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3日星期日

救助難民除笨有精 (信報 12/09/2015)

敍利亞內戰造成的逃亡潮爆發多時,他國政府及民眾本來冷淡應對,惟靠一張受難兒童伏屍海灘上的照片,才動起了眾人關注及惻隱,實在罪過。異想天開的我倒認真考究過︰老人化問題日趨嚴重的某些國家,以救援義舉來接收該批難民為新移民,是否互惠之舉?

唔難想像,大批人士會作出抨擊,指救助災民需耗用大筆公費,累及社會經濟云云。不過,著名基金經理Ken Fisher在《投資最重要的3個問題》中,對政府派錢的意見,可成為我的擋箭牌。
無論政府或銀行放款,錢如何以愚蠢的方法去花費,也不會影響其後衍生的乘數效應。他舉出一個頗為極端的例子︰有個銀行家向癮君子批出一筆貸款,後者將錢買來海洛英及一部iPad。
這樣消費聽起來非常奇怪,但收錢的毒販卻會花費於自己的衣食住行之上,蘋果公司會再存貨或賣廣告,自始正常地帶動其他實體經濟。以美國的貨幣換手率計,同筆資金或已於一年間穿梭4次不同人之手。
助德解決勞工短缺
當然,作者沒去深究販毒活動為社會帶來額外隱性成本,惟馬會資助慈善團體,或政府接濟災民,理應有異曲同工之妙。山窮水盡下缺乏儲蓄誘因,被收容的難民將救助金以消費模式回流於國內,已刺激了經濟活動。或自願或規範,若受助難民能夠成為不可多得勞動力,對社會無疑是一種遠期的投資。表示願意接收更多敍利亞難民的德國,亦被指希望從中解決國內勞動人口短缺的情況。
排除經濟上的憂慮,難民潮對歐洲多國而論,屬政治議題更甚。如同香港人控訴內地新移民濫用社會資源的背後實情,擁有自家言語及文化的異地難民,先莫講能否融入新社區或製造更多民生問題,能否安撫選民的體驗及憂慮,避免讓他們化成排外情緒,民主制度下的當權者沒有坐視不理的選擇。
對二次大戰所犯的錯仍心存悔疚,德國民眾較願意同情戰爭受害者,並不代表將來一些滋事分子,如新納粹主義者會乘機發難。歐洲多國表明反對接手這熱煎堆,若歐盟最終強迫受命難民收容配額制,難保好事變成壞事。
無論如何,但願難民們盡快脫離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