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星期日

外滙異動看趨勢 (信報 19/03/2016)

本欄於2月17日行文〈3月中淡友再部署〉,適逢周五歐美首季期貨結算,是日正好作個跟進。一個月過去,內地兩會閉幕,歐洲加碼放水,美日按兵不動,當一切人為決策塵埃落定,某些新趨勢已漸見雛形。其中,外滙市場的異動尤其明顯。相比外滙及債市,環球股市市值不過九牛一毛,若然前者颳起三號風球,後者怎會風平浪靜?近期,日圓兌美元之強勢,與日本股市趨淡,兩者間大有關聯。
1月尾,日本央行決定仿效歐洲央行,踏上負利率之途,原意為加速日圓貶值刺激經濟。不過,預期效力極為短暫,日圓滙價急貶後急速回升,更突破1美元兌116日圓這技術走勢大關,日經指數亦隨之跌穿17000萬點(兩者走勢甚為相似)。
如果以2月環球股市急挫解釋上述走勢,並不成理由。當2月中環球股市開始反彈,日經指數並未能重抵1 月29日高位,可謂全球最弱,而日圓滙價最低只能觸及114水平。直至最近,日本央行維持貨幣政策未變,美國聯儲局沒有加息行動後,日圓升勢更猛,周四突破112,衝上近期新高110水平。
歐日銀行業經營惡化
媒體以「資金流向日圓避險」作解,筆者則認為,負利率決策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市場正對日本央行投下不信任票。《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 )主角原型Michael Burry早前警告,「負利率」措施把銀行體系的存借關係破壞,將導致新一次金融危
機。費高相信,措施僅能惡性提高銀行將存款借出的迫切性,卻無助推動貸方的需求。
另外,日本央行明言會加大負利率,但是當借貸息口壓至無可再低之時,難道銀行會反過來收取「零息」甚至「送息」來吸引借貸?最壞情況是,銀行在無可奈何之下,將大額存戶送走,來避免罰息。
上述措施已嚴重影響日本國內的投資市場。據彭博報道,日本10年國債價格已升至「負息口」水平,情況不僅影響習慣「食息」的日本家庭,環球多隻掌控貨幣基金的芬佬眼見當地無肉可食,已打算將基金關閉,還富於投資者。當地的小型銀行同樣面臨「水浸」而須交上額外手續費,恐將爆發倒閉潮。
日股疲弱與日圓升值勢頭持續,倒提供不少投機機會。另外,筆者亦關注同樣加推負利率措施的歐洲,尤其德國。德意志銀行CEO John Cryan明示,公司虧損情況將持續,或表示歐洲銀行業的營運情況正在惡化,嚴重問題更不僅發生於個別銀行之上。
*筆者客戶持有日經平均指數淡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