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6日星期四

(信報 18/09/2013) 網企必爭的紅海

由發展即時通訊軟體OICQ起家,到經過多輪研發、模仿、收購,將所有熱門的網上服務羅致旗下,騰訊(700)終於成為近千億美元企業。曾有人問馬化騰︰騰訊究竟有什麼生意不做?得來答案︰發現希望去做的好生意,便會自主開拓;不想親手做的好生意,便直接收購。
當騰訊申請成立民營銀行的傳聞甚囂塵上,發展金融業務,是否已是馬化騰心裡「非做不可」的新業務?
傳統銀行佔領的紅海上,最具威脅的對手──阿里巴巴早已乘風而起。有着小貸、餘額寶、支付寶等三種服務,阿里巴巴猶似平常銀行般貸款、存款及滙款,差別只在於缺乏相關金融牌照。
有趣的是,內地監管當局顯然「默許」上述營運手法。今年6月,餘額寶被指直接將用戶閒資轉投入天弘基金的增利寶貨幣基金,涉嫌非法銷售金融產品。內地證監會隨後指出,該業務未有進行備案及監督協議,違反了相關規定,卻沒有任何明確處罰或叫停。
直至7月初,公司提交了相應文件進行核查,而當局則聲明「其各個業務環節均處於有效監管中」。
此事衍生的監管考慮,或造就阿里巴巴與民行(1988)的機遇。根據本周一簽訂的合作協議,「不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及監管政策並且具備必要的技術條件的前提下」,民行提供特設的投資產品,而阿里巴巴利用渠道與資源促進直銷銀行的發展。
「你出雞、我出鼓油」的合作關係,省卻了牌照申請、重新開發金融產品的時間,盡快搶佔頭啖湯,對目標為本的阿里巴巴而論,非常可取。
至於騰訊此次策略性行動,或處心積累已久。有傳本年初,騰訊已低調地聯繫阿里巴巴內,負責數據分析、數據發掘的專才,尤其向支付寶、阿里小微金融的員工挖角。
重新打做一間互聯網銀行,騰訊追求的,理應是國內銀行業享有的暴利。將舊有網絡業務所存下的企業客戶數據,加上QQ、微信等推廣工具,騰訊若能將獨有優勢整合於傳統銀行業務上,乃值得期待的事。
基於模糊不清的監管、金融界特高利潤等獨有環境,內地金融體是否比其他地方更容易孕育嶄新的營運模式?其實,互聯網對傳統行業所產生的衝擊逐漸顯現。毫無擔保憑證,卻深受眾多用家愛戴作交易媒體的虛擬貨幣Bitcoin,為最佳例子。
或許有一日,騰訊銀行發放大量模擬Q幣到用家市場,便可造成量化寬鬆的效果。

2013年9月14日星期六

(信報 04/09/2013) 國企高管懶理投資者

星期一,內地8月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至16個月最高水平下,港股大彈400點道賀,但A股卻意外地毫無反應。
滬深兩地繼續扮演全球最「熊」市場,表現與向好的經濟數據大相逕庭時,揣測有何內患乃理所當然。然而,一些簡單眼前事,或比任何官方數字更能解釋實況。
一聲令下,多名中石油(857)管理層涉嫌嚴重違紀而中箭下馬,連累該股及同系股份慘遭洗倉。當傳媒揚言「打虎行動體現中央反腐決心」或「國家主席習近平能力之考驗」,事件其實再次重申︰受聘於政府下的國企高管,必先為人民、國家或自己服務,最後才輪到中外投資者。
增長由政策主導
代入環球資金流眼光,我們會否反思︰何解要碰中資股?不鹹不淡的社會主義將原資本主義的產物扭成畸形,同板塊國企朝向大同小異的營運方針,架構未能精簡,效率提升欠奉。增長由政策主導,估值自不然取決於業內餅乾如何變大縮小。
眼見國內三大電訊公司,以及國有銀行之間,管理層位置不明不白地對調或執位,諸君又豈能期望他們作出丁點振奮股價的建樹或突破?仕途好壞不受公司盈利左右,官僚思維操控下的舵手寧可少做少錯,或盡攬機會去中飽私囊。處理掉冰山一角,還有幾多壞分子等待習班子伺候?
民企沒有上述問題,仍難以獲得投資者厚愛。除了利益分攤傾向國家隊,上市民企老闆輕視建立「投資者關係」的態度亦可構成原因。
有次談起本港上市汽車股的估值分歧何在,一位賣方分析員道︰「問起新近營運數字,許多公司均直截了當地回答,甚至願意提供額外資料佐證。不過,有些IR (Investor Relations)部門常以「未有預約」為由拖延,影響分析效率……」
淪為莊家打手的工具
純粹將上市進程視作提款手段,對投資者欠缺同舟共濟之情,雖無過犯但無利益使然下,不少中國老闆實在懶得「開誠布公」,甚至對希望查察公司的外人產生反感。
對資訊透明度不對稱的機會,投資者選擇敬而遠之。股份欠缺流通交易量下,淪為莊家打手的生財工具,自此衍生惡性循環。
隨便走進一隻美股的官網,不難找到業績紀錄試算表來作簡單模型,圖文並茂或短片形式的營運狀況解說更唾手可得。究竟一個市場屬於投資或投機性質,或就由這些細微之處來決定罷。

