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9日星期日

內地「撥亂反正」 A股短期無運行 (信報 28/11/2015)

財經媒體每日提住「SDR」,煩死了,亦唔覺有乜謂。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不過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1969年設立,分配給成員國的一種資金使用權,平衡國際收支的特殊手段,超過180多個國家貨幣已參與其中。作為大國貨幣,人民幣被納入,屬於全球性貿易所需。
至於人仔走勢「有得跌,冇得升」(本月陰陰跌,已回到8月12日低位區間),與被納入SDR有多大關係性?然後如何間接地影響經濟或股市?坊間評論齊齊靠估,中唔中沒人keep record,無傷大雅之事,別浪費時間分析。
取而代之,嘗試將細微處整合,方可見大勢真章。近期本人的最大認知︰把內地股市托到「預期目標價」過後,阿爺「撥亂反正」的行動已開始。
上證指數由8月尾低位那3000點以下計,已反彈超過兩成,滬深兩市共計的融資餘額,亦由9月初低至9841億元人民幣,回升至日前12000億以上。滬深股市能重回相對穩定的狀況,當局在明在暗應落了幾多工夫,卻無法維持下去。
中資券商股避之則吉
直至本月中,內地重啟IPO,成為首個轉捩點。儘管將新股上市程序進行大幅改革(解決熱烈申購衍生的資金壓力是好事),股民態度會否一如既往地趨淡,或造成新一輪跌浪,全是未知之數。然而,從當局宣布新政時的措辭可知,他們相信市場已可承受得潛在風險。
一不離二之下,上調融資保證金比例,到昨天禁止券商利用資產互換等衍生工具來作變種融資及沽空交易等,便變得正常不過。至於中證監大張旗鼓,公開立案調查各中資證券交易商的違規事件,顯然看準時機而為。「閻峰失聯事件」,反映在香港經營的分支也可受牽連。相關股份,短期應避之則吉。
若有追看A股每日走勢,持續數月的「疑似人為尾市抽高」常態,至本月中已不復再。上證指數昨早再次逼近3670高點後回落,已形成重要阻力位,又是一句︰即使不去造淡,亦不宜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