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6日星期三

(信報 19/06/2013) 不做投資「白忙族」

上月24日,吃過午飯後心血來潮,由中環搭天星小輪到尖沙咀「探巨鴨」,拍個照然後放上Facebook,返回報價機面前已是2時多。
讀過許多星級基金經理的訪問,被問及成功之道時,「勤力」兩字總是必不可少的公式答案。那麼,開市時段仍不堅守崗位,費高是否懶散而失敗的一群?無他,小弟只是不願做投資白忙族罷了。
「白忙族」曾是內地網絡上的流行詞彙,泛指工作很忙碌、薪金不滿足、前途感渺茫、生活沒熱忱的年輕白領,其中從事股票、銀行、媒體、廣告等行業居多。
Investing Smart
業內的白忙族不在少數,或拜奇特的工作生態所賜。舉個例子,員工需遵守固定的上班及放飯時間,然後要求上班時間內努力工作,並交出定量成績……一般的營運方法,是否適合研究部及盤房之上?
抽空出席一些業績發布會,現今股票分析員的「忙碌」便可盡入眼簾。對於台上的發言,他們埋首於手提電腦上作快速記錄,或為上司作即時滙報。提問環節千遍一律,或許大家從不奢求什麼特別得着。發布會完畢後與管理層打個照面,便趕回公司「執手尾」,務必把報告發布時間與同行看齊。
從報告行間及數據裏頭,感受着背後評家的心思,為學會寫作的得着。人手減省下,所需照料的「冧把」增加,研究時間壓縮而出現流水作業式產物,分析員才是受傷害的一群。
股海裏,一分耕耘必能換來一分收穫?投資者需每天讀完所有財經新聞及股評,朝九晚四長駐報價機前,便可獲利在望?當芬佬自喻勤力過耕牛才可相中「股王」時,其實掩飾着不能說的獨門武功。
看官在追求Investing Hard,還是Investing Smart?以下數項純為個人觀點,不喜勿插。
‧無論投資或投機,均崇尚思考、分析及操作,重要訊息更不定時出現;然而,再聰明的人腦,也不可能12小時無休止地運作,學會忙裏偷閒及free your mind,能讓思路保持清晰。
金融遊戲如狩獵
‧港股交易時段延長了,但近七成即時市況毫無指標作用。強迫聚焦於超短線股價震盪,難免杯弓蛇影而反應過敏;況且,若然擬定好倉位配置及操作策略,一時三刻的波動根本無傷大雅。
‧相較務農,金融遊戲更像狩獵︰浩瀚森林裏,求存是首要技能,不然遇上巨熊而不懂脫險,手上再多的戰利品也是徒然;其次,獵戶深明獵物影蹤不定,不會奢望無時無刻皆有斬獲,直至發現野豬、野鹿、野兔在前,出擊手法需快速判定,務求一擊即中。
‧以港股而論,長達兩周的狂風暴雨即使過去,燦爛的晴天必定出現?毋須涉足已能想像,經過風吹雨打的森林勢必塌木交織,危機四伏。即使獵物漸見活躍,胡亂出手亦可能誤中副車。
基於出擊成敗未明,自損機率甚高,費高寧可安坐家中,欣賞洲際國家盃之餘,花點時間整理好刺刀獵槍,迎接中期業績的來臨。

