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投機為求存 (信報 29/03/2017)


從成功交易者身上學習,不失為摸清楚投機之路真面目的好方法。不少新手只模仿可行的買賣策略,忘卻研究其內在素質及修為。實情是,兩者無異於武林絕學裏的招數及內功,缺一不可。欲探求後者,毋須親身面聖、付百萬美元來共晉晚餐,他們的成長經歷、家庭背景等,就是最好的研究材料。
索羅斯父犯法救全家
有別於股神畢非德,受到開證券行的父親薰陶而從小就接觸股票市場,索羅斯有位一戰時期已參軍的父親Tivadar,現身傳授如何「走難」。暢銷書作家Robert Slater於授權著作Soros: The Life, Ideas, and Impact of the World's Most Influential Investor的第二章記錄︰
1944年起,納粹軍入侵匈牙利後短短一年時間,當地100萬名猶太人當中,就有40萬人遇害。納粹當局將分發驅逐通知的任務交給布達佩斯猶太委員會時,委員會則將它轉交給了兒童,索羅斯乃其中之一。
於委員會辦公室,索羅斯接到寫有人名的小紙條:此人必須在指定時間報到,並帶備一條毛毯及兩天食物。其父Tivadar知道這是一次圍捕猶太人律師的行動,就告訴兒子傳遞訊息時作出警告。不過,索羅斯發現,許多當事人無打算逃命,並認為如果當局規定猶太律師們要被驅逐的話,那就是法律,而法律就必須遵守。
相反,Tivadar告誡索羅斯︰面對一次非法的佔領,常規做法不再適用。你必須忘記你在正常社會中的行為方式,因為現在我們面臨着一個不正常的情形。有時可能是不誠實或者違法行為,卻成了合理公正。
所以,為了確保家人可渡過難關,Tivadar不但準備了11個藏身地,更教索羅斯行使假證件。他賄賂一名匈牙利政府官員,使兒子可以假扮匈牙利農業部非猶太官員的教子,同時為該官員的猶太妻子提供經濟支持,令她能夠躲避納粹追捕。
對於父親如何挽救全家,索羅斯把行動稱作一項「商業交易」,過程中更學會︰1)別怕冒險;2)冒險時,別孤注一擲;3)認知與現實,總存在差距。以上3項概念成為索羅斯在投機上的重要骨幹。
只是過了幾日,不少港人失去希望,甚至萬念俱灰,但若然比起索羅斯上述經歷,又算得上什麼?知命,不表示萎靡不振。爭取過,結果如何,路仍要走下去。當世道愈見不知所謂,任何事件皆可變成鬥爭武器,行錯一步,講錯一句,即可萬劫不復;投機,不再求回報,而是求存。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最緊要有魚 (信報 22/03/2017)

業餘研究得州話事啤不足一年,技術仍有待改進。正確判斷牌面勝算及回報值博率只是基礎,注意每局坐位更替轉換及懂得捉拿合適的博弈對手來挑機,才是進階學問。
認定投機純粹捉靚股,形同博弈只要等運到。畢非德講過︰If you've been playing poker for half an hour and you still don't know who the patsy is,you're the patsy!不嘗試考量潛在對手,自告奮勇當人家的水魚,想唔輸錢都難。
上述道理,關乎到操作方式的取捨。不時有網友問︰何不作點財技股分析?讀過坊間數本較好的相關書籍,依照牌面拆局不算難事,惟費高的結論始終如一︰小投者盲目炒賣財技股,毫無優勢可言。流通量不高的局面,對家包括擺局的莊家、負責請君入甕的推手,還有一眾財技分析專家、道聽途說而入市的老散,只能擔當做水魚的角色。
太多貪婪水魚
自問做足功課、追蹤任何股權變動之士,又可否保證,眼前景物不會是有心人設下的陷阱?
說得如斯坦白,費高也打爛不了什麼人的飯碗。市場上,崇尚貪婪而缺乏思考的水魚實在太多,想撈也撈不完。
早兩日教全城嘩然的美圖秀秀(01357)不正好是例子?懂得分析內地科網行業的朋友老早於兩月前掃貨,並且已袋袋平安。費高不才,是次沒沾上任何油水,但憑技術分析,最近較可靠入市位,只有2月16日前後突破,以及本月7日突破11蚊的機會。周一有份造就超量成交的買家,若非受到市場高漲情緒主導,費高實在找不到可取理由。
更有趣的是,利用披露易最新的「滬港通」及「深港通」持股紀錄查詢服務功能,發現自本月17日計,南下資金持有該股的比重不過1.2%,實情與坊間盛傳被內地人買起的說法完全相違。
此股的陰陽燭圖已造出超長影線「墓碑」狀態,意指周一的天價成交,大舉套牢了超過日常交易量的蟹貨。沒有一段較長日子來消化,此股都難有運行。上述不過是最入門級的技術分析。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再來求勝一次 (信報 15/03/2017)

