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信報 27/06/2012) 蒙牛避之則吉


拜讀倪匡先生的散文集是件賞心樂事,因在這位老頑童眼裏,許多平常之事,皆滑稽之極;同樣,習以為常但大異其趣的投資觀念何其多,公司間「戰略合作」的實際效用,正是其中之一。
上周,蒙牛乳業(2319)宣布與國際有機乳品供應商愛氏晨曦(Arla Foods)達成的戰略合作;公告力陳當中利益,如分享兩國相關經驗、推廣乳業合作,引進歐洲的乳業管理系統等,愛氏更向蒙牛提供技術、市場推廣及革新的意見。其實,兩者於6年前已成為合資公司夥伴,或許合作程度有別,但上述振振有詞的協同效應,何需6年後才出現?

2012年6月20日星期三

(信報 20/06/2012) 升市醞釀的六大迹象

原本2戰1和1負,出線近乎無望的希臘,最後竟一球踢走榜首俄羅斯,晉身歐洲國家盃淘汰賽。足球賽事能長年風摩萬千,無非出於四字特色──玄之又玄。
球迷時刻期望意外賽果出現,但現今投資者幾乎對市場上所有不確定性皆敬而遠之。上周,市場瀰漫着末日氣氛,恍如緊縮必然,全軍盡墨,歐羅體系必被希臘國情拖垮云云。假如看官把周日選舉結果,視為1賠99的「爆大冷」時,或者應該反思一下,自己會否對遠方歐洲小國的危機過度地放大。
若說希臘民眾搶購藥物,當地存款外逃等新聞,能夠主導本地悲觀情緒,倒不如說連月來的股價大跌,已令大小投資者變成驚弓之鳥。

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

假如希臘沒有事 ...

旗未動,風未動,心在動 ...

由首季升市,到次季跌市,經濟未見大異,歐洲一潭死水,變的,只有人心。

萬人憂天,更見無懼。平貨滿地,卻不見三月勇者。

市場鐘擺,何在轉向?依愚見,大市表現,與風聲鶴唳的呼聲不符,可以戰!

下注「希臘沒事」,賠率應與年初相比 ...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向西之旅》遊記 – 瀘沽湖、麗江、大理



若說此行最為津津樂道的,除了 廣西陽朔,便是 雲南瀘沽湖。


由峨嵋乘晚程火車到西昌,再趕八時大巴到瀘沽湖,乃由西川入雲南之路。此段山路十分崎嶇,遇見不少滑坡。以為六小時內的行程,最終用上七小時有多。

大巴上,認識四川小馬哥等四名年青男生,及兩位女伴,結伴一起到湖西南方的大洛水投宿。。夜間,吃瀘沽湖燒烤(烤鯉魚鮮味,烤毛牛的肉味濃郁,齒甲留香,必食推介!),再參加當地摩梳小數民族的冓火晚會。民族男女身穿服裝,載歌載舞,並後旅客對唱,不亦悅乎。

看見了吧!這是瀘沽湖最迷人的日出,不用多言。吃了摩梳巴巴及糯米餅後,一行七人,租自行車環湖一圈,途經里格半島,小洛水,雲南四川交界等景點。半路遇上大雨,但不久又放晴,顯然當地天氣變幻莫測,早午晚溫差奇大,幸準備足夠亡服。

可惜,季節不對,原本的草海全是旱地。經過走婚橋後,再經過幾個小村,晚上七時後回到大洛水。整個自行車行程用了將近11小時。晚上,仍是享受燒烤之味,老闆娘更為我們高歌幾曲,我們亦飲了一大箱啤酒,但消費只有每人60大元。

最後一天早上,乘豬籠船向湖中心出發!湖面皎潔,倒影四散,美不勝收。後登上里務比島,走入里務比寺,轉一轉西藏佛教常見的風車。

瀘沽湖可稱人間仙景,小弟定必再去!



