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論基金界的潮流 (信報 19/04/2017)

向畢老林前輩講聲對唔住,昨日讀到其文章《回報偏差玩死芬佬》首句「Stockpickers鬥不過指數基金」,教我在上班途中大聲失笑。費高不過老散一名,靠海信科龍(00921)、四環醫藥(00460)兩隻好股,幫家人打理的數十萬倉位於本年YTD已超過20%並持續上升。寥寥數筆,不過想為一眾Stockpickers作個平反。
先旨聲明,我認為任何投資方法,皆有機會擊敗指數,成功與否只在乎個人技術。況且,指數基金逐漸大行其道,與主動基金表現不振,兩者是否存有因果關係,值得商榷。
操作策略的獲利機率,執行類似方法的市場參與者及總投入資金數目多寡,其實極為關鍵。
資金也有「跟風癮」
無論1997年前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的高槓桿套息策略,抑或對沖基金初起之時,亦曾享受過競爭度低而大賺特賺的蜜月期。
然而,當一種策略大行其道,甚至壟斷了市場大氣候,基於二八定律,像Ray Dalio般優秀的芬佬依然健在,但差劣基金的數目比例會自然上升。
為求表達既定目的,選擇特定時段的歷史數據去進行研究,可謂金融圈內最精準亦最無謂的習慣。回首2011當年,有人用20年數據去證明黃金的投資回報高過股票。了解報告所需帶出的重點而進行各類型統計或分析,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言之有物的分析大師,惟出爐作品的實際參考作用,卻是另一回事。供應商S&P Dow Jones Indices所發表的統計,難道會倒自己的米?
有個甚少人談及的問題︰投資公司從什麼考慮去開設新基金產品?殘酷的現實是,答案並非「從獲利最大可能性的策略」,而是「能集得最多資來造大AUM的概念」。與追逐流行手袋的OL一樣,環球資金也有種「潮流跟風癮」。投資服務供應商要投其所好,才導致基金界概念出現盛衰周期,更多資金投入到指數基金去,對費高而言自然是福音一則。即使在廣大遼闊的平原,眼前盡是珍貴獵物,試問哪位獵人會希望有更多對手來爭食?
投資世界其實非常公道︰願意承擔幾多風險,自然換來相應的潛在回報及損失。看官若然深明此道,在回報高低的世俗問題上,自然不會多作無謂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