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一個樓市老散的下場 (信報 08/03/2017)

見證過2011年金價狂潮,以及2015年港股牛市,費高愈來愈相信「老散測市法」可有效趨吉避凶。方法好簡單,詢問十多位素來不沾金融事的親友︰今日就投資什麼東西,好不好?
如果當大部分人反應冷淡,耍手擰頭,相關資產例如港股,長遠仍然大有作為;相反,如果人人態度積極,甚至主動分享個人意見(從傳媒搬字過紙),價格周期已離頂不遠。不過,一向專注股票投機的費高,都被多次請教如何入市買樓,香港樓市或者到了更嚴峻的地步。置身長年升勢,仍只敢望不敢買,且愈高愈喊貴,到抵受不到長期自責及群眾壓力一刻,有理冇理地爭相追貨 ……作為承托歷史癲價的購買力,就是貴為「老散」的命運。做股市老散還好,最多儲蟹貨過活;利用槓桿博鋪勁的樓市老散就慘了,隨時輸掉未來十數年收入及自信。
腦內一直寫着一個《一個樓市老散的下場》的悲劇,差不多到中後段高潮位,不妨作點劇透︰
得知本來看淡樓市的地產界施老闆轉軚睇好,更指樓價潛在一成升幅,猶豫多年的主角阿散終於立定心志買樓。搵到荃灣一個300餘方呎、近350萬元的舊樓單位,配合九成按揭,已是他每月供得起的能力上限。上車後過了一年,中原指數繼續破頂,面對加息所增加的供樓負擔,賬面賺十餘萬元的阿散仍然沾沾自喜。隨後,新一波金融危機由中國蔓延至全球,香港經濟急劇收縮,股市大跌,造就樓市完成最後一波升浪。儘管被減薪而百上加斤,相比被裁員的其他同事,阿散仍然甚感安慰。
樓市隨着經濟周期而下跌,阿散認定本港大多數住宅已斷供,沽售不會出現。他不明白,無貸一身輕的非自住業主,才是最無負擔去沽貨的一群。另外,早年高價追地的中資地產商面對內憂外患,已不再積極投地及開發,間接推低香港樓市。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英談判,2003年的沙士,大眾對物業前景產生無限悲觀,樓價掉進谷底,方完成整個下跌周期。數年後某日,只是運作幾年的台山核電廠出現嚴重核洩漏,澳門首當其衝,香港社會更出現逃亡式大恐慌。被折騰多年的阿散再撐不下去,放售亦苦無買家,眼白白地看着自己單位變成銀主盤 ……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