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0日星期一

圍城新釋 (信報 18/06/2016)

已故中國文學大師錢鍾書的名著《圍城》有句︰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裏的人想出來。本來將婚姻喻作一座圍城的名句,我卻聯想到愁城自困的內地資金。
回歸夢碎
儘管經歷了一年熊市,上海A股市盈率尚有14倍,深圳A股更達38倍,個別中小型股份估值更高,唯獨恒指國指仍雙雙徘徊單位數上下。由美國上市的中資概念股掀起的私有化思潮,直接衝擊眾多本地H股管理層的腦袋。人人左度右計,無非是想着如何重投A股的懷抱,享受手上公司估值遞增的各類好處。
不過,中證監於周五就修改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公開徵求意見,內容包括控制權變化及取消配套融資,矛頭直指借殼上市及炒殼活動。城門上鎖,不知幾多早有打算的股份望門嘆息,或跟隨歡聚時代(YY Inc.)一樣中止私有化計劃。
從城內看,當股市、樓市、商品,甚至日常消耗品也曾炒過得過分,全國上下都心裏明白,相較其他基本因素,游資泛濫才是最佳解釋。回顧九十年代日本泡沫經濟,巨額資金流出國外大舉掃貨,行為很不理性麼?手上富貴純粹鏡花水月,外國資產卻終歸有「價」可依,內地同胞運行着同樣的思維模式。
官方不斷架設關卡,內地民眾來港買保單的熱情依然未減;澳洲政府連番阻撓,上海鵬欣集團撤回收購當地牧場股權,仍無阻中資走出去。海航集團(00521)接連收購海外航空同業,中國萬達集團收購傳奇影業後,傳阿里巴巴指使阿里影業(01060)收購著名片商,都標明着一個事實︰可監控為大前提下,中央從不介意資金出國「掃貨」。
天堂變身
至於城下一方的香港,已逐漸變成另一種「購物天堂」︰主要銷售物不再是貴重物或本地股票,而是在香港設立投資公司為窗口,把資金有序投放四海。所以,本地金融業最有價值部分,就是維持着原有良好交易秩序的證監會。
作為獨一無二的交易平台,中央需要香港是實話,需唔需要香港人,卻是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