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信報 28/3/2012) 東岳被硬扣基金愛股之名


《How to Make Money in Stocks》是美國成長型投資大師William J. O'Neil的成名作,而最廣為人知的,是由七個字母組成,代表着潛力股應有特徵的選股法”CAN SLIM”。
當中,I 解作 Institutional Sponsorship:即機構投資者,包括對沖基金、退休基金、保險公司對該股的參與度。簡單而言,若果比較每季數據,發現目標被著名基金不斷增持,或持手該股的基金數目有所增加,便可視為利好訊號。
漸漸地,不少投資人開始追蹤「基金增/減持紀錄」,名詞「基金愛股」亦應運而生。
有趣的是,對於「基金喜愛什麼股票?」這問題,坊間提供的答案與芬佬心想的大有出入。舉例,東岳集團(189)被多次稱為基金愛股,但多次訪問幾位基金界師兄,皆對它敬而遠之。原因?看不透也。

2012年3月25日星期日

[轉載] 一位民意調查義工的驕傲

鍾博士十分隨和,以一人之力對抗一眾如宦官既中聯辦,真的辛苦了.
今晚有幸能參與義公工作, 除了能見證到二十二萬心懷正道之人, 還見証到一個個人的故事..... 

有人送來食物,食水, 放低就走,我真係未係香港見過..(除左係遊艇上送鮑魚既國柱).當然仲有一眾義工, 看見一個又一個搵上門的義工,比一車一車食完蛇齋餅糉去投票既人更震撼,特別係一位籃領,他背着書包,看得出他剛收工便趕過來,我能想像他明天也要返工,但都抱着出一分力而留下, 我呢d 做文職既真係汗顏. 我回到家中巳是零晨2點半,希望他也好好休息. 回家途中, 的士司機聽到我們是民調中心義工, 立即追問我們的點票結果. 當我們告知他白票有超過50% 時, 司機大佬都大笑一聲,自認佢都係投白票,唔好以為搵黑客入侵網上投票就可欺世盜名, 香港人就係要向中聯辦說不(葉劉, 的士司機都係關心政治,關心二十三條既,...妳收皮啦.)

寫完文,都巳經3點半了, 好多人都熟睡了, 還有六小時,特首既1200人選委會選出一個咩特首,你我心知,但我會抱住一絲希望,與今天既二十二萬人一起,期望住奇蹟既出現, 希望香港不用進入黨人治港, 言論自由,法治都倒退既時代.

今晚係最好的年代也可能是香港最黑暗時代既開始..........

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信報 21/03/2012) 易拆難建的制度

春秋戰國時代的政治家管仲有云︰有道之君,行治修制,先民服也!唐朝大詩人白居易亦曾道︰仁聖之本,在乎制度而已!由此可見,建立及維持健全開明的制度及法規,以達至民心歸順,社會和諧,是我國古人早已深明的治國之道。
時至二十一世紀,香港的政制多年來未見改善,近日更連番受到挑戰及打擊,而帶頭破壞者,卻是現任及候任本港最高領導人。
打破保密制實屬不智
「款待門」事件上,煲呔聲言自己依循自訂的《政治委任制度官員守則》行事,但獨立委員會要求下,特首辦才承認所有申報並無任何文本紀錄。自圓其說的申報制度純屬信口雌黃的抗辯,又怎教千萬公務員及廣大市民信服?
特首選舉辯論上,唐唐以「公眾利益凌駕保密要求之上」為理由,利用不應公開的黑題材來打擊對手,對特區政府無疑是一大侮辱。
政治(或商業)領域裏,保密條款的重要性,在於讓能者無「抽後算賬」之慮,而安心地上書進言。若然「爆大鑊」先例一開,行政體制的威信變得蕩然無存,往後的特首難以招賢入閣。
梁氏屬何許人也,市民心裏有數。為了作多餘的警醒,而導致禮樂崩壞,絕非明君所為!
優良的投資環境,完備的交易規則同樣不可少。不過,從眾多事例所見,崇尚追求成交量及新股上市數目的港交所(388)並未做好把關工作,令本地投資者怨聲載道。

2012年3月14日星期三

(信報 14/3/2012) 你當我什麼?

「你今天當我甚麼,一瞬要移到的我,我付出很多,得到不多,卻不敢錯過 」 一首《你當我甚麼》,道出幾多可憐女子的心聲。

感情路上最悲哀之事,莫過於一份單向的愛。無論多麼愛他,對他付出畢生時間及關懷,他依然不屑一顧,多次越軌,將您當作水泡、負累、擋箭牌 自言甘心,真的嗎?「他俊俏、富有、是好老公、好父親 」您道盡他幾多的優點,在外人眼中,還不過是幾支強力自我麻醉劑。當然,感情選擇個人非常,毫無對錯!

綜觀股市,願與投資者共患難又共富貴的上市公司很多,但只求自肥而置他們不顧的非少,一些更將散戶視為羊祜、抽水站、提款機 例子不勝枚舉,看官不妨請教高仁兄!看來投資前,咱們真的需要一問手中股票︰你當我什麼?

不過,有些公司並非全心佔股東便宜,但營運模式實難與股民分甘同味,遠東宏信(3360)是其一。此乃內地最大的協助廠商融資租賃機構,營運範圍包括醫療、教育、基建、航運、印刷、工業設備及紡織界。除了貸款服務外,公司更提供諮詢服務及少量外貿生意。

2012年3月8日星期四

CFA Charterholders 今在何方!?

幾萬港元考試費加最少三年的寒窗苦讀後,可有什麼出路?笑納!


These are the jobs that charterholders do in Hong Kong and Singapore and these are the financial services firms that employ them


(來源: http://news.efinancialcareers.com)

800px-Cfa_logo
If you are thinking of studying for the CFA Charter and are wondering how relevant it might be to your profession, here’s an interestingtool which shows you the precise number of CFA charterholders in your country. In addition, it breaks down the numbers by industry as well as the top employers who hire these people. Here’s a look at the figures in both Hong Kong and Singapore.
While Hong Kong’s CFA population is nearly double that of Singapore, there are similarities in the professional make-up of those qualified.
In both centres, charterholders largely consist of portfolio managers (Hong Kong: 12 per cent, Singapore: 19 per cent), research analysts (Hong Kong: 13 per cent, Singapore: 11 per cent), relationship managers (Hong Kong: 8 per cent, Singapore: 7 per cent), chief level executives (Hong Kong: 6 per cent, Singapore: 7 per cent), risk managers ( Hong Kong: 7 per cent, Singapore: 6 per cent), accountants/ auditors (Hong Kong: 7 per cent, Singapore: 5 per cent) and investment banking analysts ( both cities at 6 per cent). Even the percentages of unemployed charterholders are somewhat similar; Hong Kong’s figure is 4 per cent versus Singapore’s 3 per cent.

2012年3月7日星期三

(信報 07/03/2012) 明燈是怎樣煉成的

衛星導航及雷達系統普及後,現實生活中燈塔的功能漸被取締。然而,在股海上,能為大眾帶來指標性作用的「明燈」依然大有可為。無論於電視、電台、報紙、網上討論區、甚至咱們身邊,總有人被受權擔任如斯重任,其言行及分析皆被視為反向指標。
明燈效應何以值得參詳?正如學柔道首要先學會「受身」(即被摔倒時如何減少身體所受的衝擊力),學投資必先學會盡量不賠本,而諸多明燈的舉動是絕佳的反面教材。而且,不論牛市、熊市,皆能準確地與市場對着幹的戰績,實難以純用運氣或命格作解吧。
武功《成燈之路》的招式之多,此文謹能列舉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