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昔日禁制 今天後着 (信報 04/01/2017)

踏入新一年,感覺不到大眾歡騰,對於周遭瀰漫的悲觀氣氛,費高有點莫名其妙。
無可否認,幾多曾經風光一時的股票、公司、行業,仍然一蹶不振, 但如果理解到世間上許多事物皆離不開盛衰的交替及轉移,你就可以嘗試退一步,將眼光放遠放大。
先以治理國家為例。對外,國家需要盟友合作,更需要假想敵來凝聚國民,而根據統治者喜惡、國與國之間的利益關係,舊日的敵人可以成為好友,反之亦然。奧巴馬政權決意與古巴復交,特朗普選擇親俄,背後皆受合理動機支持;對內,為了鞏固權力,有領導者或會對「大至不能倒」的腐敗視而不見,相反,菲國總統杜特爾特決以鐵腕手段打貪,獲取民意支持來掌權,兩者取捨南轅北轍,實則動機卻沒大差別。
沒權力左右大局的,與其依據個人的正義作出批判,倒不如順勢而為,現實地追求自身利益,正如我們無法阻止天要打風,卻可以選擇當漁人或賣傘者。早年,環球資金會着手研究任何古巴概念股或雪茄等投資目標,今年則可能會發掘美俄關係改善的潛在受惠者。
盛衰交替帶來機遇
行業的盛衰交替,帶來更直接的機會。驅動改變的原因,可以是統治者的輪替,窮兵黷武的布殊,推動了軍工業投資;銳意改善民生的奧巴馬,帶來了醫療保健業的大牛市;至於特朗普,會否一如當年極力恢復國內在石油生產和勘探市場動力的列根,把美國重新打造成石油輸出大國來振興經濟?
國家狀況從而帶動國策轉向,則是中國的常態。為掌控金融市場的穩定,中央當年限制外資投資於國內金融機構的股權百分比;惟時移世易,若因為人民幣貶值及資金外流的勢頭,教財金官員發覺體系出現信心危機的苗頭,將昔日的限制解禁,就成為今日一道良藥。
內地網站仍未見相關報道,傳聞若是空穴來風,背後的緣由值得被猜度一番。內地金融體系存在風險,由來已久,低估中央的洞察力及手上準備好的後着,未必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