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星期三

(信報 21/9/2011) 彈到冇人信


自問對經濟周期的知識相當貧乏,正埋首閱讀著名基金經理拉斯.特維德(Lars Tvede)的著作《景氣循環論》(Business Cycle)。
1870年,歐洲多國實行金本位,而黃金以美元結算。若果黃金價格上升,則美元貶值。為了刺激美國通脹,令手上鐵路公司的債務下降,黃金交易員杰.古爾德(Jay Gould)實行一個大膽的計劃,炒高巨額黃金來打壓美元滙價!
利用槓桿及遠期合約,他買光所有黃金現貨,令黃金由135美元升至146美元,美元變相貶值8%。正當他苦思如何平掉大額倉位時,奇怪的事情發生,群情兇湧,相信金價直迫1000美元的國民開始搶金,拋空的交易員不問價平倉,金價大升。古爾德不但成功撤退,更反手造淡。直至財政部宣布賣出儲備黃金,金價於14分鐘內由165美元回落至133美元,完美的泡沫就此完結。

注視着公司產品的供求變動,卻忽視手上投資產品,包括黃金、股票和債券等本身的供求,實在滑稽。縱使環球實質經濟仍未見底,但根據眾多因素,一個升到沒人信的大反彈已由上星期展開。
恒指上星期一大跌836點,成交有577億元;上星期三先創新低再V形反彈,由跌402點倒升14點,成交814億元。以當了3年股票經紀經驗歸納的思維,把成交額除以指數波動得出的簡單比率,估算大市已再無力向下,造好風險不高,但只適用於極端市況。
隨後,德國反對發放歐洲共同基金、UBS多了一位輸掉20億美元的神奇小子、美國數據差於預期,以及內地樓市有爆破先兆等,壞消息始起彼落。結果?歐美股市連升多日,港股緊隨其後。「Stocks rise on bad news」,不可不察!
打開上星期的《信報》,看淡的文章和評論實在太多,共犯之一的小弟亦感不自在。周末,三本長期唱好的財經雜誌均以「股災」和「08年翻版」作封面,比老夫子更耐人尋味。整個股票市場充斥屍臭味,全球基金的現金水平創兩年新高,還有哪個淡友未蒲頭?
另外,港元兌美元逐漸轉強,貝老於會後推出救市方案等因素,尚且從略。
基金怕落後追貨
淡倉盡出,股票市場的供應減少,而敢入市的人數增多,所造成的威力不容忽視。把1870年的情況套用至今,股價若然「意外地」慢慢上升,持有現金的基金便會怕落後於人而追貨,季度結算帶來的粉飾交易是利好因素。浸淫在壞消息之中,散戶或會見高沽貨,但眼見股市愈升愈有,他們自會按捺不住而重新高追。最後眾人忘卻所有懷消息,「牛市重臨」的論調此起彼落之時,就是反彈市的終結。
最大的不確定性出現在選股的考慮,究竟追逐強勢股,還是低吼殘價股?多番思索,低市盈率、低負債、低人氣和高派息的股份成為是次篩選對象。
由全現金到七成重倉的舉動,換來佩服、關心及更多恥笑性質的評語,看來是最佳的利好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