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信報 09/11/2011) 航空公司—難以掌控的行業

彼得林治有云︰I like buying companies that can be run by monkeys - because one day they will be。有着超級腦袋都難以掌控的行業性難題,航空公司先天就不是好股票吧。
澳洲航空面對工潮,做出46小時全面停航的決定,遭受各方猛烈抨擊,擬發放10萬張免費機票補鑊。假期薪津案上訴至終審法院被拒,工會爭取來年加薪8%,飽受挑戰的還有國泰(293)。
巴士司機按章工作,替代交通工具尚有很多,但航班停飛時,有錢亦未必換到一張機票。幾小時的誤點,可導致商務客缺席幾個重要會議,旅客的度假心情被一掃而空。公司形象及口碑是搭客的信心來源,因此,工會的議價能力頗高。

計算耗油量、餐點、員工等支出,航班的打和成本需要一定載客量支持。航空公司推出早鳥訂票優惠,目的是封住虧本門,及預算搭客人數。若遇到機械故障而需改搭較遲的航班時,同行客量不足才是主因。
天災人禍皆受影響
燃油成本佔航空公司的營業開支多達四成。買賣期油合約作對沖,猶如與國際投機者對賭,並無必勝機率。即使油魔再次肆虐,於2008年曾因「睇錯邊」而大蝕76億元的國泰,其對沖比例已明顯降低。
曾聽前國泰CEO陳南祿笑言︰的士每公里收費最少一蚊,但航空公司提供餐點及娛樂,乘客收益率(Passenger Yield, Fares per Mile)只有幾毫,是否不成理?
景氣好時,營運成本高居不下;經濟轉差,貨客運量可快速倒退。不論颱風、疫病、火山爆發等天然災害,抑或戰亂及政變等人為因素,好像所有壞消息都與航空公司有關。國泰的盈利能力有多大波動性,可從過去十年營業額及每股盈利的變化得知。
行業挑戰未可全控,但國泰團隊已然盡其所能。
國泰經營效益勝同行
首先,其飛機使用量達每日11至12小時,相較國際同行約9小時優勝得多。考慮成本及物流控制,善用機隊用量達半天的難度頗高。為了建立機齡最低、燃油效益最佳的廣體客運機隊,國泰購置新機的付運訂單遠至2019年,並適時出售舊機。
服務方面,繼適合長線航班的新商務客艙,公司擬將於下年推出機上寬頻服務。除了不斷開設新航線,早於今年五月,國泰與國航(753)成立合資公司,發展長三角至世界各地的貨運業務。
前資政李光耀深明航空業對地方發展的重要性,多年不斷扶植新加坡航空。國泰對本地旅遊及貨運事業貢獻良多,並多年入選為年度最佳航空公司。如此卓越的航空公司立足香港,實乃港人的光榮及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