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星期日

升跌同步 危機在眼前 (信報 30/01/2016)

如果看官屬於全天候型的投機者,或會留意到自1月初開始的一個怪現象︰綜觀留意早晚、場內場外所有交易時段,由日經、恒指、德國DAX,到標普500,各項指數正明顯地升跌同步,以5分鐘圖出現的高低點時間亦極為接近。而且,同步情況並不止於股票市場,美元兌日圓滙價波動與日經相近,戰友亦坦言︰想知股市升跌,必先問問油價!

新一輪大崩盤,是否近在眼前?在美國金融博客網站zerohedge.com,一篇文章分享了美銀美林環球研究部的報告,正好為大家提供了一點啟示︰當許多本來不相關的資產,價格走勢的相關系數上升,就是一個危險訊號。
市場正現可疑訊號
該份報告提供了自2008至2015年度的數據,各項資產的按月波動性變化(Month-on-Month Changes in cross-asset volatility)圖表,顯示每當相關系數上升,即表示價格同升同跌時,就出現了數次主導股市大跌的風險,包括雷曼倒閉、歐債危機、美債上限等。
文章沒有對上述表徵作出詳解,不過,當某種極端事件正潛藏着或已發生, 便會將環球資金的注意力,由個別資產的基本面,轉移至大局之上。就如當下熊市狀況,你我仍未知事實全部,但眼見股票、 商品正大範圍地經歷洗倉式下跌,感覺到「有些事情在醞釀」。
當歷史財務數據、最近公司動向,皆無法解釋突如其來弱勢,投機者無從入手,惟有放棄舊有的分析習慣,將外圍情況作為進出決定的依賴,逐漸地,不同地方的行情產生了共振效果。
恒指周五大升2.5%,但仍有100隻股票創52周新低,港股溫度依然逐日下降。指數成分股可博短期反彈外,像恒發洋參(00991)、大健康國際(02211)這樣的細價股爆鑊潮,可以同期上演。
就看看2月出現怎樣的反彈,可教市場出現見底論。

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

死貓彈後恐橫行 (信報 23/01/2016)

承接周三行文,我認定刻下由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及商品價格下跌所衍生的金融危機,與金融風暴相似。無獨有偶,以1997年10月高點起計,整個恒指的熊市走勢,與2008年5月計的軌跡非常相似。純粹以圖併圖,本文嘗試預測其後走勢的重點事宜。

環球股市跌足三個星期,本年呈雙位數跌幅的地方更比比皆是,坊間不少評論預測將出現一個凌厲的反彈。不過,這次反彈究竟值唔值得博?
2008年,恒指由1月低位8900點,完成熊二反彈至3月的11800點後,便利用兩個半月時間,在6月中重抵8000點新低位。這與2015年10月,恒指抵達23400熊二頂後,回跌至本周四的新低18600點,情況十分相似。
逆市中勇於入貨
隨後,當年恒指僅出現一個極速反彈,在半個月時間,由8000點低位反彈至9000點水平,由最低位計,反彈升幅大約12.5%。假若本周四低位18600點為短期低位,是次反彈目標就是20900點。
短短3星期超過10%回報,看似非常吸引,但在操作上卻是另一回事。最簡單地操作盈富基金(02800)為例,要捕捉整個回報,首先你要確信底部出現,然後勇於入貨,再在高位沽出。執筆時,盈富基金已回彈近3%。
若打算以細價股來捕捉機會,問題可能更大。中期至末期的熊市,明顯缺乏購買力,每次跌幅總比升幅大,而且波幅甚大,儘管事後孔明地看,你曾經捉到低位附近,亦未必有能耐坐到最佳位置出貨。
急勁的死貓彈後,市場經歷約一個月的橫行跌宕後,最終上演一場「官鱷大戰」,恒指再由 8500點跌至8月最低位6535點,跌幅達26%。港股疑似重回估值歷史上的相對低位,但選擇買「當頭跌」定「當頭起」,心境舒適度上,已是兩個世界。
歷史總不會一式一樣地重演,但值得參考的地方,依然有許多。