中午乘汽車到麗江。三眼井,古鎮小溪等(當地人仍用它們洗滌,甚至飲用),古城特色仍是保留著。然而,某些步行街何奇太商業化,甚至俗不可耐,但較偏僻的小街仍是有的。猶如一般遊客區,所謂的當地小吃貴,味道一般。最佳手信是 鮮花餅(RMB3 一個)、普洱 茶餅(100 三個)、龍鳳鈴(議價至 25 元一對)



另一未有安排的行程,便是隨小馬哥一行四位壯丁,用兩日時間,徒步登山,走到中虎跳陝。途經上坡28捌、中途寄棧(內有天下第一廁)、人面石、觀音瀑布。上觀玉龍正山,下望長江險要,景色一絕。

虎跳陝是長江虎跳峽, 中國最深的峽谷之一。 峽谷長16公里,南岸玉龍雪山主峰海拔 5,596,北岸中甸雪山海拔5,396,中間江流寬僅3060公尺 虎跳峽的上峽口海拔1,800公尺,下峽口海拔1,630公尺,兩岸山嶺和江面相差2,5003,000公尺 谷坡陡峭,蔚為壯觀。 江流在峽內連續下跌7個陡坎,落差170公尺,水勢洶湧,聲聞數里,為世界上最深的大峽谷之一。 

於Tina青年旅舍投宿一晚後,順著由村民自行開發的天梯(RMB10),直下三千多米到中虎跳陝。途中有一條近三層樓高的鐵造直梯,絕對考驗膽色!

虎跳陝共弟上中下三段,中段最為有氣勢磅礡。江水波瀾,浪聲震天, 何其壯觀。










"行年二十有九,不知雪為何物。" 此上龍正山之理由,不知給幾多內地同胞取笑為 "大鄉里"。剛巧前兩天下雪,到達時,不但看雲海,卧雪地,臨走時更親身體會下正的快感。幾位內地兄長與小弟一同脫衣,三位傻佬即引來其他旅客拍照。


及後,到大理古城住宿一晚。大理城內,人煙較麗江稀疏,惟商業原素仍重,但仍保留舊有城牆及大理段氏之皇宮。與其他旅客包車,去了天龍寺、天龍洞、白族村。人工的神仙姐姐 ... 這是失望的一程
最後,由昆明乘飛機回港。乘通宵火車到達昆明,先到飛場放下大包,再到昆明走一圈。到過 昆明大觀園︰本是歷史久遠的景點,卻變成不知所謂的遊樂場。中午到商業街走走,吃過 RMB12 的過橋米線,不俗。




本打算到一超市買鮮花餅作手信,最後被幾位熱情的超市職員留下,聊天共三小閉,便將小弟所有的港幣以1:1的人仔換走。

七時,太陽下山尚未,到昆明舊機場(六月搬到新機場),乘香港快運,於九時回港。機緣之下,坐在飛機窗口位,萬里無雲的天空中,欣賞由光轉暗換日線,為是次《向西之旅》劃上句號。

縱觀此行,除了湖光山色外,最值得一題的,乃小弟對內地同胞的看法。或者小弟此行萬幸,所遇到的同地朋友皆為善人︰陽朔協助尋找住宿的英文系學生、漓江的伐船大媽、重慶成都遇到的玩伴、同遊峨嵋樂山的大哥大姐、瀘沽湖認識的小馬哥等人,到昆明超市素未謀面的職員 ... 他們的好客及熱情,非筆墨所能形容,而需親身感受方可明白。

經過二十多天後,撫心自問,小弟對內地人的印象改觀了,更認為因為對國情誤解及片面的情景,不少香港人對我國同胞心存芥蒂。從老媽得知小弟認識不少內地美女,便劈頭聲明不可娶內地女子為妻一事例上,可見一斑。

翏翏數筆,斷然不可改變由來已恆久的大眾思維,惟何以不喜歡,看不起,甚至憎惡自的同胞,還盼諸君三思。

2012年6月13日星期三

《向西之旅》遊記 – 重慶、成都、峨嵋、樂山


乘兩程火車,由桂林、經柳州、到重慶、需一日多時間。內地K字頭火車需經過又一個中途站,悶透。幸好窗外不時有美麗的菜花田。

到重慶時己是下午,呆呆的隨便找一間旅店,再到解放碑步行街及洪崖洞一走,吃了小吃充饑。

凌晨,單刀匹馬走進一兩間酒吧,叫一杯碑酒呆坐。高級酒吧SOHO的消費拍得上香港Beijing,對比10元便可飽肚的午飯,重慶的貧富懸殊同樣嚴重。有幸認識幾位常落酒吧的重慶男女,由他們帶路吃宵夜。



