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6日星期六

非偶然罷工 (信報 23/04/2014)

「事情不會基於巧合而出現」!內地新聞亦然。收到裕元(551)旗下,東莞最大鞋廠發生萬人大罷工,心中疑問頓生︰如此破壞社會秩序的聚眾消息及視頻,何解能逃過被「河蟹」的命運?
裕元盈利肯定受影響
答案,早已寫上網上文稿裏︰隱晦的,便強調裕元隸屬台灣寶成公司;無保留的,把工人一句「台灣不把大陸人當人看」搬出來。罷工事件,內地時有發生,「被和諧」乃無形之手的一貫做法。惟將今次事件與IBM福田工廠罷工串聯,若然事件被定性為「外資剝削同胞」而挑起民族情緒,局面一時間定難以收拾。
由此所見,假設內地與寶島最終簽訂服貿,於通訊、金融、醫療、運輸、旅遊等項目作出開放,惟在落實及執行上的難度與效益,勢必與期望有落差。
再講事源,老一輩工人發現資方未按規定交足社會保險費,而且新聘工人待遇不一,多年來被壓榨的怒火迅速引爆。上周四,公司立即發出「調整員工福利」的內幕消息︰「因應部分員工對於調整員工福利金的訴求,以及協助本公司留任及招聘員工,本集團決定依據相關地方政府政策調整高埗鞋廠員工的員工福利金,並由2014年5月1日起生效!」
閱讀字裏行間,外人難以抹煞公司曾經刻意隱瞞及剋扣薪酬的印象。即使資方有意撥亂反正,大部分工人決意藉停工來追索應得回報。
公告所言「對員工福利金進行的調整有可能對本集團的財政表現構成重大影響」,筆者相信並無誇大。根據去年業績報告,裕元共僱用41.3萬名員工,僱員福利開支(包括董事酬金)達18.3億元(美元.下同),佔總營業額75.8億元的24%。考慮同期整體溢利為4.28億元,假設平均每名員工每年需多付200元,額外支出已達0.82億元,佔原有盈利19.2%。另外,停產對今後定單付運所做成的連鎖損失同樣未明。
作為Nike、Adidas等30多個國際運動品牌的代工商,2002年世界盃之時,獲原復生點名裕元為「世界盃概念股」。不過,從多年損益表所見,其營業額持續增長,但盈利增長與否,仍取決於成本控制及營運效率之上。
伴隨着大罷工的更多關注,內地有評論指,資方問題還包括工作環境危險、以捐款代替工傷賠償、限制如廁時間、工資計法混亂等。若然指控有實證支持,違反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的罪名,應否純粹落在裕元及其他國際運動品牌之上?
兩年前,一間為Adidas製鞋的印尼工廠PT Kizone破產倒閉,近2800名工人被拖欠180萬元遣散費。俄勒岡州就有16名大學生,向Adidas總部遞交600多頁的請願書;該美國大學更依照勞工法例,將Adidas告上法庭,成為首宗案例。
拿破倫講過,「The world suffers a lot. Not because the violence of bad people. But because of the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造就血汗工廠的,並非一小撮企業家或資本主義,而是一大群視而不見的用家。
小孩子還需被教育何謂「必要的沉默」?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