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管仲經濟學 (信報 24/05/2017)

春秋時代的政治家管仲,於其著作《管子.輕重戊第八十四》載道︰當齊桓公問及如何收服魯國及梁國時,管仲建議,齊國上下穿綈服而不織綈,主動向魯梁採購,教當地人民忙於紡織發財而荒廢農務;13個月後,齊人再改穿帛服,更斷絕魯梁的經濟往來,待當地百姓陷入饑荒時,魯梁百姓便自動歸順糧食充足的齊國。
香港的「命」
透過「服帛降魯梁」、「買鹿制楚」、「買狐皮降代國」等論說,管仲已扼要地道出經濟侵略戰的奧義︰以短期的利益滲入目標的經濟命脈,繼而逐步打亂社會的恒常節奏,只要時機一到,反手而為,對方如何頑固堅壯,仍可從內部將之瓦解。
香港的命脈位於何方?地價,影響將來住宅價格,更是特區政府的主要稅收來源;金融,佔本地GDP超過17%,大量港人賴以為生。近年,龐大資金將香港的房產及金融產業「買起」,社會焦點完全投放到置業、啤殼等的速食途徑,對民生、法治、教育、醫療等更切身的問題卻不屑一顧。
不出30年,本地經濟再經歷數次崩潰,北水斷流之時,原來港府的財政儲備已被多隻大白象掏空;到時候,失去自主能力的香港,自然會乖乖成為中國的二等城市、大灣區的零部件。這是既定了的「命」,無人能夠阻止。
我忽然間明白,熱愛香港的李超人,點解會因為錯過了一次政改的機會而嗚咽。
執筆之日,海航集團洽談入股惠理集團(00806)的消息炒得火熱,作價市值以20億美元計算。問及曾在惠理工作的兄弟,得到的回應︰用20億美元買到150億美元AUM(資產管理規模),加上20年Track Record及品牌,謝先生不會大平賣吧。對此,我就有另一種計算。
前輩的心思
與作為控股公司、價值儲存於旗下子公司的巴郡有別,惠理集團本身是一間收取管理費及表現費的基金管理公司,由於近年發展已明顯轉向被動型基金,表現費收益再攀上歷史高位的機會甚低。
立書訴說身世,後獲選為港交所(00388)獨立非執行董事,未知是否預見基金行業難做?謝清海前輩的心思,或許已放到更遠大的目標上。況且,聞說公司內部有能之士,先後蟬過別枝或自立門戶,若然保不住內部最重要資產──優秀操盤團隊,管理資金或因而流失,惠理的價值必然大打折扣。
所以,聽到疑似收購消息的時候,我完全沒有一絲炒賣的衝動。

2017年5月18日星期四

利字當頭玩投機 偷雞唔到蝕渣米 (信報 17/05/2017)

最新一次巴郡股東大會的焦點,落到畢非德的話︰「因為我太蠢了,沒有預料到亞馬遜發展得這麼好……我們可能低估了他們執行力的優秀程度。」即使眼見巴郡現時坐擁大量現金卻苦無投資機會,我相信股東們不會介懷之餘,更感激股神自認夠「蠢」,方能為他們創造財富。
如果命運能選擇,費高仍不相信股神會買入亞馬遜的股票。其眾所周知的致富絕技,乃投資營運容易理解、財務狀況一目了然的公司,而不是讀懂管理層素質,發掘無限潛質的成長型公司。若非如此,巴郡在千禧年分散買入火熱的科網股的話,斷然不能夠在科網泡沫中平穩渡過。
上月,費高訪問了一位基金經理,當中有段頗有意思的意見︰在個人的優勢上未發揮得好的時候,走去涉獵自己不專精的範疇,是許多人投資失敗的原因。
本着「利字當頭」,不放過眼前任何投資機會,乃人之常情。然而,交易錯誤的機率提高,最終偷雞唔到蝕渣米,先至攞命。
等待值得出手時機
5月份以來,費高的投機生活有點難過。指數連日挾高,但平日留意的板塊及股份可謂一潭死水。純粹依據恒指走勢來斷定現時牛氣沖天,買入弱勢股博追落後,中伏機率只會大增。減少甚至暫停交易,是最合理的選擇。
相反,善於股票期權操作的戰友,可謂如魚得水。當時正值恒指突破新高,他們捕捉到長和(00001)、平保(02318)、建行(00939)等藍籌股的短線突破,建立期權好倉,數日計回報已是50%至100%。
短線超高回報,最易觸動小投資者的敏感神經。口述拆解上述交易,不過三言兩語,但交易背後的整套策略及執行,是一套從經驗得來的功夫。況且,類似交易機遇,一年出現不過十次,所以該策略未必適合時刻追求回報的小投資者。
如果等待股票將潛在價值變現屬於投資者的耐性,那麼,等待值得出手的時機,便是投機者的耐性。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物理學化的投機思維 (信報 10/05/2017)