第二天到達朝天門,欣賞一陣子海灣。重慶有名「山城」,高樓市區同樣依山而建,市中由長江貫通,與香江維港差不多,所以不教小弟興奮。下午到磁器口遊覽,猶如赤極般的旅客區一個。特產 - 麻花 - 好食非常,但其他小吃,如涼粉、豆花等,皆辣得非常!其後在長江沿岸的小店品茶。

晚上,與新識內地朋友 別說 (不願透露正名、不拍照) 到小街吃炒飯,再與其他幾位相遇兄弟喝白酒、食豬耳等送酒菜。小弟猶愛杯中物,但酒力只限紅酒、啤酒,對內地白酒的辛辣仍是不習慣。暢飲三小杯,已覺微醉,但北方朋友仍是談笑風生,當真自愧不如。

晚上,於旅舍工作的美女相約一起去食麻辣火鍋,得嚐所望。當地的正宗麻辣火鍋,微辣已等同香港的特辣,但只要先沾上小碗麻油,辣味即可大減。



不想逗留重慶太久,乘汽車到成都。先入住 武侯祠 附近的青年旅舍 夢之都,後到步行特區春煦路走走,並見證「成都乃美女之都」的事實。
 
遊玩日,先到武候祠,參拜諸葛亮 (不錯!劉備君只屬閒角),然後到旁邊的遊客區 錦里 閒逛,以小吃充饑。中午,進入金沙遺址參觀,學習三千多年前的古代文化及欣賞各樣式的出土文物。

於青年旅舍租了自行車環遊成都一圈。走過杜甫革堂、道家青羊宮等收費景點,選擇過門不入,取而走進附近幾個文化公園,親身感受成都居民的休閒生活文化。內裡,龍門陣、四川麻雀、象棋、品茶、跳舞唱歌等活動、林林總總。於其中一園內,巧遇大文豪巴金的紀念館,內裡存放相當多巴金用過的文物及親筆手稿。其後,走到四川科技大廣場、拜會毛主席人像。

於公交上問路,認識一位已婚的四川姑娘。她其後帶我去品嚐麻婆豆腐等四川家常菜,後到商業街的星巴克談天說地,特別是成都男人關係及婚姻文化。當地男女非常早婚,但離婚率同樣高得驚人。婚後一年立刻離婚的案例不少,更極端的婚姻只維持一個月。究其原因,或許是內地結婚的手續何其容易(不用排期,千多元弄張結婚證即可),離婚成本也不高。不似香港那樣,一個婚禮需勞師動眾,不狠心拋下幾十萬不可,婚姻自然成為一件需深思熟慮的「大事」!


離開成都,向峨嵋山出發。於大巴上,認識一群工商銀行陝西分行的高層,後結伴尋找住宿(殺價),及其後兩天的峨眉樂山遊。

乘汽車上雷洞坪,再徒步上山,轉纜車上峨眉山頂。抵達時山頂大霧深鎖,以為不能看金頂全貌,但午飯前的一陣強風,讓金頂展現旅客眼見,真的佛祖顯靈?工商銀行旅友的安排下,與華藏寺與一位駐寺和尚同享齋菜,洗滌心靈。最後,徙步下山回到雷洞坪,欣賞景點 雷洞煙雲,遺憾的是未能觀賞峨嵋山靈猴。




於四川的最後一站,便是樂山大佛。入門後,先欣賞壁上蘇東坡的墨寶,小型佛像石刻,後參觀莊嚴的凌雲寺,雄偉壯觀的樂山大佛,碑林。午餐於岸邊漁村品嚐豆腐花及河魚,何其美味!

內地樓價高企,究竟由什麼因素支持?地區政府?炒家?其中的一批剛性購買力,卻來自一群「二十四孝內地父母」。工商銀行陝西分行的一位大媽,為了讓兒子給人看得起,有女子看得上,已為他買了兩間房子,私家車一輛。兒子多大?只有十七歲!大媽坦言,若非如此,兒子斷不能在內地找女友,父母更因「支持子女不足」而遭人白眼。


而且,近代內地大學生畢業後,工資謹足夠他們每月消費,成為聞名的「月光族」(即每月洗光工資,毫無儲蓄亦覺尋常)。因此,內地年青人工作後,部份消費仍由父母供養,仍覺心安理得。

羨慕內地年青人何其幸福的同時,小弟心想︰直至父母仙遊後,這群「月光族」又何以自立,甚至滿足再下一代的消費需求?無疑,畸形的內地人口政策,早已埋下一個威力不少的計時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