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2日星期四

中央眼裏的金融風險 (信報11/04/2018)

周一早晨,聽到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再次強調「打好防範金融風險攻堅戰」,我的好奇心就提出疑問︰究竟中央當下眼中的「金融風險」是什麼?
近日網上流傳一篇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杰教授的演講文,題為《中國正在大規模調整經濟布局》。由中國經濟學四小龍之一口中吐出這洋洋萬字,猶如從中央角度觀測整個布局,讀畢後有感耳目一新,特此推薦。
文中所指出,中央設法規避的金融風險,包括房產泡沫、外滙穩定、債務穩定及各類金融亂象。相關施政,如本年起嚴格控制開發商,把非首都功能從北京市搬到雄安新區,發展長三角及「粵港澳大灣區」等,如何防止房產泡沫繼續擴大,亦有所着墨。
中國人偏愛儲蓄是大眾共識,但教授特別關心內地個人負債率的上升速度︰「2015年個人負債率是GDP總量的30%,到2016年底上升到45%。一年上升15個百分點,確實太快。現在估計個人負債率在50%以上 …… 重要原因是房貸上升太快。」
隔離問題 杜絕傳染
文中指出當局實行的宏觀審慎政策,除了去槓桿之外,還有隔離市場間的問題傳染性︰「比如說房地產市場,一旦出現房價大跌,傳染給銀行、實體經濟、個人,金融風險就爆發了。要給房地產市場打隔斷,你出問題了不能傳染給別人。」
關於貿易戰的緣起,魏教授分享了一位美國學者的意見,「他說這次全球化的特徵是國際貿易,國際貿易基本原則就是比較優勢原則。每一個國家把自己搞得最好的拿來交易。但中國加入進來以後什麼都要搞,沒法講比較優勢,是全產業鏈。你們一開始搞服裝、鞋帽、襪子,然後又搞家電,家電搞完又搞汽車,汽車搞完又搞高鐵,高鐵搞完又搞IT,IT搞完又搞飛機。你們是全產業鏈不是比較優勢原則。」簡單而言,中國佔了多年便宜,其他國家自然有不甘。作為第三次全球化的火車頭,魏教授認為是時候讓中國走向全方位開放,讓外國搭上內地發展的順風車︰開放內地消費市場,大幅度降低進口關稅,帶動消費增長。
另外,透過「一帶一路」計劃輸出內地過剩產能,這是大家有目共睹。
至於文章末段,論中國要成為現代化強國,需要完成三件事︰第一,在世界上擁有金融話語權;第二,擁有技術話語權;第三,祖國統一。
總括全文,魏教授深信中央可以進行金融改革的同時,能夠防範金融風險,中國將不如外界預期,在2018至2019年出現金融危機。深信人為控制無法阻止經濟循環周期的輪轉,魏教授及中央的自信,實在教我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