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3日星期日

節約是一種態度 (信報 09/07/2014)

忙於公司搬遷的秘書Clara,收到業主通知,交吉前須將單位還原,動輒十多萬港紙。老闆蠻不在乎,但友人不服氣,主動接觸承租人。經過商議,後者接受現有裝潢,雙方慳咗一大筆,更減少建築廢料。不過,老細未有特別嘉許,更遑論有何獎勵。
遇見愈多生意人,逐漸發現其金錢觀,會受到過去或當下賺錢模式所主導。
五三八網站(fivethirtyeight.com)有一趣味文章《Why Budget Airlines Could Soon Charge You to Use the Bathroom》——面對油價再次高企,有些航空公司減少提供機上娛樂 (細電視及細小耳筒)、沙律上少放一片洋蔥、鼓勵乘客上機前如廁,只求盡力降低機身重量,從而減少燃油消耗。
小數怕長計 損益表見功
於麻省理工研修航空營運的作者LUKE JENSEN 及BRIAN YUTKO,以一條西南航空經營,由波士頓飛往丹佛市的波音737-700航班為例,載有122位乘客(85%總客量)及空載的運輸成本,分別為7900美元及6600美元。假若每位乘客記得如廁而減去0.2升尿液重量,航班將慳掉2.66美元汽油成本。微不足度?在狹窄淨利率下便小數怕長計。
當西南航空每年那160萬次航班,機上搭載娛樂設備消耗了公司3970萬美元油費,但假若每位乘客帶備IPad自娛,則只需700萬美元耗油量,成本差距3270萬美元。而根據大學數據,西南航空去年盈利為7.54億美元,10年平均盈利為3.93億美元。
至於更進取的方法︰積極鼓勵乘客上機前如廁,每年可慳下210萬美元;沙律上減少一圈洋蔥,則省掉4萬美元。油價上升風險可以用金融方法對沖,但需要面對商品市場的不確定性,嚴重出錯更可適得其反。相反,上述慳錢妙計猶如集腋成裘,既實際之餘,效果更有數得計。
節約不只為求降低成本,更是對地球資源給予尊重的一種態度。當發現噴墨比Chanel No. 5更貴,有位14歲男生經過一輪研究後,提議美國政府轉用較幼身的字體Garamond來印刷文件,預期每年可慳掉3.7億美元墨水!究竟幾多上市公司體現上述道理?答案或藏於損益表中,最不起眼亦不透明的項目「行政開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