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信報 9/10/2013) 搵快錢未必靠炒股

「回報=利益-成本」中學生亦可明解的公式,包括小弟在內的許多人也未可完全參透。放諸投資領域,假如最大利益可被解作得來的資產升值,那麼最重要的成本又是什麼?
口裏或不承認,發覺某部分股民或許先聯想到包括佣金、稅和徵費等交易成本,以及相關實質消費。依循「減少成本=增加回報」的思維,他們會為了十多元的佣金折扣,去更換操作平台。得悉每月千多元的配套工具能大增勝算或掌握買賣時機,此等人卻終歸不會考慮。當然,後果往往是見小利而忘大利。
更受到認同的答案應是資金成本。操作資金有限,錯過了許多大升的機會,才不能在市場中賺取一桶金?惟依據所讀過金融傳記,許多投資高人的始起資金,不過數萬美元而已。
想起前輩門的叮囑︰「金融世界有着某程度上的公道,只要有能力,怎樣起步也有法子走向成功。」是否表示,一位身無分文,但投資有道的人兄,在平錢借通街的情況下,仍可效法初嘗破產的Livermore一樣來個鯉魚翻身?
而個人選擇的答案是光陰二字,這並非指平日研究獲利機會的時間花費,而是投資生涯的消逝。
假若一位年青人由20歲開始投資,直至65歲退休,計及一年約250個交易日計算,可供他操作機會的日子,才不過是萬多餘日。再考慮19年樓市周期,10年股市大型循環,其中不乏交投淡靜或熊市來襲,實際情況或許更短。
以不同操作方式來應對諸般市況,問題便迎刃而解?可惜,大部分人高估自身測市能力,強行操作來追求利潤,致使長進不果返退幾步,甚至重回起點。
深明大押機會寥寥無幾,甘於消耗長短未知的光陰來守株待兔,正是許多專業投資者的工作。當下為例,美國國債危機未解,內地方向未明,置身毫無自我性格,情緒波動的本地市場,身邊不少高手早已抽身而去,直至下一波熟悉的趨勢來臨。
忽然感觸,因受台灣一投資博客麥樹仁兄的文章有所反思︰
一個年輕人偷了別人概念,創立Facebook成功而成為億萬富翁,其累積財富的時間才耗8年;一位投資達人,每年定可達至20%股神級回報,要由數十萬元炒作至同等金額,可能需要近60年時間。那麼,創業賺的是「快錢」,投資賺的卻是「慢錢」?
與大眾概念有別的情況,涉及更多發現及對照,下周再談。

2013年10月10日星期四

(信報 2/10/2013) 萬有壓力 測試可解 ?

時值「十.一」黃金周,政府委託了顧問公司進行壓力測試,收集本港奶粉的供應情況數據並提交立法會審議。綜觀各項表徵,上述一場政治表演還不為了撤銷「限奶令」而打造落台階嗎?
以普羅常識而論,無論任何壓力測試,理應不動聲色地進行,才有機會獲得有參考價值的數據。翻查兩地紀錄,高永文局長早在七月時已放風檢討限奶令及相關測試可能性。只要眾志成城為撤令,本港整條奶粉產業鏈適時配合,製造最合乎利益的測試結果並無難度。
一如金融海嘯時各地政府為銀行進行壓力測驗,以表彰金融體系的安全性,是次當局煞有介事的一步,又會否容許意料之外的結果出現?
不難想像,最終答案將顯示本港奶粉供應穩定的假說,但冷冰冰的數字,未必能反映沸騰的民生狀況。假若整體供應充足,惟個別內地自由行大可攻陷個別地區的貨源,造成「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情況,本地父母為奶粉奔馳的慘情依然存在。
至於細節上,聘用哪家顧問公司,壓力測試如何進行等,有待完成後開誠布公,但最吊詭的,乃行動予港人「治標不治本」的感覺。
港澳個人遊實施十年,香港旅遊及銷售行業從中盡吸巨額收益的同時,亦逐漸衍生出眾多民生議題。奶粉短缺只屬冰山一角,交通配套不足、地區承受力有限、地區店舖大規模轉型等,均嚴重影響市民日常生活。
與其大費周章聘用顧問公司來聚焦個別問題,政府倒不如重新評估自由行旅客人數不斷上升對本地帶來的危與機。盲目迎合內地需要,貪圖一時效益,對問題惡化及蔓延卻置之不理,絕非港府重視本地長遠發展的合理心態。
每日市場充斥着眾多投資點子,能獲大利的卻寥寥可數,懂得合理測試變得非常重要。記得《股票作手回憶錄》裏有故事一則,可惜忘記了人物名字︰
一日,助手奔入辦公室,告知股神︰某大行正着手沽售一隻股票A,並誓言消息千真萬確。
聞訊後,股神只點頭示意,表現平靜,並致電經紀︰排盤買入10手A股。助手以為聽錯,再三重申內幕消息,但股神沒有理會,仍接連排入該股,並且瞬間成事。
由焦急到失望,助手認定得受股神信任的一刻,股神忽然全清手上持貨,反而大舉造淡而獲利。股神隨後解釋︰起初反其道而行,是要親身感覺買賣狀況。多次買盤被頃刻成交後,證實了消息的可信性,才放心行事。

(信報 25/9/2013) 停下來冷靜一下尋找方向

親妹到北京完成公幹,手信是一本簡體書《我在哈佛的最後一堂課 (My Last Class at Harvard)》,查證後才得知原著為Howard's Gift,恐怕有出版社不但直譯內容,連書名也改了。還好,書中那位66歲商學院教授Howard與門生Eric交流時,有關人生及經商智慧的討論無缺,尚可一讀。
來分享第2章 「Start at the End」 裏的故事。George本在酒店公作,為滿足家庭長遠開支,毅然辭職並開發了一套成功的酒店網上預約系統。最後,他賣掉了公司並換來巨額資金,惟須履行合約,在買方工作一年。
面對與重組前無異的工作,George對現況愈來愈不滿。他不斷構想路向,例如另類投資、進修法學等,仍裹足不前。Eric大惑不解,為何友人在財務、家庭、工作方面均沒有問題,卻好似失去方寸。
聽到這裏,教授Howard便以孫女的砌圖來解釋上述情況。George滿足了家庭經濟保障後,內心卻不清楚自己有何目標,猶如失去了外框的砌圖。
教授稱呼這是Celebrity success,意指許多人認定成功必帶來更佳名望,惟生活上卻指示不到方向。
他給予George的建議︰先不急於接下來做什麼,而是停下來冷靜一下,好好深入思考自己是怎樣的人,生活中希望得什麼,從而作個長遠規劃。愈早找出答案,達到最終目標的捷徑愈早出現,快樂生活指日可待。
看官可曾有一刻,自問在人生中賣力非常,感覺上卻不斷繞圈?在仕途上不斷想法子升遷,投資上忙於追蹤股王,縱使理想達到,有時候卻陷入迷茫之中。所缺乏的或許是對上述範疇的長遠觀想。
作為企業,財政亮麗自然是首要目標,但是否唯一成功?最稱奇的內地財經新聞,莫過於每日充斥着百般數據公告,如所有國企積月累計營業額及利潤等。與其被視作國家整體狀況的表述,還不如說成企業們那份「做大做強」思維的佐證。相比日、美韓三地,中資企業鮮有能邁向國際的例子,所欠缺的或許正是這種軟性發展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