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海嘯或風暴邊樣似 (20/01/2016)


年初,著名投資者索羅斯,在一場經濟論壇上揚言,當前環境與2008年相似,一場金融危機即將來襲,而發展中國家面對正利率,以及中國透過貨幣貶值,將風險轉嫁全世界,乃關鍵所在。
未知時機巧合、大鱷號召威力、還是預言自我實現,人民幣跌勢逾月,市場才忽然省起事態嚴重,想製造一場環球股市大急挫。
不過,2008年金融海嘯,乃由房地產及次按泡沫爆破,連帶雷曼破產,引發一場對美國金融系統的信心危機。若從危機結構上作對照,個人倒不覺得哪個金融大國將重演上述事件。
儘管中國早已置身於房地產及地方債務的泡沫,惟債權影響謹限似內地銀行身上,潛在蔓延性應較當年次按為低。
個人意見,刻下局勢發展,不是更類似於1997年發生的金融風暴?
當年7月,泰國率先實行浮動滙率制,泰銖兌換美元的滙率下降17%,牽起一場東南亞貨幣貶值潮。及後,東南亞國家面臨經濟衰退、外滙儲備不足、相關國債及股票市場出現恐慌性拋售,歷史矛頭,指向經過長達一年部署的國際炒家。
今日,美國為求自己意願,不理他國死活而開展加息周期,但環球各國為求保增長而進行量寬或貨幣貶值,我認為情況與當年非常相似。受能源價格急跌,巴西、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國受害最深。外國資金持續流走令情況惡化,世銀已預計今年巴西將衰退2.5%。
貨幣貶值堪虞
至於中國銳意加入特別提款權(SDR)儲備,打開了人民幣受到環球交易主導的缺口。中國外滙儲備連月急跌,但人民幣跌勢未止。諸多歷史顯示,中央靠挾高拆息來對付外炒家,謹能爭取一點喘息空間,無法煞停一個長期滙價跌浪。
有着同樣的壞心腸,我會猜疑,大鱷會否忌諱世人記起金融風暴期間,他的所作所為。年多前聽說索佬在香港設立辦公室,我已不斷構想︰一個年屆84歲的富裕投機者,在餘下日子還有何所求?
正重讀《金融煉金術》,從字裏行間,作者當年已希望世人記得他曾進行共產主義解放活動,多過他打敗英倫銀行。去年尾,索佬牽頭的兩個慈善組織,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OSF)及Open Society Institute(OSI),被俄羅斯以「威脅」為由禁制。
如我是他,趁新機會到來,以投機實力一挫不順眼的政權,仲實際。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銀主盤的由來 - 八點鐘費Sir

本港樓價逐漸走低,銀主盤湧現。記不記得年多前,力挺樓價不會下跌之士,手執一個論調︰香港有六成以上住宅已供完貸款,怎會再重演97至03年的嚴重跌浪?
打開過電視,大家應有留意,近年最倡狂的廣告,非做非首次樓按莫屬。正因為樓價在早幾年不斷上揚,許多有樓人士就是不甘於謹持有物樓收租,最後愛不起誘惑,將物業加按來炒股、做生意、或消費。他們認定,樓價不會迅速轉跌,這就是低風險行為。
股市下挫、加息陰影,經濟明顯由盛轉衰,樓市開始供過於求(非指沒人想買樓,但當租金跌,樓價跌,業主急了,買家就不急出手,這就是趨勢逆轉)。有幸認識財務公司高層,就明白上述業務之大,根本沒反映在承按數據之上,他已預視,當樓價繼續下跌,在早兩年最好搵的二按生意,將成嚴重負資產,因為二按財仔,根本沒權收樓還債,造成壞帳。
樓市周期一般16至21年,調整週期為3至5年。所以,想買樓的,慢慢等,靄華押業(1319),唔洗諗。

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資金曲線概念 (信報 13/01/2016)

