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星期四

霎時感動出於冷漠 (信報 19/07/2014)

以巴軍事衝突中,4名幼童在鏡頭下被無情戰火擊殺;不足一日後,一架馬航客機飛過烏克蘭及俄羅斯邊境領空,懷疑被親俄組織用地對空導彈擊落,全機298人罹難……當親友互相轉載報道,社交媒體忽然間瀰漫一片愁雲慘霧。值得留意的是,他們究竟屬於長期關注國際局勢的一群,還是因為一兩樁大型事故觸動思緒,才霎時感動?
究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還是有感前景黯淡無光使然?無論對環球大事或身邊小事,香港人愛以自由騎士(Free rider)態度待之──參與了「七一遊行」等大規模活動,腦袋自慰地認定已盡公民責任,落實參與討論各項議題?這是政府與政黨的工作,亦有不同團體代為發聲,與其費心,不如先顧好自己……說穿了,行為其實出於冷漠與自私。
可曾想過,何解個
別議員選擇在議事廳內進行激烈抗爭?新界東北居民與保育團體最終決意衝擊立法會?個人不相信有人樂於被標籤為「激進分子」,惟港人趨於崇尚誇張、光怪陸離,以極端手段來喚起一絲目光,是別無他法的選擇。沒錯!香港走到如斯境地,咱們責無旁貸。
幾千公里外的個別事端,不會造成切身影響,但當心存冷漠,視野變得短淺而狹隘,腦袋失去尋求真相及求知欲望,便會造就被焦點事件主導的惡習;情況恰如眾人驚訝巴西何以7比1敗於德國,再被荷蘭請食三隻光蛋,卻忽略巴西早前比賽的弱勢,晉級四強純粹僥倖的事實。
回顧上周熱話,港滙觸及強方兌換保證,金管局接連向金融市場注資,引發資金流入股市或牛三降臨等憧憬。偏信輿論而取態積極的散戶反應,何其明顯?不過,計算港滙自5月初抵達一年高位,資金流入情況並非一時三刻。當新股潮過去,考慮金管局毋須再進行注資,會否引發港股出現反高潮,更為實際。
被眾多消息弄至眼花繚亂,思緒更易忘卻大勢何在。上月中,中央重啟核電建設項目,輿論反應可謂曇花一現。容許筆者拾曹Sir牙慧,當內地能源發展以環境影響為要旨,核電相關投資有望行以年計的大運,不可不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