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星期六

(主場 14/06/2013) 諜報何價

嘗試理解中情局如何秘密監控全球網絡,及斯諾登所面對的窘困,費高即時想起一套諜戰驚悚片《全民公敵 - Enemy of the State(1998)》。
「Robert Clayton Dean(Will Smith飾)本是擁有美滿家庭、光明前途的黑人執業律師。聖誕節前夕,Dean遇上一位久未謀面的朋友。這位友人將一份記錄了某位政府要員謀殺國會議員整個過程的硬碟放入Dean的行李!於是,他在毫不知情下,被NSA中的害群之馬嚴密監視,並被施加了各式各樣的欺壓,甚至無固被指涉嫌謀殺前女友。
Dean迫於無奈之下,惟有隻身展開了逃亡、並追查幕後真兇。」
透過Will Smith被竊聽、監控、砌生豬肉、被迫剝光豬著草的糟遇,製片人明顯地警告觀眾︰NSA is always watching you!斯諾登所公開的機密文件,或許是將美國人由來已久的懷疑作實了罷。
無論國與國之間,抑或商業競爭層面上,基於「收集敵我情報,以獲得優勢及利益」之誘因,諜戰行為從古到今未曾停止過,問題純屬局內局外人知曉與否。當數碼科技變得無孔不入,民眾於網絡的活動記錄無法刪除下,要學戲中協助Will Smith的前NSA探員Lyle一樣完全隱匿,談何容易。
應對洩密醜聞上,NSA坦承所作所為之餘,將「諜報行為」牽連至「犧牲大眾利益換取國家安全」之上。縱使自由主義高漲,不憤被政府監控的美國人仍佔大多數,但長期活在恐襲陰霾裡,容易衍生排外心理,選擇諒解當局行徑,甚至認為斯諾登是「叛國者」的國民並不少。相較之下,對政府以「維穩」為名,利用監控、打壓等「除內」手法迫害異見同胞,大部份中國人卻沒勇氣作出反抗。
金融領域上,特別搜羅投資群眾數據的數據換取作其他用途,亦有發生。
本年5月「窺探門」醜聞為例,純粹高盛一位合伙人離任,揭發彭博記者曾可隨意查閱限制級用戶,包括聯儲局主席及美國財長等操作紀錄。若然事件未曾曝光,害群之馬私自向外間通報某大型基金的查閱數據,或特定戶口之對話紀錄,已可構成最可靠的春江鴨製造工場。
看官未曾接觸Bloomberg,但總會用過網上交易系統吧。由於操作外匯需要放大槓桿來賺取短線回報,不少客人總會為部位設定止蝕盤來控制風險。不過,曾聽聞某些與客戶對賭來的外匯交易商,會根據系統內客戶盤路,以快閃式買賣來刻意觸發止蝕交易,務求賺盡交易徵費及價差,手法猶如大戶聯手推低期指擊殺牛熊證街貨。
某程度上,金融競賽本身便是一場訊息收集戰。所以,索羅斯明白打通政商界的重要性,而許多成功交易員背後,總有特定互通資訊的支援脈絡。
明白了市場的黑暗面,學會假定所有上市公司都是老千,將股票市場當成殺戮場地,乃是投機者最基本之覺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