2013年9月7日星期六

(信報 28/8/2013) 黑白森林

競選時聲言打造一個「香港營」的從政者,上任後卻未能將全港市民團結起來,顯然有失職之嫌;不過,香港到了內耗如斯嚴重的境地,應否完全怪罪於一方身上?當咱們批評一群不進行身教的怪獸家長,將子女學壞的責任推諉至老師及學校時,或許自身亦犯上相同謬誤。
偏聽劣根 溝通障礙
資訊科技不斷發展,普羅大眾已不難享有申明己見的合適平台,但實際上,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卻未見改善,甚至有倒退之嫌,試舉一例︰假若看官們自我反思日常閱讀新聞的習慣,以及留意每天更新的Facebook及討論區,其中又有多少與立場相左的內容?
「偏聽」是人的劣根性,亦是建立良好溝通的最大障礙。生果日報的粉絲,斷言不會浪費時間去一看阿爺報的社評及立論;讚好「幫港出聲」的網民,難以主動去理解「佔領中環」群組內發言者的聲音,反之亦然。
想讓香港變得更好嗎?相信沒有人予以否定。政治議題愈見炙手可熱,理應是吸引市民重新正視未來路向的機遇。然而,純粹單向地把個人信奉的烏托邦理念硬推,卻不願意開拓廣納歧見的討論空間,對社會難有建樹。
假借正義之師的旗號,將所有異己妖魔化的執念,更具破壞性。或虛構個別政治行動的惡果,或質疑對手的後台和目的,在輿論上大造文章,強求消滅一方勢力為最終目的,對政制發展拋不出任何具體建議之輩,非但事與願違,更只會產生火上加油之效。
費高可從歷史去理解中東不同種族互相仇視的原委,卻不明白何解一句粗言,可教數百人在旺角街頭展開罵戰。「人為糾紛」接二連三地挑撥社會矛盾,卻見不到有何解決之法。老前輩揚言,刻下香港情勢,有六七暴動前夕的傾向,不是吧!?
原本出於理性的舉動,若果不能摒棄個人情感,便難免做成敵我壁壘。價值觀過於「非黑即白」,在投資操作上亦會產生問題。
投資決定 分段執行
The New Market Wizards末段,Market Wiz(ar)dom有條發人深省的建議︰22. Scaling in and out of Trades,不論買賣,投資者毋須急切地把投資決定立即實行,將之分階段地進行,可彈性地調整交易,並擴闊其他選擇的可能性;當然,大部分投資者追求着絕對正確(Completely Right)帶來的快感,或高估判斷市況的能耐,自然無法受惠上述彈性。
從各方渠道聽過故事一則,或可引證上述理論︰有位仁兄在招股價時認購了幾手騰訊控股(700),股價有一定升幅後,他選擇沽出與入手成本一樣的倉位,餘下部分則以「貼牆紙」心態無視之,結果當然「發過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