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

尋寶期又到 眾裏覓「海龍」 (信報 18/01/2017)

英國或會「硬脫歐」,美國總統交接在即,當大眾焦點被拉扯到環球局勢,憂慮短期再出現突變時,滿有機遇的業績發布期悄然來臨,就看誰有較廣闊的視野、充足的準備去迎接。
從去年初而論,環球經濟狀況可謂由小型谷底反彈,大家不難想像,盈喜預告的數目將較去年同期加幅增加,成為市場儲蓄上升所需要的動力。然而,表面好消息是否為之「好」,關鍵在乎能否增加投資者下注意欲,愈跌愈買,甚至出現追貨潮。
濠賭玩波幅 火電股值博
自由行旅客人數及消費力回升,員工開支調整了不少,多間澳門博彩股不難交出增長強勁的成績單。不過,前者需要低基數效應而成,後者應是一次性的成本控制,加上內地那「不能說」的走資監控,考慮當下估值與來年增長,此板塊最多只能作波幅操作。
經歷了長期的產能調控,內地煤炭庫存減少,令此黑色商品的價格曾一度急升,本港上市的煤企於去年獲利甚豐。但當不利民生的高煤價觸動了國家發改委神經,發文指示於不久將來建立煤價異常波動預警機制,透過加強政府監督檢查、商務鐵路運輸配合等,平抑煤炭價格。相比被國策窒礙「小陽春」的煤企,低位橫行已久的火電股更見值博率。
海信科龍(00921)是費高近期較看好的一隻盈喜股,該公司剛於日前披露去年度業績預告,全年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0.44億至11.6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年增長80%至100%,預期實現每股盈利為0.77至0.85元。
歸納內地評論,海信的盈利及毛利率同步好轉,主要受到積極調整產品結構,透過加強推廣旗下定位相對高端的海信空調及容聲冰箱來提高市場份額。另外,海信對部分生產基地整合產能及搬遷,目前於國內手持不少閒置廠區。本月11日,海信就以8.9億元作價,將華寶廠區項目售予一間內地投資公司。對市值不超過140億元的海信而言,交易並非一筆小數目。筆者期待管理層願意慷慨派息,此股如能成功挑戰去年10月初高位並企穩,形成「杯柄狀」形態,萬里無雲的上升空間就會出現。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

新一代紅頂商人 (信報 11/01/2017)

早前那「後悔將阿里巴巴放到美國上市」之說,馬雲是時候要收回了吧!
昨日晨早新聞,見到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與他並肩而立,揚言推動美國中小企進入內地市場來創造百多萬就業職位時,我好似睇緊《紙牌屋》第四季︰總統Frank Underwood,以及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大商家Raymond Tusk。
馬雲與華府搭好天地線
少點接收沒有營養的評論,以為中方可以為了堅持「一中」而與美方斷交。若然如此,導致美國採取「聯俄抗中」之策作回應,這才是最可怕的局面。況且,內地正需要外來資金及投資來維持經濟穩定,中央才不會自斷後路。對手換成交易為先的商人,對中方而言絕非壞事。一個求財,一個求氣,中間只差漫長的討價還價。
中央不斷批評特朗普之時,馬雲會否斗膽直接應約,抑或事前已獲得中央允許?能夠幫國家促成互惠互利的協議,自然有不少油水,馬雲會否效法胡雪巖,成為新世紀的紅頂商人,推動阿里巴巴股價更上一層樓?至少,與美國政府搭好天地線,上月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列入「惡名昭彰市場」(Notorious Markets)黑名單的麻煩有望解決。
年初至今不過7個交易日,恒指及國指分別錄得3.4%及2.64%的升幅,是否意料之外?留意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的走勢圖,內地的隔夜息口正好由年結時最高位2.3%,急回至昨日的2.1%水平,證明了費高早前所指,上月的水緊情況不過是短暫性,年關過後,一切回復正常。
美國上市的iShares 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x(ETF)於同一時間回勇,圖表上形成雙底。炒家歸位後,資金重回新興市場,亦成為利好港股的因素。
*筆者並無持有上述股份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昔日禁制 今天後着 (信報 04/01/2017)

踏入新一年,感覺不到大眾歡騰,對於周遭瀰漫的悲觀氣氛,費高有點莫名其妙。
無可否認,幾多曾經風光一時的股票、公司、行業,仍然一蹶不振, 但如果理解到世間上許多事物皆離不開盛衰的交替及轉移,你就可以嘗試退一步,將眼光放遠放大。
先以治理國家為例。對外,國家需要盟友合作,更需要假想敵來凝聚國民,而根據統治者喜惡、國與國之間的利益關係,舊日的敵人可以成為好友,反之亦然。奧巴馬政權決意與古巴復交,特朗普選擇親俄,背後皆受合理動機支持;對內,為了鞏固權力,有領導者或會對「大至不能倒」的腐敗視而不見,相反,菲國總統杜特爾特決以鐵腕手段打貪,獲取民意支持來掌權,兩者取捨南轅北轍,實則動機卻沒大差別。
沒權力左右大局的,與其依據個人的正義作出批判,倒不如順勢而為,現實地追求自身利益,正如我們無法阻止天要打風,卻可以選擇當漁人或賣傘者。早年,環球資金會着手研究任何古巴概念股或雪茄等投資目標,今年則可能會發掘美俄關係改善的潛在受惠者。
盛衰交替帶來機遇
行業的盛衰交替,帶來更直接的機會。驅動改變的原因,可以是統治者的輪替,窮兵黷武的布殊,推動了軍工業投資;銳意改善民生的奧巴馬,帶來了醫療保健業的大牛市;至於特朗普,會否一如當年極力恢復國內在石油生產和勘探市場動力的列根,把美國重新打造成石油輸出大國來振興經濟?
國家狀況從而帶動國策轉向,則是中國的常態。為掌控金融市場的穩定,中央當年限制外資投資於國內金融機構的股權百分比;惟時移世易,若因為人民幣貶值及資金外流的勢頭,教財金官員發覺體系出現信心危機的苗頭,將昔日的限制解禁,就成為今日一道良藥。
內地網站仍未見相關報道,傳聞若是空穴來風,背後的緣由值得被猜度一番。內地金融體系存在風險,由來已久,低估中央的洞察力及手上準備好的後着,未必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