2013年6月22日星期六

(主場 21/6/2013) 給自己的悔過書

還記得小弟提及過五月尾時出現的「派貨日」訊號嗎?當時,身邊高手決斷地將港美持倉持倉減剩40%長線部位。小弟眼見強股在手,選擇長揸無懼,最終賠掉不少利潤。
思前想後,問題在於資金管理之上。若能察覺領先見頂訊號,理應及時建立避險心理。縱使無需不明不白地大舉清倉,若然將注碼逐步減至50%以下,回報已截然不同。
慶幸的是,曾經從傳奇投機者Jesse L. Livermore親自編寫的一書《股市操盤術》裡上了重要一課,讓費高仍能持盈保泰。
「A speculator should make it a rule each time he closes out a successful deal to take one-half of his profit and lock this sum up in a safe deposit box. The only money that is ever taken out of Wall Street by speculators is the money they draw out of their accounts after closing a successful deal.」《How to trade in Stocks. Pg. 40》
本年過了大半,如果看官們曾經獲取巨額帳面利潤,最終卻發現見財化水的話,嘗試運用上述寶貴一式,或有莫大幫助。
收筆為止,恆指於月內已跌近10%,但仍出現屢創新高的股份。不過,用上錯誤手法炒作強勢股,成為費高本月裡另一敗北。
以近日炒作中油燃氣(603)為例,經過三個月的整固,該股於兩日前大成交突破一年新高,理應向好。可恨,突破時急切追入,今天便承受著近5%調整。
名家們不是喜歡將「有買貴,無買錯」掛在口邊嗎?建造小型部位也用上幾日的芬佬,當然不介意一時高追。但作為小型投機者,頃刻完成部署後,卻基於大市隕歿,硬食個股調頭向下的膽戰心驚。結果影響投資心境之餘,更大有機會被無情市況震走。
是次教訓,可歸類為買入位失當。一如年初時的大好景下,個股日日升天,為免錯失良機,突破高追尚可。然而,當市場疲憊不堪,升勢再厲之優質股,亦難以不受大市左右。若然耐心等待10天線附近才建倉,差別已十分明顯。
收筆前,想起劉華在《寒戰》裡的一句對白︰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

2013年6月19日星期三

(信報 12/06/2013) 由SHIBOR講到1994

上周五,隔夜上海同業拆息(SHIBOR)曾如穿雲箭般抽升至15厘,所造成之恐慌難免牽連內地及本地股市。端午節效應?企業財稅繳款?存款準備金補繳?外滙資金流入被加強管制?打擊非法債券?光大銀行及興業銀行之間的60億違約事件?短期資金緊絀?成因眾說紛紜,更無官方答案可言。
光銀高層聲言違約消息純屬子烏虛有,但截至收筆為止,對手興業銀行未曾作過半句澄清。謠言距離7月啟動招股程序不足兩月,邪門之極!
為求推動第三次H股IPO報捷,有內地論者形容,公司採取了「背水一戰」式的財務安排。資料顯示,光銀於去年刻意降低派息比率至10%,違背了2011年5月的承諾︰2011至13年現金派息比率不低於30%。而且,該行更打算將本年初至上市成功前的滾存利潤,由新舊股東共同享有。
多月前,有夥伴認定內銀債務問題不會短期內爆發,原因是相關利益者識趣地為光銀營造良好的集資環境。此時此刻,路演會否如期舉行也未可知。
以國情而論,為保大局,中銀監以至中央政府極速擺平事端乃合理預期,惟須注意內銀同業之間的互信有否惡化。若然忌諱頻生,難保不會孕育出黑天鵝BB。
至於高盛,於上月20日以每股約5.50元將手中剩餘的工行(1398)配售後,股價一去不返。清倉時機與上海同業拆息之異動,有否關連?
高佬言行有幾前瞻性,各位心裏有數。而近期最教小弟在意的,為該行CEO布蘭克費恩( Lloyd C. Blankfein)的一席話。
上月初,他在研討會上道:I worry now -- I look out of the corner of my eye to the '94 period。當年2月開始,聯儲局僅用一年時間將基準利率調高3%,由歷史低位3%升至6%,美國30年期國債利率由6%升至8%。史稱「債券大屠殺(Bond Massacre)」事件,令當時運行合夥制的高盛面對資本流失,須向一家信託公司售股募資2.5億美元。
那些年作為小學生,不知債市動盪為何物的費高,惡補當年記錄之下,倒有不少得着︰
(1) 行動早於數據出台的前科
根據1994年資料,1月份失業率及CPI數據不見異樣,惟聯儲局宣布加息之後,揭示經濟改善的資料才公諸於世。當市場目光盯緊失業率會否回落至6.5%以下,或通脹會否超出2.5%時,貝南奇早於數據公布時進行退市之機會不低。
(2) 股場有震盪沒恐慌
近似刻下情景,當年標普500指數由1987年底250點附近,升至1994年初450點以上,為十年一遇大升浪。及至加息周期開始,美股於1994年於440至480點之間呈拉鋸狀,並沒受債市崩壞所牽連。
作為順勢投資人,與其浪費心神估算加息期何時起動,倒不如認真思考當那一刻來臨時的應對操作。於外國財經網站Business Insider,小弟找到自1965年起,聯儲局共15次進行收水後的市況短評,留待各位落力尋寶。