本周一早上,接受友報訪問,談及年初造淡標普500期貨的戰績。記者問得簡單直接︰「你說在上周四在1968點平掉所有淡倉,現在標普期貨去到1920點,不是賺少了很多?」筆者忘記了當時如何作答,但不得不承認,是次交易縱使獲利甚豐,卻沒有好好處理「贏家的心理包袱」,讓更多潛在利潤流走。
事緣上周四早上,筆者持有3張2016年3月的標普500期貨,收報1988點,整體倉位約為15萬元,相較始起倉位10萬元,有近50%賬面利潤。到了交易時段,亞太區股市繼續急跌,手上期貨在下午急跌至1940點,賬面利潤曾最高升至20萬元以上。無可否認,盈利增長為筆者帶來超級興奮,頭昏腦脹的地步逐漸影響判斷。及至晚上,縱使指數依然裂口低開,但期貨價格反升回1960點位置。眼見大利得而復失,心怕更多盈利流走,又想安心「瞓個好覺」,思緒不靈下,草草了結收場。
剛巧,周末拜讀一本啟發性極高的書《投機者的撲克》,作者扁蟲魚亦曾遇上類似情況,在一次炒賣玉米期貨時,由於利潤增長過快,然後迅速下跌,讓他太早離場而錯失往後行情。
要避免這個失誤,他提出了「資金曲線」的概念。簡單而言,我們每天監察市場狀況,更要注意過整個倉位價值的變化。務求操作資金能夠持續地增長,就不得不脫離「趨勢」的概念。
適時減倉「留彈藥」
例如,遇上刻下熊市,當倉位價值出現迅速蒸發,在倉位價值的時序紀錄上,理應出現觸及上升通道底部,甚至形成新下降趨勢。避免情況惡化,你總不能純粹求神拜佛,希望市場價格彈升。適時減倉甚至清倉,讓時間協助你先逃出困境,只要保留子彈在手,大可等待下一次投機機會。至於筆者與扁蟲魚遇到上的情況,就是資金曲線變得陡峭,猶如股價碰到上升通道頂部。利用這個警號來審視及調節自我,再用手法來控制快將失控的操作心態,例如筆者若及時減倉,降低即日波動帶來的心理壓力,看似錯失了大好機會,到頭來可能賺得更多。
《投機者的撲克》一書還帶給筆者更多新鮮的投機意念,有空再分享。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

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

捨易取難 各花各眼 - 金融四子@AM730

「人民幣下跌,有甚麼受惠股?」這是我近期接收得最多的問題。
坊間提供的主流答案,非工業出口股莫屬︰匯價下跌,導致兌外幣的成品售價降低,將有利長遠銷情,聽落是否很合理?
無疑,這是非常好的研究方向,不過,實際考慮上,倒有不少細節值得留意︰製造成本,尤其是原材料部分,會否來自入口而變相上升?
人民幣兌一美元明顯貶值,但兌其他貨幣卻是另一回事,那麼,公司業務是否主要出口至美國?
另外,以人仔計算的每股盈利,相對以港元計價的個別H股估值而言,應同時受到負面影響。
況且,在刻下熊市之下,要逆風坐正大升股,談何容易?要投機人民幣的中長期跌勢,開一個網上外幣戶口進行操作,不是更為直接?
說穿了,大部分股民仍然只懂得站在「港股」這個舒適圈裡,無論遇上任何趨勢,他的思維僅僅停留於「尋找間接受惠股」階段,卻不肯花點時間,去認識及參與更合適的交易方法。
例如,早前相中油價下浪,卻不敢善用期貨交易,反去基於成本降低概念而炒賣相關石化股之士,相信已輸到一頸血。
我一直強調,投機遊戲所得,從來是辛苦錢,若果看官仍抱著僥倖態度參與,祝君好運!

