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0日星期三

(信報 10/4/2013) 炒友遇着風水佬


一位術數高手,人稱風水K,曾根據時辰八字贈言︰「費高兄應該長期埋首於極其沉悶的工作,而又樂在其中。」在場友人即時反駁︰「他做金融架,點會悶呀?」
基金經理、操盤手、分析員等「神聖」職業,普羅大眾甚少接觸,難免有所誤會及無限暇想︰
(一)行業充滿色彩?
對飄忽不定的股價指手劃腳,在財經節目及專欄中高談闊論,工作如此多Fun,與能預測吉凶的堪輿學家一樣威武!可惜,大眾着眼的,永遠只是結果。
「台上一分鐘 台下十年功」,風水Ken追求別樹一幟,仍須定時溫故知新,多番重讀《周易》、四書五經等古物,方能耳熟能詳。對於研究命盤,開班授徒等日常業務,他亦難言樂趣何在。
幾多曾渴望置身投行的年輕人,早被腌悶的會計知識及財務數字所嚇退。日以繼夜地解讀圖表、公司年報、面見管理層,然後研判或有或無的機遇,其辛勞不足為外人道。

(二)羨煞旁人的工時?
「收市後便可游手好閒?」許多要求政府就最低工時立法的香港打工仔,對咱們那朝九晚四(純粹開市時段)的表面工時恨之入骨,卻不明白金融行業那「多勞多得」的特性。
每朝開市前,友人操盤手D於六時正踏入公司門口,先橫掃各大報章頭條及外國網站,再與團隊討論即日市況,才開始一整天的操盤勞動,期間只有一小時午飯時間休息。收市後,查察團隊大倉,留意同伴有否爆數。假如歐美有突發消息,更須利用期指對沖。回家後須爭取時間休息的他,埋怨拍拖的時間也沒有。
(三)回報與工種不相稱?
行業起薪點看似偏高,惟加入職前投資、安穩度、健康補償等作考慮,只屬合理範圍。自金融海嘯以來,裁去中層人員,聘任新手代之,外資機構的「洗牌」未曾休止。行業不振,職場僧多粥少,保住飯碗已經難得,還會埋怨有增無減的工作量?
鳳毛麟角的基金經理及操盤手,要精於市況追蹤、板塊炒作,或脈絡收風,各自均有其處世板斧,才可擔當重任。不過,無論往日表現如何輝煌,績效轉差或客觀市況所引發信心危機,可叫資金迅速撤離。置身汰弱留強的英雄地,所謂豐厚回報,其實與職場風險如影隨形。
金融業,只為香港百業之一,並無光環依附。Is it just a Job or Truly Meaningful Work?則留給從業員們各自表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