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越戰遺啟示 (信報 24/10/2018)

筆者到過芽莊學習滑浪及潛水,遊走法式高地小城大勒,再去小漁村美奈吃過豐富海鮮餐後,十數日行程就以胡志明市為終站。從簡樸鄉城走入如深圳國貿區般的金融商業中心,感覺有點吃不消。一日行程,走過古芝地道,再參觀戰爭遺跡博物館,心情更加沉重。
長達十多年的越南戰爭,可謂美國刻意發動的一場戰爭罪行。後者所投下的炸彈比二次大戰還要多,為了軍事推進而銷毀林木的化學劑,毒害了無數平民。
不少史書描述,這是西方民主體制與共產政權角力下的一場代理人戰爭。不過,從經濟及歷史角度出發,卻有另一解釋。
我在青年旅舍巧遇一位曾於1970年參與越戰的美國空軍,長年研究越戰史實的學者Brian D Roesch,他正編寫著作Corporate Tsunami in Countryside Paradise,透過翻查公開文件及親自考察,嘗試從金錢角度去解構越戰成因。
他略作分享,自1885年越南成為法國殖民地時,後者持續地以低價把越南稻米輸出,再進口貴價小麥作為食糧,藉以掠奪國家財富。基於被長期壓榨,以胡志明為首的越南共產黨輕易取得廣大農民的信任,並受美國支持,跟控制河內、西貢等主要城市的法軍抗衡。
大國掠奪小國歷史重演
至於何解法國於1956年撤出印支三國(越南、柬埔寨、寮國)後,美國為何仍要執意建立南越勢力對抗北越?意識形態角力純粹參戰藉口,個人寧可相信自二戰後,操控了國家話語權的軍事製造集團出現產能過剩,希望透過參與韓戰、越戰來自我製造需求,直至後期國內反戰意識抬頭,方告休止。
大國以各種手段從小國中巧取豪奪的例子,千年歷史中不勝枚舉。中國透過「一帶一路」計劃,將嚴重過剩的基建及鐵路產能向小國輸出,再將後者負擔不起的高額債務換取戰略資源,手法其實如出一轍。
惟東南亞多國逐漸醒覺而反抗,不少項目被相繼叫停,有研究指出,發現已造成潛在地緣政治緊張的局面。對於外國資金以銀彈攻勢收購土地及其他資源,不少越南民眾亦甚為不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