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9日星期六

先苦後甜谷一帶一路 (信報 08/04/2016)

周末,泰國單方面決定縮減「中泰鐵路」的合作規模,鐵路總長度大削三分二,並刪去泰國連接中國的出境部分。泰方更謝絕中方貸款而自行集資興建,而工程分判、原材料、設備和勞動力等由泰方一力承包。
小國決定,無疑對大國實行「一帶一路」計劃造成極大障礙。
泰國宣稱,上述決定源於雙方未能在巨額建設費的分擔,以及融資條件上達成妥協所致,是耶非耶?當中方決意無視各方反對及國際潛規則,在南海上興建人工島來宣示主權,如果周邊小國出現敢怒不敢言的反應,合理非常。尤其在「一帶一路」這種必須借助鄰國配合的工程上,只要一小撮人惹事生非,計劃完成之日,可謂遙遙無期。
只可惜,我國有些官員就是缺乏應有的胸襟及視野。新加坡外交官Bilahari Kausikan剛在一場演講上,就直言中國外交官經常「蠻不講理地」把力氣用在「加劇而不是紓解焦慮」,究其原因,他的對手經常認為,中國對東南亞國家在貿易和投資上的慷慨舉動何其多,後者應該抱感激之情,並且放下各種不信任。或者,讀完舊時中國語文課上一篇範文〈請客〉,Bilahari的疑惑或可一掃而空。
執行走錯方向
無可否應,「一帶一路」計劃的戰略重要性,對現今中國非常重要。不過,在上者於執行方法或已走錯了方向,最少,如此深遠計劃,不適合鋪天蓋地的宣揚吶喊。
若由費高來處理「一帶一路」計劃,必先組成一支由國家資金支持的商隊,到各東南亞買田買地再投資興建,於「在商言商」的層面作出利益輸送,先讓對方放下戒心下嘗盡甜頭;到了時機成熟,再利用兩地商家共同牽頭,推動原定的戰略部署。
上述描述或者過於粗疏,但其行動精髓正是紅頂商人胡雪巖所言︰拿別人的利害,當自己的禍福。
實情是,上述所言並非無的放矢,而且正有人切切實實地為之。所指的就是最懂得卑躬之道,正默默利用經濟貢獻增強東南亞影響力的大和民族。若然領導者仍然執迷,中國就只有故步自封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