2016年1月10日星期日

造淡的藝術 (信報 09/01/2016)

跑贏大市,係咪好簡單?只要在2015年最後交易日清倉離場,截至周五,你在2016年已跑贏滬深300指數9.9%、國企指數8.44%、恒生指數6.67%,表現應已勝過大部分基金經理。費高膽生毛,講淡更造淡,新年前在2057點開始沽標普500指數2016年3月期貨,中間曾連加兩注,前晚在1968點全平倉,期貨倉位賺了70%,賺唔盡都夠和味。
個人的造淡經驗不足,操作心態仍屬小試牛刀階段,目標是緊接來一個大跌浪。交了不少金錢及精神上的學費,我現在逐漸理解到,造淡的藝術,與造好絕對是兩回事,手法及心法需要調節。
牛市造好睇時勢
最大的分別莫過於「8個字」──造好重時勢,造淡重時機。我做了一個表, 假設指數由100點起步,連續上升或下跌10周,幅度為2%,上升及下跌趨勢在數值回報上的差別,便會一目了然。變化幅度不變下,升勢最和味的一刻,往往是最後一周,複利計算下,數值較第一周所得多0.39點【表】;相反,跌勢之中,首周回報得最大,最尾一周最低。
牛市二期特點是每天波動低,但維持時間非常長。要賺盡一個大升浪,投機者就要相中一個大勢後,耐心買入長坐,直至市場告訴你離場訊號。
至於入市時機則較為次要,儘管見到勢頭突破才追入,只要定好止蝕機制,操作依然可以。
熊市開倉重時機
不過,到了刻下熊市狀況,市場波幅非常高,指數每天上落多過1%是等閒事。造淡操作少不免涉及槓桿操作,子彈本身限制了坐貨能力,開倉時機極為重要。許多時,淡友見勢跟機,突破追沽,若不控制好止蝕位置,市場隨時來一個短線大挾,倉位及心理壓力雙雙來襲,就此出現許多「睇中市輸錢」的慘劇。
經驗之談,我每次造淡成功,許多時是開倉後短線內便出現賬面利潤,可放心持有;若然入市後橫行多時或坐艇,危險警號居多。心存僥倖,總是導致更大損傷,所以,我多會先行離場,重新部署。
當「造淡時機」好重要,你總會錯過太多機會,若不好好處理,被情緒主導而作出交易,更易出事。所以,好友需要「耐性」坐貨獲利,淡友更需要「耐性」來等機會出現。
「世界好大,機會處處」──是我近日不斷提醒自己的口頭禪。

2016年1月9日星期六

一年跳十次Fuse (信報 06/01/2016)

保險絲(Fuse),一種用作保護電路的零件,通常採用低熔點的鉛錫合金、鋅、銅、銀的絲狀或片狀材料製成。電路若遇上過大電流,其金屬線產生高溫而熔斷,導致斷路,便可保護電器及其他電路免受傷害。
機制執行者出問題
不同電器所需的電流(以安倍計,符號是A)及電壓(以伏特計,符號是V)有異,安裝的保險絲型號自有分別。例如可容許電流數值大幅高於可燒壞電器的電流,保險絲根本發揮不到保護作用;如果數值過低,電路一開便隨時斷,換多幾次保險絲都一樣冇用。
內地A股執行熔斷機制首日,就眼白白見證其發揮「作用」,令我笑到碌地,並認為問題不在於機制本身,而在執行者之上。
美國股市重設熔斷機制(Circuit Breaker),乃是1987年發生「黑色星期一」股災後的產物。隨着時日不斷演變,到了2010年5月,道指在高頻交易主導下,在20分鐘內急跌1000點,造成跌幅多達9%的「閃崩」後,美國證交會改善熔斷機制,並用於個股,目的是避免斬倉盤、高頻交易等機械式交易產生骨牌效應,導致短時間內造成崩盤。
不過,中央推熔斷機制,美其名促進市場穩定, 還不是將之當作托市工具。短暫股市停頓,可煞停混亂了的電腦操作,卻加重了來自人心的恐慌。當跌幅到了3%,主導內地股市的散戶恐將停市,會主動沽貨,將5%跌停制度自我實現。新增跌幅,造就股民「冷靜地」收起買入的排隊盤,並繼續出貨,7%跌幅轉眼就到。
港交所應反思亂象
有心水清的內地網民計過,單是2015年,標普500指數的平均單日波幅(高低位相減)約1.11%,但滬深300則是3.06%。
加入標準差之別,美股10年不發一次市的保護機制,大有機會在A股每隔個月上演一幕,原理就好像使用了電流數值太低的保險絲。
頻頻跳Fuse,代價是放棄了恐慌盡情釋放後的回彈,成為A股獨有特色,勢必趕客,尤其外資。是次亂象值得反思,倘無視反對聲音,硬推市場波動調節機制(VCM)的港交所(00388)應該好好領悟!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外匯與外圍 - 費氏分享

