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信報 27/7/2011) 輸錢無罪 補貼有理?

還以為只有特區政府積極引入中國政府的管治套路,原來本地的上市公司都進行「內地化」,將內地極之盛行的「補貼文化」引入香港。
若要分析個別內地企業的前景,預期收到的補貼額,或會比營運收入來得更重要。今年4月,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根據2010年年報審計數字,發現1570家內地上市公司中,就有1454家公司收到政府補貼,佔總數92.6%,涉及總金額達463.4億人民幣,平均每家公司獲得3187.09萬元。

內地補貼名目繁多
其實補貼政策並非什麼新奇事,世界各地政府補助個別公司亦有特定理由。例如投資初期或研發成本巨大,而對整體社會發展有利的產業,好像新能源板塊,政府發放補貼對推動行業發展特別重要。
對於關乎民生及國家整體經濟,而需要實施限價的戰略性行業,例如發電廠、供水行業及石油公司,政府補貼亦情有可原。過低的價格衍生出來的浪費及污染等社會問題,此乃後話。
然而,根據資料顯示,內地大部分補貼都有着數額不少,但名目繁多,甚至是「語焉不詳」的特色。
有內地財經網站篩選出近年收取補貼超過5億元的上市公司,中石油(857)、中興通訊(763)。其中,美的電器(SHE:000527)於去年獲得近25億元補貼居首。近期新聞多多的雨潤食品(1068),去年「因為政府加大扶持農業力度」而獲得7.13億港元補助。透過「科研補貼、財政扶持、稅收返還等」,中國中冶(1618)亦收取了5.8億人民幣補助。
補貼持續性備受質疑時,許多管理層都會作「拍心口」式擔保。換個角度,長期依賴補貼來營運的公司,又是否值得投資?
載通「要脅」求補貼
反觀香港,載通(062)以油價高企、通脹上升等理由發出盈利預警,並提出政府成立價格穩定基金。中期業績未出籠,就要求補貼,文字之間更以「裁減線路」作為要脅,其公關技巧着實了得!
營運「公共事業」的公司與「公營公司」有着實質分別,千萬不可混為一談。載通是實實在在的一間私營公司,新鴻基地產(016)更是主要大股東。上市公司營運有困難,為何不先向股東供股集資,而向政府求救?
九巴近年擴大廣告業務,改變車長編更制度,明顯早已預視經營困難。根據2010年度業績,載通的經營溢利已有近50%的下跌,管理層何不提出同樣要求?或者業績公布時並非最好時機,因為去年的每股盈利1.17港元之中,有0.98港元來自出售前身為荔枝角車廠的地產項目「曼克頓山」。再者,載通及新鴻基於2007年推出相同項目而創造出紀錄以來的盈利時,九巴的票價卻沒有相應調整。
價格穩定基金除了帶來額外運作成本外,何時作出補貼,有盈利時如何回撥,都容易造成機制漏洞。所謂「江湖事,江湖了」,載通向港府發出有回報保證的優先股,當有一定盈利時回購,應是自由市場上最好的解決方法。
若然價格穩定基金變成「公我贏,字你輸」的拋銀仔遊戲,公司面對逆境時,還會扭盡六壬,為股東追求最大利益?費高並非針對個別人士,只是不敢小看人性貪婪面製造出來的破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