2013年6月15日星期六

(主場 14/06/2013) 諜報何價

嘗試理解中情局如何秘密監控全球網絡,及斯諾登所面對的窘困,費高即時想起一套諜戰驚悚片《全民公敵 - Enemy of the State(1998)》。
「Robert Clayton Dean(Will Smith飾)本是擁有美滿家庭、光明前途的黑人執業律師。聖誕節前夕,Dean遇上一位久未謀面的朋友。這位友人將一份記錄了某位政府要員謀殺國會議員整個過程的硬碟放入Dean的行李!於是,他在毫不知情下,被NSA中的害群之馬嚴密監視,並被施加了各式各樣的欺壓,甚至無固被指涉嫌謀殺前女友。
Dean迫於無奈之下,惟有隻身展開了逃亡、並追查幕後真兇。」
透過Will Smith被竊聽、監控、砌生豬肉、被迫剝光豬著草的糟遇,製片人明顯地警告觀眾︰NSA is always watching you!斯諾登所公開的機密文件,或許是將美國人由來已久的懷疑作實了罷。
無論國與國之間,抑或商業競爭層面上,基於「收集敵我情報,以獲得優勢及利益」之誘因,諜戰行為從古到今未曾停止過,問題純屬局內局外人知曉與否。當數碼科技變得無孔不入,民眾於網絡的活動記錄無法刪除下,要學戲中協助Will Smith的前NSA探員Lyle一樣完全隱匿,談何容易。
應對洩密醜聞上,NSA坦承所作所為之餘,將「諜報行為」牽連至「犧牲大眾利益換取國家安全」之上。縱使自由主義高漲,不憤被政府監控的美國人仍佔大多數,但長期活在恐襲陰霾裡,容易衍生排外心理,選擇諒解當局行徑,甚至認為斯諾登是「叛國者」的國民並不少。相較之下,對政府以「維穩」為名,利用監控、打壓等「除內」手法迫害異見同胞,大部份中國人卻沒勇氣作出反抗。
金融領域上,特別搜羅投資群眾數據的數據換取作其他用途,亦有發生。
本年5月「窺探門」醜聞為例,純粹高盛一位合伙人離任,揭發彭博記者曾可隨意查閱限制級用戶,包括聯儲局主席及美國財長等操作紀錄。若然事件未曾曝光,害群之馬私自向外間通報某大型基金的查閱數據,或特定戶口之對話紀錄,已可構成最可靠的春江鴨製造工場。
看官未曾接觸Bloomberg,但總會用過網上交易系統吧。由於操作外匯需要放大槓桿來賺取短線回報,不少客人總會為部位設定止蝕盤來控制風險。不過,曾聽聞某些與客戶對賭來的外匯交易商,會根據系統內客戶盤路,以快閃式買賣來刻意觸發止蝕交易,務求賺盡交易徵費及價差,手法猶如大戶聯手推低期指擊殺牛熊證街貨。
某程度上,金融競賽本身便是一場訊息收集戰。所以,索羅斯明白打通政商界的重要性,而許多成功交易員背後,總有特定互通資訊的支援脈絡。
明白了市場的黑暗面,學會假定所有上市公司都是老千,將股票市場當成殺戮場地,乃是投機者最基本之覺悟。

