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

進擊的「剷中行動」(信報 21/06/2014)

發生於港、日、台三地的M形社會現象,意指本以中產為主的人口結構,逐漸轉成富裕、貧窮兩極化,繼而衍生各類社會問題。放諸企業上,正積極進行「剷中行動」的海爾(1169),前景又會如何?
未見其利 先損士氣
海爾裁員萬人的消息愈炒愈烈, CEO張瑞敏出來解畫︰「海爾沒有主動裁員,只是進行轉型時減員增效的必然結果。」2012年,張氏提出「企業無邊界」、「管理無領導」、「供應無尺度」的網絡化戰略思維,並且「鼓勵」中層員工創立小微公司,分享創造出來的價值。
襄王有心,又可曾為神女織夢?某深圳分公司員工指出,去年7月接到上頭通知,要求人員與公司解除合約,轉為第三方外判。擁7年工齡的事主必須順從,否則以「不服從公司安排」為理由遭解僱。不難想像,轉型未見其利(成本減省外),團隊士氣肯定唔見一大截。
筆者從沒質疑轉型成功的可能性,但對海爾那大刀闊斧的行徑感到憂心。對年多前那8.6萬名員工總數,以每年過萬的速度整治,其內部衝擊之嚴重,不言而喻。
向諸位管理層及分析員介紹一本去年出版的《十倍勝,絕不但靠運氣》 (Great by Choice)。作者Jim Collins及Morten T. Hansen,用了9年時間,過濾了兩萬多間企業,將7間無論面對任何環境變數,仍能逆流而上的「十倍勝」公司,與同期節節敗退的參照公司作個比較。
股價永遠「最誠實」
與當前海爾甚具關連的內容,莫過於作者提問︰「企業必須推動內部激烈變革,才足以應對外來劇變?」
原來,「十倍勝」公司有着一套具體明確、有條理、有方法、始終如一、可不斷複製的致勝配方,無論環境如何不確定性,執行上仍保持有條不紊。根據資料顯示,一旦落實配方,公司平均只進行15%修正,而參照公司的修正幅度高達60%。
對Smart Money而論,要迎接互聯網機遇,將中層外判化,與阿里巴巴進行戰略合作,或與俊知(1300)合作的海爾,究竟是一隊務實前進的行軍勁旅,還是一頭肥大肉厚、惟意識雜亂無章的進擊巨人?最誠實的,永遠是股價走勢!

2014年6月22日星期日

盃賽期「做世界」(信報 18/06/2014)

「有沒人認真聽到我哋嘅聲音?冇呀!」衝擊立法會事件發生後,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成員卓佳佳在鏡頭前眼泛淚光,將示威者所有無奈、冤屈頃刻道出。短短幾秒鐘,已教筆者為之動容。不過,點解他們揀正世界盃開鑼翌日發爛?時機不對,輿論無反應,香港人收唔到,無補於事!
國策推動 核電股炒上
世界盃期間,正是「做世界」最佳良機!不論當權者落實具爭議性政策、打擊異見者或進行軍事行動,阻撓明顯平日大減,因為人人每晚聚焦一個波。東北發展實屬小巫,加速確認領土主權、反指烏克蘭出兵違反國際準則的普京,密謀解禁集體自衞權、擴張日本軍事權力的安倍晉三,才是「食大茶飯」之輩。
無獨有偶,上周五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上,中國主席習近平促研究「十三五」能源規劃,適時重啟新的核電建設項目,而選址則靠近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等電力負荷中心的沿海東部,包括廣州、福建一帶。
當福島核事故災害可依水路延至美國,港人還請為下一代自求多福。
消息一出,本港上市的核電三寶︰東北電氣(1072)、上海電氣(2727)、哈爾濱電氣(1133)明顯有資金追捧。自福島核事故以來,三者股價已了無生氣多時,周線圖形成較廣的平台區。核電項目重啟消息正式落實,板塊估值大有機會進行向上調整。
不過,國策為期攤長至15年後,上市公司未必能即時受惠。保本為先的基金高手,落重本前必對個股現況從長研究,例如核電業務所佔比例、成本效益、產品對項目建設所佔比例等,或客戶地區分布等。長線上升勢頭未見,投資者毋須急於入市,以免被短期波動震出。
留意設備招標長短
招商證券有研究報告指出,核電設備生產周期有異,長周期機械須施工前年半時間提早招標,而短周期部件則在開工前後半年左右招標。自福島核事故後,多個在2002年重新啟動之項目,已完成長周期設備的招標,最新消息不能拉動新增訂單;相反,短周期設備與新增項目開工基本同步,較值得留意。
另外,據網絡消息指出,多個核電項目將於下半年展開。不論潛在概念或實惠所帶動的機會,均值得投資者用功捕捉。

