感耳目一新,特此推薦。
文中所指出,中央設法規避的金融風險,包括房產泡沫、外滙穩定、債務穩定及各類金融亂象。相關施政,如本年起嚴格控制開發商,把非首都功能從北京市搬到雄安新區,發展長三角及「粵港澳大灣區」等,如何防止房產泡沫繼續擴大,亦有所着墨。
中國人偏愛儲蓄是大眾共識,但教授特別關心內地個人負債率的上升速度︰「2015年個人負債率是GDP總量的30%,到2016年底上升到45%。一年上升15個百分點,確實太快。現在估計個人負債率在50%以上 …… 重要原因是房貸上升太快。」
隔離問題 杜絕傳染
文中指出當局實行的宏觀審慎政策,除了去槓桿之外,還有隔離市場間的問題傳染性︰「比如說房地產市場,一旦出現房價大跌,傳染給銀行、實體經濟、個人,金融風險就爆發了。要給房地產市場打隔斷,你出問題了不能傳染給別人。」
關於貿易戰的緣起,魏教授分享了一位美國學者的意見,「他說這次全球化的特徵是國際貿易,國際貿易基本原則就是比較優勢原則。每一個國家把自己搞得最好的拿來交易。但中國加入進來以後什麼都要搞,沒法講比較優勢,是全產業鏈。你們一開始搞服裝、鞋帽、襪子,然後又搞家電,家電搞完又搞汽車,汽車搞完又搞高鐵,高鐵搞完又搞IT,IT搞完又搞飛機。你們是全產業鏈不是比較優勢原則。」簡單而言,中國佔了多年便宜,其他國家自然有不甘。作為第三次全球化的火車頭,魏教授認為是時候讓中國走向全方位開放,讓外國搭上內地發展的順風車︰開放內地消費市場,大幅度降低進口關稅,帶動消費增長。
另外,透過「一帶一路」計劃輸出內地過剩產能,這是大家有目共睹。
至於文章末段,論中國要成為現代化強國,需要完成三件事︰第一,在世界上擁有金融話語權;第二,擁有技術話語權;第三,祖國統一。
總括全文,魏教授深信中央可以進行金融改革的同時,能夠防範金融風險,中國將不如外界預期,在2018至2019年出現金融危機。深信人為控制無法阻止經濟循環周期的輪轉,魏教授及中央的自信,實在教我擔心。

2018年4月6日星期五

貿易戰衍生的問題 (信報 06/04/2018)

歷史所證,任何金融危機或政治衝突,不過是把利益重新洗牌的藉口,與其傷春悲秋,不如趁亂打劫。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會中期選舉前爭取政治本錢,中國趁貿易戰及北韓關係提高國際話語權,多國借俄國前特工懷疑被暗殺事件,掃除俄羅斯安插於大使館內的情報網等,有些舉動不宜太造作,總需要出師有名。
科技股近日重挫,與國際政情亦不無關係。曾經看過一條實測短片︰研究人員用手機登入一個與貓或相關產品毫無關連的Facebook賬戶,然後在鎖機情況下不斷重複貓糧(Cat Food)這個詞彙。結果不出數日,Facebook就在該賬戶展示貓糧及相關產品的廣告。
互聯網科技之強大,已猶如英國著名政治小說《一九八四》裏的「Big Brother」。理應對Facebook外洩用戶資訊事件最感震撼的,應該是各大國的國防部門。無論軟件或硬件,大國最終有日限制所有民眾只能享用自家品牌,可能是最重要的防衞措施。
降投資額拖垮實體經濟
環球股市再度急挫,輿論主要歸咎於潛在貿易戰所致,但究竟哪個國家或行業最為受害,仍沒有人能夠講得上。自金融海嘯以來10年裏,經歷過各類型的政經事件,金融市場仍能化險為夷,所以唔少人相信︰This Time is the SAME!
不過,是次貿易戰議題,導致多年來維持樂觀情緒的商家及投資者開始反思,以美國市場為基礎的大牛市,是否已迎來最終章?對前景開始抱有懷疑,大家先後降低投資額度來應對不確定性,結果反過來拖垮實體經濟,乃多次經濟循環逆轉的原委。
美國著名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曾經講過︰「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does rhyme.」無法預知未來,就惟有研究多點過去緊張局勢與投資市場之關係,Barton Biggs的《財富、戰爭與智慧》(Wealth, War and Wisdom)是必讀之選。
近日特意研究恒指、國指及美國三大指數幾十年月線圖。如果1月已見了牛市高位的話,相比計算個別資產價值,趨勢的解讀及時機掌握才是熊市最重要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