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9日星期六

災難轉移 (信報 16/03/2016)

承接上文,繼續分享從《大沽空》(The Big Short)一書中的領悟︰
在車房創立了蚊型基金康沃爾(Cornwall Capital Management)的年輕投資家雷德利(Charlie Ledley)及其合夥人,原本不受大行青睞,惟透過不斷捕股場上特定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和市場錯價,及一場次按博弈裏操作有道而發跡。
2007年8月,市場開始對次按危機產生恐慌,擁有約20檔垃圾CDO的信用違約掉期(CDS)的康沃爾可謂勝利在望。儘管局勢如預期般發展,對任何「災難」發生尤其敏感的他們,仍考慮着發生在交易過程中各樣潛在危機︰
當貝爾斯登的股東第一次提出訴訟,指控公司決定拖垮了旗下的次按擔保避險基金時,雷德利比其他人更早擔心︰面對一場前所未見的金融風暴,手上CDS的交易對手——貝爾斯登及摩根士丹利有可能破產。另外,如果情況嚴重起來,美國政府最終介入,為所有次按提供擔保的話,他們手上的CDS仍會一文不值。
所以,他們能夠在適當時機尋求買家,最後成功將倉位轉售給心急如焚的投行。
上述一節包含兩個學問。首先,從交易操作上而論︰牛市之中,市場交投火熱下,你甚少會擔心交易時遇上特別困難,只會計較離場價位的高與低。不過,熊市時交易,潛在危機必然增多︰中介商倒閉、公司停牌、交易所提高按金……歷史所見,出現上述事件的機會絕非百年一遇。若不提高危機意識,無論造好造淡,捉到路都可以輸身家。
另外,雷德利等人察覺到次按問題有機會讓投資銀行破產,屬於一種災難性轉移。猶如地震發生引發海嘯一樣,始起事件在另一範疇掀起新的問題,骨牌式進程在金融歷史上不時發生,卻往往讓人後知後覺。
當商品價格下挫,可讓環球銀行承受更大的債務違約風險,究竟還有什麼可能性等着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