2014年6月19日星期四

濰柴有權是否即有利?(信報 14/06/2014)

周五,濰柴(2338)宣布「獲德國叉車公司凱傲(Kion Group AG)控股權」後復牌,股價最高升5.6%至30.85元。不過,有了權,是否等同有利?
必先弄清楚事情原委。Kion原大股東Superlift權益本應持有34.5%股份,最新減持7.6%後跌至26.9%,令濰柴的全資子公司濰柴盧森堡(持有Kion33.3%股權)坐正。而根據濰柴盧森堡與Superlift 簽訂的《凱傲公司股東協議》,前者取得後者餘下股份的表決權(保留事宜除外),變相獲得Kion的「控制權」。
當Kion由聯營公司(Joint Venture) 變成子公司(Subsidiary),需由權益法(Equity Method)轉為合併(Consolidation)來入賬。如公告所示,於相同業績下,濰柴的收入、資產、負債上升,而整體盈利不變,導致淨利率、資產回報率等數字轉差。
短期業績難受惠
上述改變純為會計報告上的不同處,惟考慮上述股東協議的動機,濰柴銳意透過Kion,去開拓歐洲及下游市場。
從歷史入手,Kion由The Linde Group's分拆出來,高盛資產合夥人及KKR組成的Superlift接手,於2006年成立的叉車製造商。去年收入44.9億歐羅,七成業務來自西歐,規模僅次於日本豐田自動織機,全球排名第二。
Superlift對Kion用心栽培,於2012年8月邀得濰柴動力成為戰略性股東,以4.7億歐羅收購兩成五股權,最後於2013年6月成功將Kion放上法交所集資。該股由上市日的24歐羅升至超過37歐羅,「功成」的Superlift自然着手「身退」。
本年一月,Superlift宣布再向市場出售一千餘萬股,佔整體股份約一成,並指交易已為機構投資者謀取豐厚收益。
濰柴獲得Kion控制權,或令資金預期長遠有助開拓歐洲市場。然而,對機構投資者而論,上述行動並非甚麼「新鮮事」外,短期業績亦未可受惠。根據去年業績,Kion Group AG貴為濰柴第五大客戶,佔其整體銷售僅達9.6億人民幣或1.66%,而首五大客戶總計只有19.69%。主要客群極度分散,個別縱向合作所帶來的協同效應實難有作為。
總括而論,重大事項亦不過舊瓶新酒,令財務表現不濟之餘,不見得有何實則益處。純粹炒作消息者,敬希多加留意。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

I.T點解有得升?(信報 06/07/2014)

發現身邊諸位投資高人,均喜歡講「唔知道」、「唔明白」。解剖其對話底蘊,他們相較同場對手,更勇於與壓力及不確定性同在。將思考焦點放在市場大惑之上,所得結果才更獨到,更有價值。
自己舊有模式,則鍾情於理所當然之事,再湊合各種理據來支持己見。好處純粹自我感覺威威外,其實毫無得而且嘥時間。心態轉移,分析角度也在改變,而嘗試解釋市場上最不理解的實況,乃不錯的一步。
I.T(999)上月22日公布截至本年首季業績,盈利減少27.3%,佔營業額過半的香港業務錄得銷售倒退。適逢本地零售數據錄得5年來最大跌幅,該股股價卻自業績公布前的2.16元,升至周五2.7元,創半年高位,短短兩周升幅達25%。沒有沽空活動下,股價不跌反升,背後動力讓人迷思。
硬要查找答案︰對照中期及全年業績,I.T於去年下半年的股東應佔溢利為2.51億元(佔全年總數89%),較2013年同期的2.63億(佔總額69.8%)只跌約5%,顯示業績見底?整體毛利由半年下跌1.53%,到年尾增長5.1%,毛利率升至59.9%,或反映減少折扣優惠的銷售策成效。
未擬買入 值得跟進
其實,細看官方4月份零售統計數字,本地服裝的銷售價值上升11.3%,並不如珠寶首飾、鐘表及名貴禮物的數字般大跌39.9%。
自由行銷費力大減,雄霸旺區多年的金舖、藥店式微,街頭巷尾出現吉舖潮(減租後回報抵不上物業價值下降,怕因小失大的業主寧可丟空舖位,但相信此現象不會持久)。本地租金水平見頂先兆,早已反映於收租股股價之上。
受租金拖累至深的經營溢利率有望回升,而銷售額及毛利能夠維持,或可解釋部分資金願意低吸I.T,但買入證據仍未夠充分。
另外,該公司負債水平明顯增高而盈利未穩定下,管理層那增派股息的決定亦十分奇怪,相信與個別股東的個人資金需求有關。
結論︰I.T點解升?唔知道,但值得繼續跟進。

2014年6月9日星期一

獨立起家的民企 (信報 04/06/2014)

