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論投機的滿足感 (信報 01/03/2017)

帶領車路士奪得2014至2015年度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冠軍的摩連奴,因為球隊表現在新一屆球季不佳,最終被球隊管理層辭退。事隔一年,相同結局應驗到李斯特城的前教練雲尼亞里身上。相比阿仙奴已多年與獎盃無緣,但地位仍紋風未動的雲加,對一個足球教練而言,所謂成功,究竟是幫球隊奪冠,抑或保住份工?
將基金投資者喻作擁有球隊的班主,傳媒喻作球迷,股票組合喻作陣中球員,一個基金經理所面對的處境,與上述教練有何相似?
(一)揀選球員時做過due diligence,但前者交唔出表現,就是教練的責任;
(二)某年獲得超卓成績,班主同球迷順理成章,期望你來年再創佳績;
(三)球隊成績下滑,班主從來不念舊日恩情,隨時質疑教練的決定及能力。
雲尼亞里黯然退場一刻,不少評論更大翻舊賬,認定上屆佳績不過是「時勢造英雄」。一刻風光背後的實況,沒幾多外人會認真了解。
數日前,收到一位網友問起︰交易過幾多時間,才可以令自己不再感覺到浮浮沉沉?投機操作長期伴隨着不確定性,若不選擇及早離去,市場參與者經歷無休止的輸贏起跌,實屬家常便飯。欲從無常中感覺自在,如何為「投機交易」下定義,成為重要關鍵。
太重得失 反忽略大局
追求短期額外收入,以及長期財務自由,相信是許多行外人參與炒賣的理由,卻反而導致投機失利。對得失結果過分執着,容易令人看不清市場全局,許多散戶行徑,如止賺不止蝕、崇尚「冧巴降」等,往往由此而生。
有趣的是,嘗試詢問成功投機者意見,你或會發現,追求實際利益,並非他們交易操作的主要理由。例如,對股神畢非德而言,賺錢不過是一場遊戲︰「買賣股票,是場公平的遊戲,我只是跟大家一樣掌握相同的資訊。」或者,代入與英倫銀行對賭的索羅斯,實際財富增長的魔力,定然比不上投機成功所帶來的快感。
經驗之談,能夠將投機體驗取代利益而成為滿足感來源,市場波動便再不會成為心理負擔,投機績效更會到達另一階梯。費高係咪講得太玄?欣賞HBO全新紀錄片《畢非德是這樣煉成的》(Becoming Warren Buffett),各位應該會有更深領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