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4日星期三

(信報 04/04/2012) 不變應萬變是無奈之策

近日最熱門的通識題︰究竟《防止賄賂條例》第10條「財產來源不明罪」,是俗稱「財富與官職收入不相稱」,還是「身家與貪念不相稱」?獲得高於自控能力可以承受的權柄,產生無所不能的幻覺,逐漸鋌而走險,正是所謂「利慾薰心」。
廉署高調行動,純屬一場大龍鳳之序幕。一時間,市場恐懼源頭,由民企相繼被洗,落到大藍籌陷於貪污門;傳媒焦點,由西環借梁治港論,到前曾班子假公濟私;直捲政商界的巨浪如何蔓延,值得跟進。
打倒地產霸權、反對官商勾結等,乃泛民沿用已久的號召議題,可惜多年來苦無實質證據支持。上一次爭論,應數到梁展文與新世界發展(017)那惹人非議的關係,但由於表面證供不合情理但合法,利益輸送的罪名無從考證,不了了之是必然結局。
今次由老廉牽頭,涉及地產名門及前政務司司長的刑事案,由搜證、落案起訴、到結案,發展勢必橫跨9月立法會選舉,而且會因案情曝光而高潮不斷。能否勾起普羅大眾對官商勾結的憎惡,連同對西環攝政等,喚起政制改革的強烈訴求,應是泛民於來屆選情能否報捷的關鍵。
兩位高層涉案消息一出,新地(016)股價翌日大瀉,乃百年一見的非系統性風險。市值蒸發既成事實,如何穩定公司上下及投資者的信心至關重要。一封《給員工的信》總算來得及時,但單憑一句「放心,一切如常」,又是否足夠?
記得2010年3月,電視廣播(511)業務總經理陳志雲及一眾職員同樣被廉處拘捕,公司立時暫停有關人等一切職務。有評論指上述行動猶如象徵性執法,假定相關職員早已犯法,有違「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之嫌。不過,私營機構終究並非法庭,而陳氏純粹打工仔一名,公司為保名聲而暫時棄車保帥,不無道理。
不過,新地是郭氏家族的橋頭堡,情況自然複雜得多。郭炳江、郭炳聯均為主席兼董事總經理,計及另一執董陳鉅源更早被廉署調查,陳啟銘上星期仙遊,七位執董中有四位先後出事,避免短期權力真空及製造更多恐慌,以不變應萬變是無可奈何之策。
涉案高層仍坐擁大權,難免令市場憂慮,但新地為巨鯨級企業,會否受單一事件而大受打擊?正如現任特首藉放假來避難,整個公營機構依然運作如常,皆拜多年建立的自動波機制。收租業務運作如常,屯門站新盤瓏門如常高價叫賣,新地的核心業務應如常運作。大行迅速調低評級或目標價,難免屬順應投資者意願,求仁得仁之舉罷了。
上星期談及基金愛股,其實許多基金經理的選股要求十分簡單︰業務易明、資產負債表簡單、穩定現金流!新地的數碼通(315)及新意網(8008)均是不時聽到的例子。假如兩者因母公司風波而股價大幅降,相信不少長倉基金會趁低吸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