在內地做生意,少不免諸多製肘,無論行業法規、上游剝削、手足發難,其中一環砌唔掂,可將多年辛苦經營毀於一旦。拋不開潛在失敗包袱,加上中華民族之奴性,選擇卑躬屈就,或行賄了事的商家佔多數。然而,學識堅持立場,適時對抗,在環境局限裏爭取獨立,製肘大可成為獨有的護城河。
中國宏橋(1378)去年業績,收入達294億元(人民幣.下同),增長18.5%;但毛利率由32.2%,跌至27.6%,毛利與純利只錄得1.7%及2.6%增長。總負債上升73%,流動比率下降,存貨周轉天數增加一倍,流動比率下降20%等,財務分析上乃倒退現象。
然而,該股於上周創出年計新高。結果可歸因於其低估值(市盈率4.7倍、股東資產回報率21.95%對約1倍市賬率、周息率4.8%)外,同行的「生還能力」有別亦然。
產能過剩、經營成本高企(電價佔40%)、原材料短缺風險(印尼實施原礦出口禁令)下,許多鋁廠一隻腳早已踏進深切治療部。高負債到需要處置中鋁鐵礦65%權益來獲得54億元額外收益,來抵銷58億元利息開支,以求錄得持續經營利潤正數,看官可曾想過中鋁(2600)有倒閉的一日?
資金緊絀,內地銀行削減產能過剩行業整體貸款額,超過30%低效能產業鏈將陸續被淘汰,乃業界普遍共識。
自建電廠擴產能求存
嚴峻環境下求存,宏橋老早擺脫畸型的內地供電體制,透過自建大型發電機組,營運成本較墨守成規的對手平一大截。為求保持原料供應穩定性,其採購目標延伸至非洲的質優價廉鋁礦。公司更決意繼續擴充產能及自備電廠,將獨有優勢透過「以量抵價」來搶佔市場。
主席張士平夫婦,透過宏橋控股持有公司已發行股本84.96%,經營立場可視作與小股東一致。利用宏橋與中鋁進行長短倉交易,其回報及風險大有研究價值。
特區政府進行未來本港發電燃料組合的公眾諮詢,取態上明顯有意將本地供電權交到內地手上,無疑是繼供水、活雞供應後,民生政策向內地傾斜之翻版。
不想香港踏上被「揸頸就命」的命運,還請有識之士積極參與諮詢,守護本土民生發展的決策權。

2014年6月5日星期四

利信達電商有數得計(信報 31/5/2014)

適逢阿里巴巴上市,每當股票連上丁點電子商貿概念,可教市場注目。剛發表了截至2月底止全年業績的利信達(738)宣布,將旗下品牌CNE全面搬上天貓網。亮點虛實,值得一探。
CNE(Comfort & Easy)品牌自2001年開創立,產品定價較低,專攻年輕時尚少女客群。不難理解,價廉物美的低檔女裝鞋在內地俯拾皆是,競爭教個別品牌難以突圍。當營業額不足以彌補過百間門店的倉存管理及銷售開支,業務大部分時間處於虧損狀況。
是次CNE有機會成功轉型,乃時下的電子商貿模式對其業務有着協同作用︰一. 鞋類製品輕巧,有利運送;二. 年青女士較其他年齡層及性別更熱中於網上購物;三. 產品訂價由250至500元人民幣,切合網民的銷費心理(價格太低蝕運費,太高怕買錯);四. 當同一鞋款可有6種尺碼及顏色,以即時銷售數來制訂設計、生產、倉存整合方案,電商比實體店網可省下額外備貨耗損。
未有官方數字前,從天貓網站計算各產品月銷量,推算出CNE電商全年粗略銷售額可達4000萬元人民幣,為去年該公司總收益近2%,開業短期成績不錯。如達到管理層預期,今年內銷售可佔總銷售額達達雙位(約兩億元人民幣),以去年淨利率約10%(扣除物業出售利潤)計算,可創造2000萬元人民幣利潤。另外,關閉大部分CNE門市,轉為開立體驗商店,租金及員工開支有望顯著降低。
能否達標,取決於個別鞋款受歡迎程度。觀乎列表,CNE網店銷售可謂集中於3至5隻產品,其餘表現則較普通,百多款更淪為圖片陳列品(引證上述第4點)。能否持續推出超人氣產品,乃CNE網店成功關鍵。
值得提醒,不要妄想利信達全線品牌均可受惠於電商交易。由於旗艦品牌Le Saunda (折後售價400至800元人民幣),及高檔系列Linea Rosa (過千元人民幣)之定位較高,其網店銷售並不突出(所有Linea Rosa產品網上月銷售量全為低單位數)。將不同檔次品牌以實體及網店售賣模式劃分,恰到好處。
財務上,利信達呈淨現金狀態,去年度庫存及應收賬增長較收益增長為低,相信經營現金流顯著上升。管理層宣布派末期息每股9仙及特別股息11仙,近乎將物業出售所得送出。
純以企業管理(Corporate Governance)而論,若將特別股息慢慢投放到定期股息上,來理順長遠派息率,或更受好息機構投資者青睞。

