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8日星期四

重見昔日繁榮 金融賭博再臨 (信報 17/01/2018)

自金融海嘯後,環球經濟復甦,至今可謂重回昔日最繁榮的狀態。然而,失業率低企,搵人難過搵工,加上各類成本增加,老闆們理應感受到經營環境逐漸轉差。
有云「生意淡薄,不如賭博」,手頭充裕卻不願再投放到實業上的游資,總會在周期末端成為金融泡沫的助燃劑。
搵不到罩門
向從事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s, ICO)的朋友查詢類似集資計劃的運作模式,我才理解到上述概念如何地「油水充足」︰有位聰明絕頂的「財子」,在台灣設立可遙距監控及操作的虛擬貨幣「夾公仔機」,將投資者的閒置資金轉換成比特幣來供用家賭博,已達成數億計集資額度,而協助推銷的著名財演已無甚風險地把千萬計佣金袋袋平安。
一張掘礦合約,回報是以數月翻倍計算。策劃者覓得生財工具後,把潛在利潤的一半分銷出去,再將後手資金重新投入……利錢豐厚並且近乎穩賺不賠,遠比八卦雜誌揭發的傳銷計劃更具吸引力,難怪聞說有iBanker甘願辭職來投入相關業務。
對有關「投資」概括理解後,費高自問搵不到這生意模式的罩門何在,只能計算到現有參與者的利益是來自未來相關產出的買家身上。小注投機未嘗不可,就看你認為音樂椅遊戲會否在合約屆滿前完結。
令我更感興趣的,還有朋友的預見︰相關概念所集得來的龐大資產,有被轉移至證券市場上炒賣的趨勢形成;若然虛擬貨幣與股票互相結合,最終會形成何等巨大的泡沫?
寧下注荷官
欲享受泡沫,但不敢大博假手於人的投機項目,費高還是樂於下注剛創年計新高的海通國際(00665)。至少作為港股這大賭場的荷官之一,保有年計3厘多股息之餘,總能多少受惠於大市總成交額的增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