「物理學研究的第一條原則,不要以類比方式來推理,應該從最根本的真理開始思考。物理學家就是運用這種原則,搞懂一些反直覺的東西,例如量子力學。」被問及值得與年輕人和教育界分享的秘訣,Elon Musk作出如斯答案。
此番話對我啟發甚深。當我們愈急於追求智慧,研究起步點自然地從既有成果出發。忽視根本性原理的考究,認定眼前事物為理所當然,過去成功反過來窒礙了新知的追求。
這道理與投資交易有何關係?坊間充斥着各類型分析法則或交易策略書籍,不少人以為埋首鑽研,定能有日得道創富,結果卻不得要領。原因之一在於,他們以為達標方法不過是東施效顰,思維沒法投放到更深層次︰盈利變動如何影響股價升跌?保歷加通道有何實際意義?各種財技背後是何等布局?免被市場玩弄,必先要自己多用腦。
若論何謂股市上「最根本的真理」,我認為最終答案依然是人性。營運表現能否推動股價,視乎買賣方當初預期及未來展望。設局的莊家若不能洞悉散戶心理,如何能夠請君入甕?相比之下,技術分析者更加需要精通投機心理的學問,因為各項技術指標所反映的,不單是表面的交易實況,還有驅動資金進出的恐懼與貪婪。
友人問,何解我好心在粉絲專頁分享認為重要的財經資訊,收起自用不是利益更大?費高自問老散一名,研究盤局時難免有所誤差。將所知的公諸同好,收集得來網友們的反應,彌補了自身不足,亦成為獨家的測市指標。
相信5月暫時是基金經理過得最痛苦的的月份之一,恒指全靠騰訊(00700)、友邦(01299)等個別股份而創出新高,但同時間,第一季當頭起的二三線股份表現卻非常差劣,疏落成交更與牛市升勢大相逕庭。嘗試放些少利淡訊號到專頁上,換來冷淡回應乃預期之內,收到個別粗言回敬,更教我對眼前形勢滿有戒心。呢一刻,我與張公道兄的見解頗為一致,好戲應在後頭出現。若非勇字輩行頭,實在無必要過分進取。

2017年5月9日星期二

炒賣若食小鮮 宏語經論@am730 (09/05/2017)

記得在3月中,我在本欄明言︰「澳門博彩數據於去年4月見底回升,並享受過一整年價值重估後,賭業股未必會急挫,但再大升機會甚微」。日前,有網友告訴費高,他認為我過早看淡,同步買入銀河娛樂(027)而獲利。我內心當然恭喜網友報捷,但做了一時「明燈」,自問一點也沒後悔。私下炒賣與公開股評,責任上可謂兩碼子的事。不知坊間有幾多靠道聽塗說去入市的散戶,基於缺乏完整策略,他們升了不懂止賺,蝕了唔識斬纜。若然我胡亂報料而令遠處某人輸錢,自問良心不會過意得去。所以,在勝率不過一半半之時,我寧可導人如何避凶多於趨吉。

老子有云:治大國若烹小鮮;費高就話︰炒賣則如食小鮮。有勢不要食盡,就如同食魚一樣,著眼於最肥美的魚身就夠,沒必要太過在意魚頭、魚尾。尤其當下,一兩日跌勢隨時剎掉過去月餘時間的升幅,若然一個唔小心,好易噎親。輕則受傷,重則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