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0日星期三

(信報 03/07/2013) 誰當香港人是猴子?

上星期五,政府為私樓樓花鬆綁,把預售樓花期限制由最長20個月放寬至30個月。純粹作為七一前減低民怨的政治虛招,道理上還說得過去。只有傻瓜,才會以為如此增加短期「供應」,便可滿足廣大市民的置業「需求」!
本地樓市需求理應被分成「用家」及「投資者」。解讀兩者對潛在新增樓花的反應,便一目了然。
發展商賣樓更彈性
基於「成家立室」這傳統觀念,盼望決定結婚前能夠擁有小天地的準新人們,成為本土最迫切置業的一群。不過,面對樓價高企,貨源短缺的畸形狀態,預售樓花仍難以納入他們考慮之列。籌備婚禮之餘,要考慮新居何時落成,以及收樓前後的變數,感覺未免太可怕。
至於投資者的目光,從不離開遠景預測。計及三年額外印花稅、加息周期等因素,住宅市場乏投資機會是普遍共識,炒家們只求逐漸把手上持倉善價而沽。況且,現成單位的二手市場相對活躍,但樓花轉讓的成功案例寥寥可數。當樓市逆轉時,持貨者能否迅速止蝕,還是焗輸到尾,為控制風險中重要一環。
其實,上述措施與「朝三暮四」這成語故事何其相似。整體橘子量不變下,把部分晚點變成早點作為和諧手段,特區政府難道將香港人當成猴子了嗎?審批過程需時下,短期增加的樓花供應量能否足以扭轉普羅大眾對樓市的展望,費高不感樂觀。
日後賣樓時得到更大彈性,從新措施上受惠最多的,莫過於發展商一方。不論配合預測樓市變異的能耐,於危機發生前出貨,抑或提早套現,以收貨如輪轉之效,本土地產板塊股份會否因而受惠?
本地樓市大限不遠
為了觸不到的民望,當朝政府不知就裏地擾亂市場秩序,令飯碗不保的地產從業員群起攻之。惟現實終歸證明,人為方法永遠不能阻礙樓市周期的正常演進。猶如置身炎炎夏日之中,再來多次的人工降雨,高溫氣候也揮之不去。
社交場合上,許多人申訴自己如何置業艱難的同時,卻基於蘊藏在香港地的財富實在太多,繼而否定本土樓價大幅回落的可能性,費高便會細數當年︰不論是八十年代初前途問題引發的移民潮,或九七年開始的金融風暴及沙士危機,驅使樓市暴跌的理由從不稀奇,只是常人難以預知吧。
個股、樓市、經濟、氣候、人生……萬事萬物,均依着循環之說來運行,周而復始,從不例外。根據歷史,環球物業周期為十六至十九年,費高心裏有數,刻下離本地樓市的大限不遠矣。至於催化劑為何物,還是等待時間告知。
是日晚上正值本報舉行「四十周年慶祝酒會」之時。費高謹祝《信報》業務繼續多元化,並實踐寶貴使命,成為本港最具公信力的報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