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7日星期日

建築上的水分 (信報 16/05/2015)

相隔17年,中信股份(00267)旗下的中信泰富地產再次成功投地,有點資歷的物業投資者有否打個冷震?
話說1998年,中信泰富與長和系投得尖沙咀官地,巧遇金融風暴及科網泡沫爆破,預售港景峯樓花時,需出盡二按、現金回贈的法寶吸客,2003年初落成之時,正好遇着沙士疫情,全港樓市剛好見底。時值息口周期底部,未來單位供應量預期大增,最快四年建築期內,什麼事都可以發生。
馬鞍山未見升值條件
當每方呎樓面地價創了馬鞍山區內新高,與其驗證中標者對本地樓市或該區如何充滿信心,我更有興趣想知,其餘18位落選者出價如何?馬鐵已建成,附近區域見不到任何獨特升值誘因。聽朋友戲言,馬鞍山僅屬近年新興的「次級豪宅」地段,經濟興旺時尚且值博,惟怕勢頭逆轉時出現另一光景。
資產價格如何充斥「水分」,百年前已見討論。正閱讀《股市晴雨表》,當中非常有趣的一段︰「……美國的金融中心在考慮商業前景時,更關心充滿水分的勞動而不是資本。花費100萬美元建成的工廠或寫字樓,真正價值只有50萬。從勞動中擠出這種水分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破產……」
樓價高企背後,除了高地價政策外,全港總計膨脹得過分的基建發展,理應負上一定責任。以廣深港高鐵項目為例,耗用本地巨大人力物力,最新造價預算更已直迫900億元。
基建發展膨脹得過分
出身尊貴的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不從項目效益出發,倒不斷迫令港鐵(00066)追回進度。難度2017年沒有高鐵,兩地居民就沒有其他互通渠道?不理本地建築業生產力上限,以「進度」兩字朦朧雙眼,無非是希望北大人於「回歸20周年時」,能成功演出「君臨天下」一場戲碼。
《選戰》不止好睇,更襯托出泛民一派如何不懂得運用權術。
政改通過與否,本屬意識形態類別,多費唇舌亦難有作用;然而,香港人最識講「錢」,號召納稅人發聲,立即剎停超資再超資的大白象工程,同時刻劃港人聯想︰政改若然獲得通過,以後特首借「民主產生」為令牌,繼續興建大白象工程及通過23條惡法,大家還有反抗餘地?
政治與投機,都是講「概念」的博弈遊戲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