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8日星期四

比特幣長遠難做主流貨幣 (信報 27/12/2017)

比特幣的出現,激起了坊間對何謂「貨幣」這經濟議題的討論。周顯、蕭若元等名家支持虛擬貨幣的主流,股評人David Webb則認為貨幣除了是交易媒介,亦要是價值儲存工具,兩者缺一不可,比特幣則只有前者。自認經濟學知識僅止於中五階段,惟依據個人分析,費高選擇站在David Webb一方,認定比特幣長遠沒可能成為主流貨幣。
周顯舉出歷史上曾流通過的貨幣來證明,「貨幣從來不用現實資產來代表其價值」,顯然曲解了上述「價值儲存工具」之意。貨幣的價值,從不來自其現實價值本身,而是建基於民眾給予的信任。不過,從眾多跡象歸納出來的合理預期,比特幣的認受仍難與主流貨幣相提並論。
各國自行印發的貨幣,其信任度源自該國的經濟盛衰及政治穩定性,這是常識。然而,冷淡對待監管比特幣的訴求,明顯是各地政府之間的共識。如果進行監管,某程度上等同以國家信譽來肯定其價值及地位,俗稱「孭飛」,這是所有財金官員皆不會做的蠢事。
本身加密、高私隱度的結構,為比特幣添上光環,但現有交易平台的保安及可靠性,卻無法滿足參與者所需要的信任度。無論被盜用信用卡,或被不法轉移資產,現有銀行體系及監管機構,幾可保障你獲得全數賠償。相反,迅速崛起但缺乏全面網絡保安的比特幣交易商,加上散貨容易的賊贓,只會吸引更多黑客入侵犯案。所謂便宜的交易成本,將導致交易商被清空,投資者血本無歸的代價。
各國央行不願孭飛
蕭若元強調,比特幣總數被限制於2100萬個而不能無限量增發的特性,有別於過去泡沫主角鬱金香與橡膠,純粹是表面事實,卻無法支持它成主流貨幣。首先,不論美元或人仔,貨幣必然地經歷不同形式的「損耗」及「增發」,才能夠在市場上成功地流轉。只要供應與需求間取得平衡,這就是中央銀行的責任。
有研究指超過400萬個,即佔近20%供應量的比特幣已經人間蒸發,其無法監察「損耗」狀況蘊藏極大風險(誰擔保再沒有人能夠重新發掘那些消失的比特幣);即使比特幣總供應量有限,但蕭若元忽視了替代品供應正在持續增發的趨勢。歐羅供應量增加,不會影響美元的領導地位,但以泰幣、萊特幣、門羅幣、多吉幣,甚至隨後更多出現的虛擬貨幣,長遠不會削弱比特幣的需求?
強調加密貨幣的用途來肯定其獨特地位,也是謬誤。例如,加密貨幣的私隱性在有利於黑市交易,但不代表黑市交易必須依賴加密貨幣。環球銀行正嚴防比特幣相關業務開立戶口,以防止自己涉及洗黑錢的活動。
結果,比特幣的廣泛性發展被限制之餘,黑市活動自然會捨難取易,尋求更安全容易的方式來達到目的。合規及監管打擊了非法交易的營運難度,但有利可圖之下,非法事業永遠不會消失,這是我近期最大的領悟。
總結今年戰績,沒持有幾隻騰飛藍籌股,回報僅拍得住恒指表現,自問不太滿意。作個簡短2018年展望,我仍深信香港樓市已達大型周期頂部,港股投機策略則以限定注碼投注價值型細價股。除了本欄一直支持的飛思達科技(08342),費高在上星期買入了中國數碼文化(08175),這就是上周三談及的網絡直播概念股。
謹祝各位《信報》讀者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