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信報 28/3/2012) 東岳被硬扣基金愛股之名


《How to Make Money in Stocks》是美國成長型投資大師William J. O'Neil的成名作,而最廣為人知的,是由七個字母組成,代表着潛力股應有特徵的選股法”CAN SLIM”。
當中,I 解作 Institutional Sponsorship:即機構投資者,包括對沖基金、退休基金、保險公司對該股的參與度。簡單而言,若果比較每季數據,發現目標被著名基金不斷增持,或持手該股的基金數目有所增加,便可視為利好訊號。
漸漸地,不少投資人開始追蹤「基金增/減持紀錄」,名詞「基金愛股」亦應運而生。
有趣的是,對於「基金喜愛什麼股票?」這問題,坊間提供的答案與芬佬心想的大有出入。舉例,東岳集團(189)被多次稱為基金愛股,但多次訪問幾位基金界師兄,皆對它敬而遠之。原因?看不透也。
需求前景未見明朗
東岳剛公布了漂亮的2011年業績,營業額大升超過七成,盈利大增近兩倍,毛利率及純利率再創新高,全年派息大增。會計數字非常漂亮,但都未必能驅使芬佬們動用真金白銀。有什麼考慮?不妨為他們作個模擬思考︰
「……外國開始淘汰低端製冷劑的產能,供不應求,國內的製造業去年得到價量齊升的銷情,東岳當然受惠。不過,產品價格由去年中至今下跌逾半、環球經濟不景、國內家電下鄉、汽車下鄉等政策出現疲態,來年市場的需求會否同樣強勁?
高分子材料業務增長強勁,佔業績百分比由兩成六升至三成八。從網上可簡單地明白各製成品,如HFP、PTEF等的多功用性,亦留意到實質價格均有所上揚。然而,複雜的產業鏈及供求關係令人卻步,亦難以預測其前景。
可與美國杜邦化工(NYSE:DD)匹敵的離子膜製造技術,是一大亮點。
去年,中國以離子膜法來製造化學品氫氧化納(Caustic Soda - NAOH)的產量達1400萬噸,年增長一成四,而氯鹼離子膜是必要材料。該離子膜每平方米的售價達1萬元人民幣。找到網上流傳的配方,每生產一噸氫氧化納,需要薄膜0.006平方米。那麼,全國一年的離子膜銷售額為……不過,量產的日子仍是遙遙無期。
燃料電池膜是研製成功了,但氫燃料電池造價太高,得物無所用。其他離子膜產品仍是只聞樓梯響……」
機構投資者佔股不多
彭博顯示,研究東岳的分析員只有10位,高佬、瑞銀、大摩等投行不在其中。根據權益披露,除了4個屬於管理層的單位共持有總股數的53%外,機構投資者的持份着實不多。
或者,成長神話及增長故事吸引,不時被搬上財經節目及專欄後,東岳才會背負基金愛股的影子罷了。
*本人並無持有上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