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3日星期日

露宿者非過街老鼠 (信報 22/10/2016)

已經不再祈求,甚至不愛由颱風襲港帶來的假期。以投機為事業,縱使港股休市,費高仍如常早起,留意突破月餘新高的日經,破底的人仔,以及其他外滙、商品市場,與平日無異。另外,聽着窗外的狂風暴雨,想起曾拜訪過露宿者的處境,惟有行文一則,以解心中鬱結。
牽涉到住屋需求問題,本港露宿者就是最無助的弱勢社群。社會對他們寄以忽視,許多人將「露宿者」與「乞丐」、「不事生產」、「蛀米大蟲」等形象劃上等號。冷血政府帶頭給他們冠上「影響市容」之罪名,任由食環處定期到露宿者之聚居處「洗太平地」以作驅趕。
早前,大台將深水埗一行人天橋被霸佔的事件無限量放大,卻沒說出城市規劃有誤,附近有條同等功能的行人斑馬線,令該天橋作廢。個別報章對露宿者進行妖魔化的輿論,隨便到網路搜尋一下,各位自會找到。
貧窮最可怕失去做人尊嚴
曾親身走訪深水埗通州街一帶後,以下是個人對街友問題的一點解讀︰無論社會福利署,抑或以明哥為首的坊間團體,會定期向該區行友送上日常用品及無形關懷,只能治標,不能治本。現時街友最缺乏的,是作為一個人的尊嚴。
讀小學時有一深刻經歷︰與家人在快餐店用完餐後離開一刻,看見一位衣衫整整但面容憔悴的男子,快步走到我們原有位置,靜靜地將剩菜吃光。從此,我就知道︰世上最可怕的貧窮,不是缺乏物質, 而是失去尊嚴。
沒人喜歡別人施捨,我接觸過的街友一樣,他們皆渴望自食其力。然而,沒有固定地址或聯絡方法 (一部2G手提電話也是奢侈品),他們只能找到微薄薪酬、可隨時被辭退的散工。糟糕的休息環境,導致健康隨日子每下愈況,讓他們更加無法走出惡性循環。突如其來的颱風,無法防備的盜竊,惶惶不可終日的生活,不足為外人道。
如何可以改善他們的謀生狀況?我老早想過,以企業機構也負擔得起的開支,在適當地點租個地舖,為街友免費提供信件收發、儲物櫃、電話、及上網服務,是否可行?
撥天橋底引膠囊旅館安置
那麼,由政府直接撥出天橋底地方,或以社企模式選址低收入地區,引入日本的膠囊旅館來安置二千多位街友,又如何?既然注重安全的日本人都能成事,解決消防、安全等問題,不過是「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的事。
不難想像,計劃面對最大障礙,應來自大眾輿論。總有人會吼叫︰你既然幫得露宿者,點解唔幫埋我上車?唯利是圖的自私香港人呀,你們可否珍惜自己所擁有幸福,對社會上有需要人士多點憐憫?
露宿者都是人,不是被消除的過街老鼠。費高不才,無法兩年內供斷一層樓,更當不上什麼會長去行善積德,但願能靠勝過利器的文字,為被社會遺棄的一群發聲。

https://www.Facebook.com/figoin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