與其望住指數或股價圖估升跌,我寧可多留意外匯、債市情況,在理解大環境發生什麼事。同學或網友應該好有興趣,外匯與股市有什麼關係?
嘗試用流通市值來講,相比外匯及債市,環球股市其實九牛一毛。若然前者打緊三號風球,後者好難不吹勁風。大資金在環球市場左穿右插,在外匯市場留低足印,你就可對股票市場提高警覺。
新近例子,我與 美股鍊金術有留意,美元強勢,但日元更為偏強。若考慮早前,在安培三支箭開始,Long日經,沽日元,乃許多外資基金的賺錢攻略,現在有反其道而為,我懷疑,有大批資金正進行「拆倉」止賺,即平掉日經及日元。
這與費高預期,踏入2016年,外資此念依然避險先行,正是如出一轍的熊市表現。

2016年1月5日星期二

阿Q的操作哲學 - 八點鐘費Sir



《八點鐘費Sir》朝朝早起,準時八點,拆解股壇內大小變動。

昨日,或者有網友奇怪︰不是講支爆咩?費高點解走左去沽S&P?哥睇淡造源的原因,又何止是支爆?當大家望住內地A股「被熔斷」時,可有留意︰B股晨早出現洗倉、日元大跌、Nikkei中午已跌超過3%、台灣、南韓均跌2%,東南亞近國家無一幸免 ...

純粹是內地一方崩盤嗎?不,這其實是環球股市的拆倉走佬潮,如斯恐慌,會傳至歐美其他市場,乃合理預期。

對造好與造淡的技術分別,近來有點新的領會,後者所需求的時機掌握及建倉位置,比造淡對象更為重要。昨日開市後10時前,你見恆指、國指及A股,已跌了個開。以前,我或會講句「機會黎啦飛雲!」就走去沽,然後經歷一整日的提心吊膽。操作期貨的你自然領教過,一刻的大夾淡,可以令本來中方向的交易虧損泡湯,錯過最後盛宴。

所以,我逐漸在意建倉位置, 2059及2037開倉沽S&P,是潛在利潤高,風險有限的位置。寧可錯過一波行情,也避免因為衝動入市,避免破壞的,不止本金,還有珍貴的交易心態。

從一位網友Jimmy身上,我近來學到,做期貨投機,必須長期保持「升市跌市」都心安理得,點做?一個處境題︰昨晚12時,S&P 2016年6月期貨,果真去到1986,臨訓前,你必會問自己︰應該加倉、不動、定減倉?

以前的費高,又可能喊句「機會黎啦飛雲!」再加一張,眼前不是羸十倍的機會?有趣的是,我昨晚羸緊錢,身體卻感到頭赤,一個重要的減倉訊號。最後,我一反常態,止賺了昨日早上建立的3037淡倉,謹保留2056一張長期持有的淡倉。

這樣的話,若果S&P繼續跌下去,餘下倉位繼續有盈利,正;反彈?我已抱有一定盈利,或有更好倉位開袇倉食多轉,又正!這樣的操盤哲學,真的好阿Q精神。不過,明白到保持舒服自在的操作心態,永遠比食盡一個機會來得重要時,你或會明白上述思維,有多麼的寶貴。



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再大力救市都冇用 (信報 02/01/2016)