作為創業奮鬥類電影,可以平實地描繪商業戰場上的爾虞我詐,《大創業家》(The Founder)的敍事手法與角度,猶勝於《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對於已故大亨Ray Kroc如何將麥當勞「發揚光大」,觀眾們給予南轅北轍的評價,乃意料中事。不過,若然自問不齒其所作所為,我只可以講,只有少數人適合做生意。費高無意劇透,但當中值得着墨的情節實在太多。好似最後在洗手間上演的一幕對答,正好解釋了中資財團經營中港區麥當勞業務的難度。近期,網民對餐廳革新的不滿及反感,源於在大家心目中,昔日的麥當勞已逝去不返,只剩下披着美國外衣的中國快餐。
杜嘉祺甘願降薪跳槽
飾演過蝙蝠俠而紅極一時,卻換來20年職業生涯的不振,憑藉半自傳式電影《鳥人》(Birdman)再攀上事業高峰的Michael Keaton,是擔任《大創業家》主角的不二之選。跪在建築地盤上,抓着鬆散泥土並自言︰「一次,就這麼一次……」50歲時已飽歷風霜,仍將全副家當押注到深信不疑的機會上,當年Ray Kroc所追求的,究竟是財富名利,還是一次肯定自我價值的勝利?
無論創業家抑或投機者,若要成功,必然要從底子裏有顆求勝之心,更不會因為一朝得志或滿足現狀,而將之拋棄。許多人唔明白,點解友邦(01299)首席執行官兼總裁杜嘉祺(Mark Tucker)願意大降薪資,跳槽至滙控(00005)擔任主席。長期習慣「睇錢份上」,容易蒙蔽雙眼。
於2010年起執掌友邦,不只帶領集團成功上市,並在任職那7年間,每年業務均錄得強勁增長,聊聊幾句履歷,可證明現年59歲的杜前輩乃有料之人。嘗試代入其中,發現一手培植的企業已再無空間讓自己發揮,谷底徘徊的滙豐則有着無限可能,既然自己不意在賺多賺少個錢,何不接受新挑戰?如此思考,相信莊偉忠先生會甚為明瞭。
消息公布後,兩股一上一落,估值變動共計超過400億。失去偉大舵手,並憂慮潛力所限,友邦股價跌幅不輕,卻是不難理解的市場反應。
*筆者及相關戶口並無持有上述股份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牛二板塊有強弱 宏語經論@AM730 14/03/2017

錯過了年初的筍價,覺得港股高不成、低不就,長期憂慮股市前景,卻時刻心思思、想入市……寥寥幾筆,描繪了大部分市場參與者置身「牛二市」時體驗。所以,港股仲可以有排玩,但不會出現雞犬皆升。識唔識得揀股,決定閣下2017年倉位回報!最唔值得買的板塊,除公用收息類別,就是筆者去年炒過幾轉的濠賭股。從一位經營賭廳朋友得知,澳門博彩數據於去年4月見底回升,並享受過一整年價值重估後,賭業股未必會急挫,但再大升機會甚微。

學揀股前,請先學識分析板塊強弱。當國企指數由高位向下調整時,眾多內房股未有跟隨,正是強勢表現。至上周二,富力地產(2777)、萬科(2202)等同時造出大陽燭,突破1個月新高,是非常值博入市訊號。待升勢確定才追貨?尚可,惟風險與回報已是差天共地。不要自嘆錯過甚麼,謹記牛市就是機會處處。觀乎昨日市況,接力推高大市,可能是內險、內銀股。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一個樓市老散的下場 (信報 08/03/2017)

