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

峴港娛樂事業之崛起 (信報 19/10/2018)

 當一位背包客(Backpacker),除了可以深度認識一個國家,更會在旅途中遇上有趣的同路人。上周四,美股迎來深度急挫後翌日,我在越南河內的青年旅舍認識了在投行從事收購融資的美國人Tyler Maran,他說︰「特朗普的表現,已教投資者認定民主黨將於11月中期選舉中重奪眾議院控制權,於是在政府運作呈現膠着狀態前,提前沽貨套現。」

離開河內,我乘搭了13小時越南鐵路(有冷氣供應的四床位軟臥車廂,古舊而不失舒適,沿途更可欣賞田野及海岸景色)來到峴港。水清沙幼的美溪海灘、佛教氣息濃的五行山、夜色秀麗的會安古鎮、阮氏王城遺址所在的順化……擁有多元化的旅遊項目,峴港近年成為港人熱捧的度假勝地。

現時,洲際峴港新半島度假酒店(簡稱Intercon)為當地最享負盛名的酒店。然而,漫步整條美溪海灘,你會發現幾個南韓財團,正於當地大興土木,多間高級酒店將於數年內落成,不少南韓人更遷移至當地定居及工作。整個峴港,恍如一個南韓新經濟發展區。

澳門地位受新興旅遊點挑戰

一晚,我走進峴港皇冠假日酒店(Crowne Plaza Danang)服務外地旅客的賭場。出乎意料,賭場內荷官或營運主管,皆見中國籍員工,賭客自然不乏內地同胞。數張廿一點牌局桌,每局最低注碼為10美元(籌碼單位),遠比澳門賭場為低。

時值博彩數據不理想,濠賭板塊正處於尋底之勢,上述親身體驗,教我思考澳門那娛樂之都的地位,正逐步受到東南亞新興旅遊點所挑戰。由於越南人均月度收入約3000人民幣,土地供應充裕,加上建築成本較低,相對澳門,於峴港享受同等質素的住宿、按摩、餐飲服務,消費額可降低至少40%。作為新旅遊開發區,峴港多一份難得的閒適與寧靜。

到過澳門、胡志明市、台北參加撲克賽事,我深深理解到,以工資為首的日常營運成本,主導了一個地區娛樂事業的獲利能力。

隨着柬埔寨、日本以至東南亞多國逐步開放賭權,澳門的盛極而衰是否屬於結構性,還待時間來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