2016年首日,費高已開宗明義,至少在大半年內,擔任股市淡友。睇淡,並非單純的靠邊站,而是一種嚴謹的取態︰若論投資,像長江基建(01038)這樣的牛股,依然可繼續持有,但置身於熊市這輸家遊戲,預期回報應與可承愛風險一樣,雙雙降低;至於投機,當大部分弱股僅能短期反彈而無法重拾升浪,無論機會及潛在回報,造淡定然多於造好。
上述不是什麼預言,只是諸多跡象顯示,「企業對前景感到悲觀」所衍生的惡性循環,正不斷破壞着實體經濟,直至鐘擺去到另一極端,方能停止。
不難預期,中國人民銀行或歐洲央行,將在今年推出更多刺激措施,意圖刺激經濟;然而,每次行動造成市場的短期亢奮,將化為淡友的開倉良機。此時此刻,決策者仍然不明白,環球上市企業根本不缺營運資金,而是管理層看不見投資機會,或不敢大舉擴張。
同樣地水頭過分充裕,美式管理的上市公司,多選擇進行股息派發或股份回購,切實地「還富於股民」;擔心潑出去的水無法再回收,中國企業則寧可抱着大堆資金不放手。結果,「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產品」,成為港人甚少留意的股壇怪現象。
翻查去年11月的報道,有內地媒體計算過,當時全年共534間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產品,累計總額接近4000億元。以首三季盈利達1.8億元人民幣的七匹狼(002029.SZ)為例,當中有近9000元人民幣來自理財產品的投資收益。公司更明言,由「純實業」轉化成「實業+投資」的營運模式,是其未來盈利增長動力。
到披露易查找一下,南車時代(03898)、熊貓電子(00553)、廈門港務(03378)等在港上市公司,上月亦執行同類動作。其中,紫金礦業(02899)計劃購買理財產品的不多於30億元人民幣份額,佔其整體市值4.5%。
公告有顯示理財產品的預期回報(約3%至5%),「低風險」、「保本」等詞彙更必然出現,但產品細節必然欠奉。貴公司不是惠理(00806)或復星(00656),管理層不是謝青海或郭廣昌,我們應如何估量上述「不務正業」的潛在風險?
股票投資忽然變成搵人管錢,儘管只佔丁點部分,我都唔Buy。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什麼目標不看也罷 (信報 30/12/2015)

此乃2015年最後一篇文章,照慣例來個年結。
縱使港股應難免錄得全年負回報,但從實際回報而論,仍是個美好的一年。有別於過去數年,若不參與特定概念或忽略熱捧板塊,回報便落後人前的牛二市況,今年先經歷過「飛龍在天」的牛三,再踏進「亢龍有悔」的熊市上旬,無論造好造淡,皆機會處處。實戰投機者,唔怕遇上波濤洶湧,最怕對着一潭死水,這是實話。
市場上,往往機會多,陷阱更多。中了伏的投機者,自動變身長坐投資者,此行為在牛二階段不會傷入肉,甚至可能在本年中返到家鄉。
不過,「死牛(或熊)一面頸」的一群, 在今年市況中很大機會傷亡慘重。操作上有否「執行紀律」,思維上保持「靈活放鬆」,這是所有投機者在今年必須面對的一道考核。
踏入2016年,上述交易概念仍是重中之重,但在熊市末期,考驗結果不再是回報幾何,而是你在投資市場上的生存權利。個人意見,來年的市場波動性將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潛在回報並非呈左右對等的正態分布(Normal Distribution)。
多次出入鬼屋怎識驚
同一間鬼屋,要你入完一次又一次, 最終都會有唔識驚的一刻。美元持續強勢,商品價格依然有反彈,沒大升,但其弱勢對股票市場的衝擊,將隨時間而降低。可能發生黑天鵝事件的源頭,應是刻下最遠離群眾目光之處,我則在意外滙及債券市場的動向。有點杞人憂天,但心裏有所戒備,出事才不會自亂陣腳。
假若上帝同你講,來年恒指結算堅定重回25000點,刻下All In入市必保有8%回報,Deal or not Deal?未答之前,不妨思考一下︰年內恒指或落到16000點時,你內心能否仍心存希望?或指數重越目標,對市場能否心懷謙卑?
任何年度,任何市況,好友淡友皆能獲利,亦可以虧損,分別僅在過去或未知的價格圖表上,他們以哪兩點開立及完成交易。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被他人預設所限?每年都重複一次︰大行什麼恒指目標,毫無意義,不看也罷。
預祝新年快樂,2016年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