見證過2011年金價狂潮,以及2015年港股牛市,費高愈來愈相信「老散測市法」可有效趨吉避凶。方法好簡單,詢問十多位素來不沾金融事的親友︰今日就投資什麼東西,好不好?
如果當大部分人反應冷淡,耍手擰頭,相關資產例如港股,長遠仍然大有作為;相反,如果人人態度積極,甚至主動分享個人意見(從傳媒搬字過紙),價格周期已離頂不遠。不過,一向專注股票投機的費高,都被多次請教如何入市買樓,香港樓市或者到了更嚴峻的地步。置身長年升勢,仍只敢望不敢買,且愈高愈喊貴,到抵受不到長期自責及群眾壓力一刻,有理冇理地爭相追貨 ……作為承托歷史癲價的購買力,就是貴為「老散」的命運。做股市老散還好,最多儲蟹貨過活;利用槓桿博鋪勁的樓市老散就慘了,隨時輸掉未來十數年收入及自信。
腦內一直寫着一個《一個樓市老散的下場》的悲劇,差不多到中後段高潮位,不妨作點劇透︰
得知本來看淡樓市的地產界施老闆轉軚睇好,更指樓價潛在一成升幅,猶豫多年的主角阿散終於立定心志買樓。搵到荃灣一個300餘方呎、近350萬元的舊樓單位,配合九成按揭,已是他每月供得起的能力上限。上車後過了一年,中原指數繼續破頂,面對加息所增加的供樓負擔,賬面賺十餘萬元的阿散仍然沾沾自喜。隨後,新一波金融危機由中國蔓延至全球,香港經濟急劇收縮,股市大跌,造就樓市完成最後一波升浪。儘管被減薪而百上加斤,相比被裁員的其他同事,阿散仍然甚感安慰。
樓市隨着經濟周期而下跌,阿散認定本港大多數住宅已斷供,沽售不會出現。他不明白,無貸一身輕的非自住業主,才是最無負擔去沽貨的一群。另外,早年高價追地的中資地產商面對內憂外患,已不再積極投地及開發,間接推低香港樓市。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英談判,2003年的沙士,大眾對物業前景產生無限悲觀,樓價掉進谷底,方完成整個下跌周期。數年後某日,只是運作幾年的台山核電廠出現嚴重核洩漏,澳門首當其衝,香港社會更出現逃亡式大恐慌。被折騰多年的阿散再撐不下去,放售亦苦無買家,眼白白地看着自己單位變成銀主盤 ……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論投機的滿足感 (信報 01/03/2017)

帶領車路士奪得2014至2015年度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冠軍的摩連奴,因為球隊表現在新一屆球季不佳,最終被球隊管理層辭退。事隔一年,相同結局應驗到李斯特城的前教練雲尼亞里身上。相比阿仙奴已多年與獎盃無緣,但地位仍紋風未動的雲加,對一個足球教練而言,所謂成功,究竟是幫球隊奪冠,抑或保住份工?
將基金投資者喻作擁有球隊的班主,傳媒喻作球迷,股票組合喻作陣中球員,一個基金經理所面對的處境,與上述教練有何相似?
(一)揀選球員時做過due diligence,但前者交唔出表現,就是教練的責任;
(二)某年獲得超卓成績,班主同球迷順理成章,期望你來年再創佳績;
(三)球隊成績下滑,班主從來不念舊日恩情,隨時質疑教練的決定及能力。
雲尼亞里黯然退場一刻,不少評論更大翻舊賬,認定上屆佳績不過是「時勢造英雄」。一刻風光背後的實況,沒幾多外人會認真了解。
數日前,收到一位網友問起︰交易過幾多時間,才可以令自己不再感覺到浮浮沉沉?投機操作長期伴隨着不確定性,若不選擇及早離去,市場參與者經歷無休止的輸贏起跌,實屬家常便飯。欲從無常中感覺自在,如何為「投機交易」下定義,成為重要關鍵。
太重得失 反忽略大局
追求短期額外收入,以及長期財務自由,相信是許多行外人參與炒賣的理由,卻反而導致投機失利。對得失結果過分執着,容易令人看不清市場全局,許多散戶行徑,如止賺不止蝕、崇尚「冧巴降」等,往往由此而生。
有趣的是,嘗試詢問成功投機者意見,你或會發現,追求實際利益,並非他們交易操作的主要理由。例如,對股神畢非德而言,賺錢不過是一場遊戲︰「買賣股票,是場公平的遊戲,我只是跟大家一樣掌握相同的資訊。」或者,代入與英倫銀行對賭的索羅斯,實際財富增長的魔力,定然比不上投機成功所帶來的快感。
經驗之談,能夠將投機體驗取代利益而成為滿足感來源,市場波動便再不會成為心理負擔,投機績效更會到達另一階梯。費高係咪講得太玄?欣賞HBO全新紀錄片《畢非德是這樣煉成的》(Becoming Warren Buffett),各位應該會有更深領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