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信報 29/02/2012) 奧斯卡精神


奧斯卡是費高最重視的年度盛事之一,原因不止於對電影的酷愛、對哪位影視名人有否得獎的關注,也留意外國頒獎典禮排場;透過對所有追夢者的崇高頌讚,不斷地為全球電影業,甚至世界帶來推動力,才是奧斯卡難能可貴之處。
默劇電影不是本屬上世紀的產物嗎?但一套來自法國的《星光夢裏人》(The Artist),不但讓現今世代重新認識黑白默片的細膩及感染力,更可於外國盛事摘下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等五個大獎。62歲高齡的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憑《鐵娘子─戴卓爾夫人傳》(The Iron Lady)再奪最佳女主角,猶如葉德嫻可憑《桃姐》封后一樣,證明年齡並非成功的障礙。
正值中東局勢持續緊張,伊朗威脅封鎖霍爾木茲海峽而被多國譴責時,《伊朗式分居》(A Separation)卻獲得最佳外語片,真的事有湊巧?從五套難分高低的外語片中,評審們一致投選以婚姻危機作大綱,來探討伊朗內部情況(涉及親情、倫理、信仰及社會階層等)的電影,或希望帶出一個訊息︰Iranian is just like us。
數十年前,多少人曾斷言,電影將因為電視、電腦及互聯網的興起而變成古董,但是,現今荷里活依然百花盛放,Why?當地從業員及投資者對電影的無限熱誠,持續地為行業種植新芽。

Pixar與Disney打造的《反斗奇兵》(Toy Story)無疑為動畫電影開闢新藍海,但由意馬(585)那套《阿童木》(Astroboy)的失敗例子所見,視覺效果並非萬能。當製作單位抱有追求動人場面的決心,描寫失婚中年男人的小品故事《繼承大丈夫》(The Descendants),仍可躋身奧斯卡入圍名單。
其實,滿腔熱枕的,並不止於美國電影人。細心觀察下,你會發現即使經歷樓市泡沫爆破,許多美國人及企業從未失去應有的創造力,於不同領域上打拚:US economy is injured but recovering,相信嗎?反正我信了。
相比之下,本地電影業好像長期抱着一個「信念」︰香港人已不再看電影!有着不明所以的悲觀情緒,港產電影質素持續下滑是有目共睹的。「放眼內地」就是必然生路?對比既能諷刺時弊,又能大收旺場的《讓子彈飛》,幾多所謂「迎合內地口味」的本土電影早已淪為三流、甚至不入流之類。
上述問題同樣不只發生於電影業。金融業長期寄望北水南調,旅遊及零售業視內地自由行為命根,連特區政府都力推「北車南下」。以下是小弟聽過最好最坦白的評語︰到香港被完全「內地化」的一天,內地同胞還會願意來港消費嗎?
請看官勿寄望換了個特首,草擬什麼德政,推行幾大產業,便可拯救香港。歸根究底,問題出自港人的內心深處。不知何時起,這裏慢慢變成國際「殭屍之城」︰社會表面上看似繁華,但大眾卻失去創造未來的信念及勇氣,只求隨波逐流。對上一次出現「全港同心」的情景,應數到沙士爆發之時。難度咱們需再經歷一次苦難,才可置諸死地而後生?
正因為香港被邊緣化,許多本土的固有寶藏才得以保留,例如,本地的粵語長片不遜於外國的《星光夢裏人》,欠的卻是幾位願意重修舊戲像《關公大戰外星人》的彭浩翔導演。當各界擔心整個城市被隔離前,可曾留意早有的優勢,甚至自我進行Featuring,來個英雄造時勢?有志之士,還請從《魔球》(Moneyball)中偷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