2013年6月12日星期三

(信報 5/6/2013) 廣告非企業神丹

猜謎時間︰買咗不知幾時有用,有用時又未必知曉,是什麼?「棺材」乃小學時聽過的Model Answer,但從生意角度出發,「宣傳廣告」又是否合理答案?
對初始起步的公司而言,宣傳廣告恰如安非他命︰初嘗其無窮威力後,自然有種食髓知味,欲罷不能之感覺。不過,習慣了恒常之藥力後,把營業興奮劑當成軍需品,減少相關開支必然導致業績下滑,為不少企管人的既定思維。
銷售及經銷費用逐年遞增,於損益表上之重要性或可與銷售成本看齊時,相關效益便不容被忽視。將開支增幅,與營售額與純利之變動率,及多年歷史數據作個比較,乃基本分析的入門手法。
若然上述開支能夠產生堆疊增益,例如產品或服務形象得以被用家長期接納,便可構成更珍貴的無形資產 ──「品牌」。由於後者無形無相,曾聞說有種分析方法,乃利用資產化(Capitalized)及折舊(Depreciation)方式處理銷售費用數據,為擁有成功國際牌子的上市公司作額外估值。
無疑,難得的品牌優勢是企業的絕頂武器,同時間亦要細心呵護。有趣的是,每當置身於危機風眼之中,許多企業總愛加強宣傳攻勢來應對事端,惟結果弄巧反拙居多。
自二噁英事件起,霸王(1338)成為難得的研究對象。選擇以公關及宣傳手段來迎擊流言,當時管理層被形容為「不計成本」。可惜無助於挽救下跌銷情外,居高不下的救亡經費更嚴重地蠶食公司賬目。
近期相關例子,不得不提港鐵(066)。新型號輕鐵發生出軌事件後,一個「極速拯救孕婦」的廣告,煞有介事地於媒體連環播放。及後,有隻小花貓被發現受困於葵芳站路軌範圍,恐有影響鐵路安全之前提下,三日後才被愛護動物協會救走。實況與廣告內容大相逕庭,惹來網民詬病 。
流於表面不得民心
在公在私,管理人均有着盡快為事件降溫的理由。不過,基於追求速效及成本考慮,例如詳細檢討及優化生產線,或將肇事新車先行停駛再進行多方調查等,本屬治本之方法總被排除在外。相反,公關手段如硬性宣傳、品質保證或聲明等,看似效果迅速惟資訊性流於表面,難免不得民心。
有個想極不通的困惑︰作為公共事業機構,究竟有否需投放大量資源作宣傳?市民會因為多收看兩個電視廣告,而增加用電,或多搭幾轉「地鐵河」?基於極低之需求彈性,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未知巧合與否,與政府商討加價在即,個別公共事業標榜社會責任,營運如何利民紓困的廣告特別養眼。究竟利市民、利股民,還是利第三方?值得相榷。

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信報 29/5/2013) Free Pitch可一不可再

先論市況︰上周四,恒指挫591點,國指下跌306點,全日成交增至836億元,技術上俗稱派貨日(distribution day),是大市轉壞的先兆,例子可參考今年2月5日後的市況;保留長線倉位及個別炒作季績的股份之外,增持現金來減低下行風險及保護本月利潤,是費高的對應策略。
5月9日,本報友欄〈商管啟示〉有題為「設計創業生存十招」的文章,描述了新晉設計師為求在嚴峻的行業環境下生存,總要「自發」地施展三招︰大小通吃、低價賤賣、做free pitch。介紹其餘七招的下文,費高極為期待。
作為呼應,分享故事一則。一位畫家初出茅廬時,受城中富翁委託,以百両金幣製作個人畫像,自然喜出望外。不過,作品完成後,反口覆舌的富翁只願支付百両銀錠,更道︰「出自你這等新手的畫作,除本尊之外,根本沒人會買!」面對無理欺壓,deal or not deal?
舊日精於發展「高增值產業」的香港人,開始慢性沉淪的迹象非常明顯。撫心一問,難道「生存三招」純粹發生於設計界?其他行業亦然,包括老早被定性為「夕陽產業」的證券界。
長期free pitch等同自殺
自2003年取消0.25%最低佣金後,各大銀行眼見肥肉在前,先後利用資金成本優勢搶佔市場。中小證券商無計可施之下,選擇提供更低佣金、更多優惠及贈品來吸引客戶。
Free Pitch可作一時宣傳,長期奉行卻等同自殺,純以公開最低佣金0.0668%計算,要養活一位月薪1萬元的股票經紀,所需交易總額已達1500萬元。惡性競爭之下,中小券商紛紛結業是必然結果。
生存環境愈見嚴峻,惟不思長進的券商們只識惡言相向,狀甚「丟架」之餘,更嚴重影響業界形象!
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為保同行飯碗,積極爭取恢復最低佣金,原意雖好,但此舉結果定能如願?劃一佣金之下,普羅客人自然「貨比三家」,從交易速度、系統穩定及服務質素等而論,中小型華資行實難與大型銀行匹敵。
夕陽工業自我實現
證券市場上,盛衰變幻本無常,但談不上沉淪沒落的地步吧?當街邊報販們為求增加人流,極力爭取提供短時間免費Wi-Fi,從業員又何必黯然神傷,把「夕陽仕途」自我實現?
生意追求長做長有,在乎「物美」而不賣「價廉」,放諸各行各業亦然。提供合理分析及投資意見,能為客戶提供實際增益的從業員,必然有其生存空間。
「嫌佣金訂得太高?若然在外間能獲取更好回報,歡迎閣下隨時離開!」有時候,肯定本身價值,自設特定門檻,非但不會趕客,反成最佳宣傳。當然,如此霸氣偉論,需有足夠能耐及膽色才能說出來吧。
至於上述故事的結局?畫家不賣富翁的賬,更保留畫像作戒,強加修練畫功及塑造獨有畫風,直至他名成利就,擁有私人畫室時,便將該畫掛於櫥窗當眼處,標價萬両黃金,題為「賊相」。天價畫像消息傳遍大小城邦,教富翁大感汗顏,無計可施下,惟有以原價百倍將之買下。
「沒有懷才不遇,只有技不如人」正是費高的座右銘。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主場 4/6/2013) 劇透影評︰《中國合伙人》的夢想與求存


