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星期三

(信報 1/6/2011) 香港收費電視模式告終

去年初,城市電訊(1137)、電訊盈科(008)及有線寬頻(1097)先後提出免費電視牌照的申請。雖然網頁標示的預計處理時間為四個月,但一年過去,廣管局仍未公布審批結果,令相關謠傳不絕於耳。近日,有消息指三間公司將於第四季獲發牌照,兩間現有電視台亦作出有趣的回應。究竟誰是這場「電視風雲」 的大贏家?費高不妨在此拆一拆局。

費高膽敢直說,已發展近二十年的收費電視模式,在香港已壽終正寢!記得於1993年首播時,有線電視以提供沒有廣告的節目作招徠。及後,NowTV加入戰團,上線客戶人數及收費皆未如理想的情況下,電視台仍需向廣告商招手。在互聯網發展迅速的世代,Discovery Channel、ESPN等外國節目唾手可得,收費電視主張的多頻道優勢早已名存實亡。
各地足球賽事的轉播權誰屬,成為主要用戶迷的流動方向,亦是有線及NowTV之間的博奕困局。2006年尾,NowTV以2億美元高價擊敗有線,奪得三屆英超獨家轉播權。由於高估轉播權的收益,收費電視業務錄得連年虧蝕。前車可鑑之下,有線於2010年季度重奪轉播權,卻未有公布作價。有線去年的虧損擴大,難道真的未可預知?
再看電盈的2010年報告,旗下電視業務的收益近12億元,但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EBITDA)只有1.9億元,EBITDA Margin不足16%,而電視廣播(511)的稅前盈利率(EBIT)已接近38.7%。明顯地,免費電視牌照是有線及NowTV的唯一出路。
相比之下,城市電訊的bbTV沒有與對手硬碰,而主要結合寬頻及電訊業務,以組合形式推出,作錦上添花之用。城電提出牌照申請,有評論指是主席黃維基先生要一圓建立電視王國的夢想。對城電而言,免費電視牌照或有更深層的意義。
2009年,公司旗下香港寬頻的用戶人數為39.1萬,而公司當時的目標是突破60萬。一年過去,用戶人數升至52.6萬。以上網速度及價格計算,香港寬頻當時提供的bb100是極具競爭優勢。奇怪的是,許多用戶打算申請時,才發現所住單位仍未有香港寬頻的網絡。
一些地產商與其他寬頻商透過合約,以管理費收取模式,直接為業主選擇個別網絡服務,並以工程滋擾等各種理由,謝絕香港寬頻的網絡延伸入內。2009年11月,行政總裁楊主光曾打算用《電訊條例》,就部分個案提出訴訟,希望獲法院頒令容許他們自行鋪線。不止普羅大眾,上市公司同樣感受到地產霸權的威力。
講到這裏,小弟的推論呼之欲出了吧!只要城電能取得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並以香港寬頻的網絡為全港市民提供免費電視服務,其網線就可長驅直入任何地方,開拓新領地。加上免費電視業務帶來的機遇,申請牌照實為一石二鳥之計。
面對新電視台成立,對現有電視台的影響同樣值得關注。長年栽培的小生、花旦、編劇團隊及台前幕後人員,再配以極強的參考及優化能力,是TVB賴以成功的方程式。而且,無綫與眾多品牌及廣告商有着緊密的商業關係。以上的優勢,並非新電台一時三刻所能複製。新電視台要打入市場,必需攻TVB弱點,例如每況愈下的新聞編採手法。
與其將失敗歸於慣性收視,令人失去希望的印象,才令亞洲電視萬劫不復的主因。縱使偶有佳作,觀察仍不會期待它持續的好表現,廣告商更不會因此而放心落廣告,形成惡性循環。以無綫與四間唱片公司交惡的事件為例,亞視卻未能乘虛而入,搶佔音樂市場。與投資新電視台相比,入股亞視而令其重生的成功率實在太低了。
廣管局新發免費電視牌照,最大得益者當然是廣大的香港市民。除了更多選擇外,我們更期待電視業有所突破。「與國內同胞看齊,可免費收看下屆的世界盃賽事」 這渴求,不算過分吧。