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殭屍企業怪談 (信報 30/03/2016)

由於未能籌措足夠的償債資金,不能按期足額償付一批融資券「15東特鋼CP001」,東北特殊鋼鐵成為國企違約首例。內地國有企業的債務黑洞,難度已到了失控的地步?
到搜索網站查找「殭屍企業」四字,相關「怪談」不勝枚舉。造成問題日趨嚴重的因素眾多,其中,內地《破產法》執行程序上的阻礙,非常弔詭。
於2006年獲得落實的《破產法》,內容不僅統一了不同類型企業在破產程序上法規,更為企業破產制定了清算、重整、和解等三項重要範疇。不過,有了法規,案件數目卻大幅減少。數據顯示,2007年的企業破產案達4200宗,隨後逐年下降,到了2012年減少至2100宗。
國企「入土為安」非易事
內地或有許多殭屍企業不肯「認命」歸去,但原來,內地企業想「入土為安」,亦絕非易事。
聞說兩會期間一個小組會議上,有位央企董事長喊冤,該公司經過重組但失敗後,向法院申請破產。令人不解的是,案件被拒於法院門外,最後要董事長寫信給省領導求救,在行政力量介入下,法院才受理該國企的破產案。
破產案件涉及多套法規,如公司法,證券法等, 複雜繁瑣之餘,對負責法官的能力要求非常高。另外,內地法院有着各自的法官內部考核體系,結案數量多寡乃其中之一。正常破產案可要花數年時間解決,往往超過新《破產法》作出的限期規定,令許多法官拒絕受理。結果,地方法院或置之不理,或將所有破產案件上報至上級法院了事,讓潛在案件數目不斷累積。
與地方政府「打架」
另外,國企破產不只需要債權人和股東認頭,法院就能受理,還需要上級主管部門、地方政府的批核,還要求有企業維穩的預案等。據報一宗破產案例,就出現了企業主管部門和當地政府「打架」的現象︰主管部門想清算,地方政府堅決不同意:必須重整!
當稅收數字及就業績效影響官運,許多地方政府對殭屍企業採取各種幫扶救治措施,「借新還舊」,財政輸血,甚至以政府信用幫助它們獲得銀行貸款,就是千方百計要企業「活」下來。
解救上述困局之法︰(一)增加深圳、佛山已有,專門審理破產案的判庭;(二)將「清理殭屍企業」列入地方政府的績效表現之一。所謂金融亂象,原來又是內地「行政」與「司法」兩弊病所衍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