2014年6月2日星期一

內地券商何解心急上市(信報 28/5/2014)

「金融政策出台,A股向好,成交增大有利佣金收入,內地證券股值得看好……」若對此等建議有頃刻遐想的話,看官還請了解內地券商股當前所面對的危與機。
低佣金吸銀行存款
本年2月,國金證券與騰訊(700)合作的「佣金寶」教內地股民對交易服務重新定位。買賣佣金由「萬(分之)七」降至「萬二」(相差70%),而閒置資金與國金通用金騰通貨幣基金直接掛,7日年化收益可曾超過7%,不止大搶其他券商客戶,更間接挑戰銀行活期存款的吸引力。
面對交易生意一蹶不振之時,要順應競爭環境而降價留客,內地券商務必向多元化產業進發,處境與10多年受取消最低交易佣金影響的本地券行近似。兩者收入結構的異同值得參考。
以英皇證券(717)業績作例,近3年收入及溢利大幅增長,全賴利錢特高的抵押貸款業務,來抵銷低迷的佣金收入,以及不穩定的配售與包銷。相較之下,中信証券(6030)仍以佣金收入為主,但利息收入比重逐步上升。
扣除銀行利息收入,融資及其他借貸部分錄得4倍增長。
中國人習得美國佬最精要的,必是「槓桿」兩字。他們對樓房、企業、股票、債券的眼光,已由基本年利率及升值潛力,轉移至抵押價值之上。資產回報不怕低,只要將之抵押融資再加碼,高雙位回報率手到拿來。
中證監鬆綁利融資
「新國九條」後,中證監最新發布的《關於進一步推進證券經營機構創新發展的意見》,從基礎功能建設、推進產品創新和監管轉型三個層面所提出的15項意見(簡稱「創新十五條」 ),被喻為對內地券商發展限制的鬆綁。
一句「促進私募市場發展,可將更多社會資金引入正途,為解決企業融資難題助力」,正好對券商的融資功能予以肯定。
中信証券於業績報告中預計,整體融資融券規模正快速增長,成為證券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市場份額有待確定外,其他融資機構,如新晉民企銀行,以及逐步被規範化的民間借貸的發展,大有可能對券商造成間接競爭。
「水為財」業務,自然無水而不行。缺乏吸納存款渠道,能否透過友好金融機構、母公司、發債、配股等,籌得足夠資金來迎接潛在大生意,將定奪哪間內地券商有運行!

0.58%股權也不放過?(信報 24/5/2014)

相比從觀眾角度欣賞,個人更沉醉於拆解大小魔術的手法流程。原來,理解復星國際(656)財技背後的用意,亦能給予相應快感。
首先,「供股」表面上的功用,乃透過增發股票來籌集資金,作為日後營運及發展。另外,基於操作困難或隱藏動機,公司不想在公開市場增持股份來提高權益,供股是不錯選擇。
本月9日,復星宣布供股,每500股供39股,訂價為9.76元,發行不少於500,884,371股及不超過531,109,371股。不論容易造成碎股的供股比例,抑或無折讓可言的供股價,均難以對小股東們構成跟隨動機。截至去年底結算,流動與非流動計息銀行借款及其他借款合計超過665億人仔,而供股計劃只集得約51億港元,未免有點杯水車薪。
而且,負責擔任包銷商的大股東復星控股,供股前已持有復星國際79.03%股權。若然子公司在營運上有明確資金需要,腰纏萬貫的母公司進行直接關聯借貸,應可節省無謂的行政開支。
結果,供股認購率80.64%,即除大股東、董事及其聯繫人士(0.38%股權)外,20.59%之中只有1.23%公眾願意跟隨,造成96,957,554股認購不足。
僅1.23%公眾股東供股
大股東若全數包銷,最終權重達80.42%,違反公眾持股不少於20%的上市規則。有此預期,包銷商與「一名獨立於本公司、其任何附屬公司的董事、最高行政人員、主要股東、及任何聯繫人並無關連的第三方,訂立具法律約束力的分包銷協議」。
包銷商認購餘下40,269,165股,而分包銷商認購56,688,389股,教公眾持股量恰好達到20.01%。行動結果︰上市公司籌得51億資金,以及控股股東股權增加0.58%,至79.61%!
由投資德國私人銀行BHF,到收購清水灣電視城土地,復星國際近來實在動作多多。既然大股東願意傾囊相助,咱們又何不小注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