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9日星期三

(信報 22/5/2013) 宏觀猜想


數學界曾出現一道「龐加萊猜想」(Poincare Conjecture)的難題,百年過去才出現公認的答案。本欄專門對金融實況進行「無證據猜想」,內容不求政治正確,志在啟發思維,期待未來給予最終答案。
為了滿足基於百物騰貴下衍生而成的「通脹慌」,黃金及白銀等商品不時被推舉成抗通脹妙品,但近期價格卻與廣泛的通脹期望背道而馳,原因何在?
QE「三而竭」
在2008年9月及2010年11月,聯邦儲備局進行QE1及QE2過後,金、銀、銅等價格均出現明顯升浪;然而,QE3於去年9月出爐的一刻,反成為各類貴金屬的墮崖高點。再次減持黃金,而被指引發國際金價下跌的索羅斯,似是順勢投機者多於始作俑者吧?
傳聞一則︰近月的公開市場交易中,國際黃金價格曾先後被有形之手打壓,規模更疑似是政府機關所為。背後動機?金價是最受市場重視的通脹指標,要為大眾帶來「不存在高通脹」的錯覺,操控消耗需求不高的貴金屬價格或是妙法。
況且,曹劌論戰有云︰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資金泛濫」等炒賣概念由來已久,當金價在新一輪QE後表現迥異時,好友「竭」而淡友「盈」的威力不容忽視。
當然,美滙指數轉強,繼而影響以美元計價的商品估值,亦是潛在因素。習慣多年那「美元升,金價升,基於避險情緒」的調子,許多投資者對上述苗頭不以為然。或曰︰美國經濟復蘇之路未明,國債繁重,美滙怎能走強?自2007年年中起,縱使日本經濟差、國債勁,其貨幣依然大升的一段珍惜歷史,值得借鏡。
與股票有別,外滙永遠是個相對價值的交易媒體,實體經濟與滙率未必有線性關係;浮動滙率制度自1972年建立下,掌握着全球滙價的並非政府機構,而是各大金融機構。高盛與聯儲局是一丘之貉?實際需要也。
「抗通脹」這投資誘因,數十年來從來未變;不過,投資產品種類有限的日子不復見,現今一群極富創造力的產品設計者,時刻為您效勞。這或可解釋巨大游資何去何從。
假若手執數千萬家當走入私人投資部門,並聲言投資取向十分「保守」時,經理或向您銷售「債券抵押融資」︰先購買特定藍籌債券,再將之向銀行抵押來進行低息借貸,以倍數槓桿買入更多債券!被形容為「穩定」或「無風險」投資,但組合年回報以雙位百分比計,組合因此於近年熱賣產品。
產品「散戶化」警號
感覺是否似曾相識?深得客戶歡心的「高回報」,其實來自他們放棄的「離場效益」,例如,整體合約多以年計,提早解約是需要罰息的。
另外,所持債券的一手市場或許十分熾熱,但若然加息周期開始,二手市場是否有足夠承接力?投資門檻愈見降低,產品「散戶化」的趨勢明顯,是一大警號。
許多猜想早前曾於網誌發表,惟未見明顯趨向時,實不敢搬上大雅之堂。不過,「金價跌,開門搶;日圓跌,排隊兌」這等「老散行為」陸續出現,或許證明許多趨勢才剛剛經過重要的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