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信報 21/03/2012) 易拆難建的制度

春秋戰國時代的政治家管仲有云︰有道之君,行治修制,先民服也!唐朝大詩人白居易亦曾道︰仁聖之本,在乎制度而已!由此可見,建立及維持健全開明的制度及法規,以達至民心歸順,社會和諧,是我國古人早已深明的治國之道。
時至二十一世紀,香港的政制多年來未見改善,近日更連番受到挑戰及打擊,而帶頭破壞者,卻是現任及候任本港最高領導人。
打破保密制實屬不智
「款待門」事件上,煲呔聲言自己依循自訂的《政治委任制度官員守則》行事,但獨立委員會要求下,特首辦才承認所有申報並無任何文本紀錄。自圓其說的申報制度純屬信口雌黃的抗辯,又怎教千萬公務員及廣大市民信服?
特首選舉辯論上,唐唐以「公眾利益凌駕保密要求之上」為理由,利用不應公開的黑題材來打擊對手,對特區政府無疑是一大侮辱。
政治(或商業)領域裏,保密條款的重要性,在於讓能者無「抽後算賬」之慮,而安心地上書進言。若然「爆大鑊」先例一開,行政體制的威信變得蕩然無存,往後的特首難以招賢入閣。
梁氏屬何許人也,市民心裏有數。為了作多餘的警醒,而導致禮樂崩壞,絕非明君所為!
優良的投資環境,完備的交易規則同樣不可少。不過,從眾多事例所見,崇尚追求成交量及新股上市數目的港交所(388)並未做好把關工作,令本地投資者怨聲載道。

本月15日,博士娃(1698)於早上8時半發出有關審計師辭任及延遲業績公布的公告,但無了期的暫停交易公告卻始於下午1時40分,時間差距近190分鐘,一批投資者能僥倖逃脫,博反彈的接貨者則大喊中伏。後者所損失的時間及金錢,應否歸咎於含糊不清的停牌機制?
盈喜/盈警的訊息發布一樣毫無規範可言。現時並無明確指引,規定上市公司的盈利增加及減少幾多百分比,便需要發出盈利警告,而且警告內容沒有特定格式,欠缺具體盈利增(減)幅度。
停牌及盈警機制未完善
對於各上市公司於董事會會議後公布的業績,大小股民自然引頸以待。不過,相關文件的發布時間無迹可尋,由當日中午、收市後、深夜,甚至翌日晨早皆可。投資者需時刻更新披露易網站,精力負擔大增。
最教小弟不爽的,莫過於午飯時段收到突如其來的業績。要在縮短後的中午休市一小時裏一邊充餓,一邊極速消化十多版會計數字及管理層意見,難怪腸胃不適是普遍芬佬的職業病。而許多散戶到開市後仍未知業績早已見光,到來得及反應時,股價已大幅抽高或洗低。
既然港交所樂於用時間換取成交量,何不直接取消整個午飯休息時間?至少從業員不怕遺漏任何中午發布的公司消息。
無序的停牌機制、過度放任的盈利警告指引、以及消息發布時間存在落差等問題悠來已久,還請港交所盡快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