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9日星期三

(信報 12/06/2013) 由SHIBOR講到1994

上周五,隔夜上海同業拆息(SHIBOR)曾如穿雲箭般抽升至15厘,所造成之恐慌難免牽連內地及本地股市。端午節效應?企業財稅繳款?存款準備金補繳?外滙資金流入被加強管制?打擊非法債券?光大銀行及興業銀行之間的60億違約事件?短期資金緊絀?成因眾說紛紜,更無官方答案可言。
光銀高層聲言違約消息純屬子烏虛有,但截至收筆為止,對手興業銀行未曾作過半句澄清。謠言距離7月啟動招股程序不足兩月,邪門之極!
為求推動第三次H股IPO報捷,有內地論者形容,公司採取了「背水一戰」式的財務安排。資料顯示,光銀於去年刻意降低派息比率至10%,違背了2011年5月的承諾︰2011至13年現金派息比率不低於30%。而且,該行更打算將本年初至上市成功前的滾存利潤,由新舊股東共同享有。
多月前,有夥伴認定內銀債務問題不會短期內爆發,原因是相關利益者識趣地為光銀營造良好的集資環境。此時此刻,路演會否如期舉行也未可知。
以國情而論,為保大局,中銀監以至中央政府極速擺平事端乃合理預期,惟須注意內銀同業之間的互信有否惡化。若然忌諱頻生,難保不會孕育出黑天鵝BB。
至於高盛,於上月20日以每股約5.50元將手中剩餘的工行(1398)配售後,股價一去不返。清倉時機與上海同業拆息之異動,有否關連?
高佬言行有幾前瞻性,各位心裏有數。而近期最教小弟在意的,為該行CEO布蘭克費恩( Lloyd C. Blankfein)的一席話。
上月初,他在研討會上道:I worry now -- I look out of the corner of my eye to the '94 period。當年2月開始,聯儲局僅用一年時間將基準利率調高3%,由歷史低位3%升至6%,美國30年期國債利率由6%升至8%。史稱「債券大屠殺(Bond Massacre)」事件,令當時運行合夥制的高盛面對資本流失,須向一家信託公司售股募資2.5億美元。
那些年作為小學生,不知債市動盪為何物的費高,惡補當年記錄之下,倒有不少得着︰
(1) 行動早於數據出台的前科
根據1994年資料,1月份失業率及CPI數據不見異樣,惟聯儲局宣布加息之後,揭示經濟改善的資料才公諸於世。當市場目光盯緊失業率會否回落至6.5%以下,或通脹會否超出2.5%時,貝南奇早於數據公布時進行退市之機會不低。
(2) 股場有震盪沒恐慌
近似刻下情景,當年標普500指數由1987年底250點附近,升至1994年初450點以上,為十年一遇大升浪。及至加息周期開始,美股於1994年於440至480點之間呈拉鋸狀,並沒受債市崩壞所牽連。
作為順勢投資人,與其浪費心神估算加息期何時起動,倒不如認真思考當那一刻來臨時的應對操作。於外國財經網站Business Insider,小弟找到自1965年起,聯儲局共15次進行收水後的市況短評,留待各位落力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