一次新書分享會上,區家麟先生以「圍城」來形容我國國情︰外間的人不斷進去,內裡的人極力想出來!既然如此,他應該愛看《中國合伙人》。

許多人認為電影在講及中國人「夢想」,在小弟眼中卻是他們「求存之道」- 並非走進美國,而是逃離中國!孟曉駿得到美國簽證後,在大使館外高呼「American Dream」,排隊申請的人龍拍手和應,旁邊申請失敗的男人玩滾地沙 開始時見到如此政治不正確的畫面,很難想像該片如何通過電檢。

自始,故事分成兩條主線︰「逃了」與「逃不了」。

走不出去的人怎麼辦?想法子討生活吧!當上老師仍生活糾結,做私補也要被開除教職,切實地反映了內地一個現象︰打工仔面對的不確定,與創業差不多。背包旅行時認識的同胞,已經或希望創業的比例奇高,或許是環境迫出來的。

孟曉叫成東青跟學生談「Dream」,他最後跟學生說了什麼?Seek victory in failureseek hope in despair

為免被編輯們責怪,還是早談電影與投資的關聯性吧。戲中的「新夢想」,顯然借喻了於NYSE上市的「新東方」(New Oriental),而「貼街招」、「於廢工廠辦學」、「被控侵權」等情節,全是創辦人俞敏洪之親身經歷。

業務由開辦TOEFLGRE等應試班起家,但感覺上,說成向學子販賣「走出中國的遠景」更為貼切,甚至與移民顧問公司沒分別。假如我國環境有所改變,美國沒有留學及輸入移民之計劃,上述生意能否長造十多年?不打緊,新東方業績的增長依然強勁,甚至好得連外國投資者也懷疑當中真偽

故事中後段,描述了惜日「走出去」同胞們的經歷,如過關被搜行李、被無良司機兜路、到餐廳當雜工、燙衣工等,終於解釋小弟起初的疑問。

忘記哪位主角問美國人︰你們崇尚自由,卻為何如此對待我們?問題表面合理,但想深一層︰難度在其他國度裡不會發生上述情況?在香港,來港新移民也會遭受歧視吧!當咱們以各種理由去將歧視行為合理化時,外國人心中亦然。

「人離鄉賤」之事實,難度內地人不懂理解嗎?大國掘起下,外間風光總比自身生活好得多,但實際經歷又會將所有夢幻切底粉碎。無論能否逃中國與否,也逃不出某種解不了的悲哀。

或者,特意展現中國學生之能耐,幫公司到美國上市,或花錢冠名等行徑,目的究竟在於彰顯強盛、讓外國人認識中國發展,還是純粹一種對民族心靈空洞之填補?對故事結尾產生一種難以言喻的認同感,才是最可怕之地方。

(後補︰主角們初嘗成功,在滿是美女的K房裡,高唱《海闊天空》時,小弟不自覺地眼有淚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